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2007年12月11日 星期二

網誌停止更新

《隨筆》系列於此播放完畢,這也是本網誌創立的初衷。期間還配寫了一些雜七雜八的平淡文章充數,每篇我都喜歡,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寫網誌的意義在哪裡,所以就此停止。(但我清楚《隨筆》系列對我而言是很有意義的,它們被創作的時間也不是今年。)

謝謝你們來訪。如果你們曾經喜歡我任何一篇文章,希望你們能在心底悄悄預祝我生日快樂。我也祝福你們有個浪漫的冬天。:D

畫畫

姆奈畫貝克漢


我小時候有一本畫冊,封面印著「大同商專」。(我有非常多大同商專筆記本,多到同學都會問我哪來的。告訴他們我以前是大同商專畢業的,可是都沒有人要相信。)裡頭那一條條橫格線並無礙,照畫不誤;有加菲貓,有歐弟,還有小熊。小熊十分擬真,是照著美國舅舅寄給我的繪本畫的,故事是說有一隻小熊跑去拜訪奶奶,沒有遇到大野狼。除了熊家族的成員都一向直立、從來沒用四隻腳走過路之外,裡頭每張素描都寫實,毛髮一根根相當細緻,知更鳥活靈活現像是會跳出來唱歌一般。

我畫得非常好。

我很會畫小動物。記得小學時,老師把我們的暑假作業圖畫貼到佈告欄上,問大家最喜歡哪張作品。同學們大聲說「小狗!小狗」,坐我前面的阿棋叫得尤其大聲。小狗就是我畫的,兩隻一坐一趴相偎,茸茸毛髮在風拂下輕顫,眼睛會出水。我很喜歡小狗,也很喜歡阿棋。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唱你的歌

《詞人的目光》



對不起我艘蝦。

詞:yukino
曲:MKnight

不擰乾春的潮濕
你掬起綠水的芬芳

不躲避夏的烈日
你送別候鳥的歸鄉

[隨筆] 綠色聖誕老人



聖誕節的代表色是:白、紅、綠。

聖誕老人身上只有其中二色:白與紅。

但是,──


我的聖誕老公公是綠色的。


2007年12月8日 星期六

料理

Waiting 在中秋時做了很棒的蛋黃酥!相隔萬里缺口福如我,只能動用眼福看著照片流口水。話說,我們高中時也在家政課做過蛋黃酥耶。

其實我們班沒有家政課和工藝課。每次看到別班歡歡喜喜香噴噴的大展廚藝,我們都只能在一旁感動又自艾的吃著他們施捨的成品。幸好導師良心發現,有幾回突然在課堂上宣佈:

「今天不上數學課!全部給我滾去家政教室!」

大夥兒於是「嘩」一聲像瘋了一樣衝出門,然後在家政教室裡見到大廚老師早已備好食材站在那兒等著我們這群菜鳥。(感謝導師和家政老師的好交情啊。)

印象最深的一堂課就是製作蛋黃酥。可惜不像 Waiting 他們有食譜寶典留下來,我早就忘光烘培細節了。不過我記得跟 Waiting 不同的是:我們用了醬油上色,蛋黃與表皮都有。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馬戲團

2003 年 Honda Accord 廣告


我小時候是林黛玉,不僅體弱多病還多愁善感。葬花這種事我當然幹過;什麼東西都會被我想成很可憐。比如說我發現書店裡《烏龜的婚禮》在我購買之後一本也沒再賣出去(我數過了),便非常同情作者,想著想著就大哭跑走。

小丑也很可憐。不知是不是被小說影響(《兒子的大玩偶》?《順風耳的新香爐》?村上春樹?),從小一直認定馬戲團極苦。

我是對的,也是錯的。他們的辛苦並不單純是悲。眼前是一場默劇謝幕。在一連串令孩子們驚喜的節目後,他站在舞台中間做最後表演;當他雙手往自己胸腔挖去,滿臉痛苦又滿臉笑容的掏出那顆活跳跳的紅心時,我胸口竟也疼了一陣。下一秒,見他把那根本看不見的心臟碎成片片撒向觀眾席,全體觀眾熱烈又誠懇的站起來接捕那意象中翻飛的心花,並且鼓掌不斷。我永遠記得這一幕:臺上臺下,又心疼又心喜的默契。當時的我,只有九歲。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羊男的迷宮



我看完後,心情並不沈重。總歸公主是回家去了。

但第二天,當我仔細將滴管中血紅的光阻液(photoresist)滴上樣品時,不自禁見到女孩以指血餵養靈芝草人(誤)的畫面。於是胸口悶窒起來。好強的後勁,這電影。

小時候,我也只會跟鏡裡的第二人格聊著玩兒。像牧神三任務這樣龐大的結構,我再怎樣也幻想不出來的。

因為,我不需自己幻想;無論如何顛沛,甚至寄人籬下,我一直被保護在另一個人已為我織就的童話裡。就像電影《美麗人生》(Life is Beautiful)一樣。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比楊宗緯少幾首

金鐘噹噹我魔音。(背景哄哄是筆電風扇的聲音。)


《星星知我心》
昨夜 多少傷心的淚湧上心頭 只有星星知道我的心
今夜 多少失落的夢埋在心底 只有星星牽掛我的心
星星一眨眼 人間數十寒暑 轉眼像雲煙像雲煙

2007年11月15日 星期四

不是童話:長腿叔叔費米(Enrico Fermi)

1938 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恩里科·費米(Enrico Fermi)




這是什麼?這是校園一角,Henry Moore 的雕塑作品「Atomic Energy」(原子能)。放大來看,就是一場可以毀滅千萬人類的核爆。

芝加哥大學的 Metallurgical Laboratory(冶金實驗室,今 Argonne 國家實驗室前身)曾是二戰「曼哈頓計畫」之一;曼哈頓計畫宗旨,就是培育核武。美國核武研究契機,萌自 1939 年八月愛因斯坦簽名的一封給羅斯福總統的警告信,指出德國納粹研發核武的可能性與危機;到了 1942 年,費米於芝加哥首度(以鈾與石墨)製造出得以自續(self-sustaining)的連鎖核反應──一個當時連費米夫人也無法得知的軍事機密。

2007年11月11日 星期日

網誌各工具

以下列出本網誌附加的各工具(歷來版本)與提供者,在此一併致謝。

1. 造訪計數器:StatCounter



2. 即時最新回應:堯@部落格Chagg's 嘴砲日記雪兔の部屋Blogger Tips & TricksWFU BLOG



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

童話



上星期《料理鼠王》,這週《星塵傳奇》,連續兩部童話讓我心情飛上天。

我對童話,沒有抵抗力。


學校書店是一個小棕屋。屋內一眼望去,盡是原木的沈魅,上頭點綴著綠色的藤蔓、綠色的標牌、綠色的漆,還有什麼什麼漂亮的金色花體字。隔著一個扶欄就是星巴克,(大約由 Barnes & Noble 經營的書店都一定附有星巴克?)書香與咖啡香,害得無人不醉。

書店只有三層。一樓有各式各樣的讀物,二樓則有教科書、文具、附校徽的紀念品或古玩、和一架又一架的服飾。三樓則是電腦軟硬體店。書店看來小小一間,卻什麼都有,卻又一點也不擁擠;待在那兒,像窩在一個舒適的小寶藏屋裡,處處有驚奇。尤其你在畫冊區發現犬夜叉漫畫、獵人漫畫、和鋼之鍊金術師的精裝畫冊時,你真會有一種甜蜜的違和感。

[童話] 坐魂童(四)





突來的暴風雪。一對夫婦被困在山郊。

「我只看到兩個人呀。」小萊茵向同行的另外兩隻坐魂童說。

「婦人懷孕了。」一隻胖胖的坐魂童如是答。


※ ※ ※


「我……我走不動了。」妻子困難地出聲。刺骨的風雪、艱困的跋涉,她腳步虛浮,身體幾乎麻木。

丈夫用力抱住妻子,為的是給她踏實的依靠感。「要保持清醒!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地方避風雪,不能在外頭過夜。」

懷孕的妻子累得跪了下去。

2007年11月9日 星期五

[童話] 坐魂童(三)

圖:米蟲


南美洲一個古樸的小村莊。

躺椅上的老人睡著了,一本書從他手中滑落。

小萊茵輕輕拾起了那本書。

2007年11月8日 星期四

[童話] 坐魂童(二)





一個亞熱帶的美麗小島。美雪與小萊茵。

「瞧!」美雪遙遙指著東方那家醫院:「那邊徘徊了很多坐魂童喲。」

小萊茵有點心驚,「啊,為什麼同時出現這麼多同伴?」

「這個小島上出現了一種奇怪的傳染病,人類醫生們對它束手無策。」美雪說:「很多人染病過世了。」

小萊茵見到一個坐魂童抱起了一個剛離世的咖啡色靈魂。

「咖啡色的……?」小萊茵問:「為什麼跟我上次見到的靈魂顏色不一樣?」

2007年11月7日 星期三

[童話] 坐魂童(一)

圖:米蟲


古老的傳說裡,有一種叫做「坐魂童」的小妖精;他們負責護送離開人世的靈魂,將魂魄們交到「白爺爺」的手中。

他們抱住輕盈的靈魂,伴著靈魂飛回天際;一路上,坐魂童們會輕聲唱:

「旅人們有旅人們的歌聲,山巔的露水如含悲的眼淚;天邊的星子閃耀著思念,你將前往那裡。」

一隻坐魂童負責一個靈魂。

妖精們自己,沒有靈魂。


所謂傳說。


2007年11月3日 星期六

抓螃蟹

夜之日


秋天是螃蟹季。上個月底,我們三女二男一起去 St. Marks 釣螃蟹。

Saint Marks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 附近長這樣:



但你不能在這區釣螃蟹,……


……因為你釣到的會是鱷魚。

2007年11月1日 星期四

[隨筆] 觀音



母親有很虔誠的宗教信仰。

在我國小國中那段歲月裡,她經常帶我去大溪的觀音寺上香。路途遙遠,但她跑得很勤,我也跟得很開心。

第一次訪寺時,我會緊張。「媽,我不知道要跟祂說什麼耶。」

「說:『觀音娘娘,謝謝您保佑我們平安健康。』然後,妳也可以許願啊。」

許願?哎呀,我沒事先想好,會結巴的。

側頭看看母親,她虔誠的仰望前方,手握檀香;祈願時,母親的嘴唇會稍稍啟合,發出很輕微的話語。她用的是閩南語,不同於與我交談時用國語。

2007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入圍「年度最佳生命記錄部落格」初選

本網誌入圍中時電子報主辦的「第三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之「最佳生命記錄部落格」初選,依比賽規定發文聲明。感謝評審青睞。

2007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南瓜節

你走過的綠蔓。


青。

黃。


古董洋果子。

2007年10月12日 星期五

犬夜叉 Every Heart


這是朋友點的歌 :)。我通常不會主動練彈以口傳唱的流行歌曲。我覺得它們的最佳表現形式就是演唱,改編成鋼琴曲後通常被佐以規律的伴奏,並不能將鋼琴的特色發揮到最好。從前我曾被《王子變青蛙》片尾曲〈真愛〉的鋼琴前奏與華爾茲間奏吸引,而練彈了那首歌。結果……只有鋼琴前奏與間奏好聽,主旋律的部份都很普通。XD

當然另一個主因是我的琴藝實在遜色。所以,再次叮嚀,播放我的演奏時,一定要小心喔~:P

2007年10月11日 星期四

你的英文片語字典是?

「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剛剛收到一封電子郵件,開頭是:

Not so many moons ago...(幾個月前...)

這令我驚豔:原來能以 moon 替代 month 啊,意象變得更典雅。二話不說便動手在 Google 上打了「"several moons ago」(注意要有 " 引號),卻發現結果如此連結所示:

「Did you mean: "several months ago」

搜尋結果也只有 4,000 多項。相反地,"several months ago 搜尋結果有近 2,000,000 項。

2007年10月10日 星期三

節氣

冰老師有回把傳統節氣依序背了下來,我恍然一驚。從前我說自己有多愛節氣的,每年總從台灣帶來有農曆與節氣的記事簿,讀著讀著像看著家鄉一般,──結果我居然不會背!當下就把「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穀雨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二十四節氣全部背起來了,成功後真是通體舒暢毛孔大張啊哈哈!

節氣雖為農務所用,對應的卻不是所謂「農曆」(陰曆)日期,而是陽曆。正因為陰曆看月亮,忽略太陽引致的氣候,所以才要採陽補陰,依黃道排出二十四節氣好決定農事啊。這會兒就挑幾個來聊:

*清明

雖然看陽曆,每年每個節氣的日子還是有些前後變動的。記事本依正確時日把所有節氣標明,唯獨清明永不變動;清明節老早被公定在四月五日,大家也就不介意了啊。

清明對應的初、中、末候分別為「桐始華」、「田鼠化為鴽」、「虹始見」,其間中、末候可是有相似因緣的喔。鼠屬陰,鴽屬陽,正喻由陰轉陽。清明時節雨,虹霓出現為日穿雨氣之果,(而且虹是男生,蜺是女生,)這也是陰陽交會,在在反應清明的晚娘氣候,此時的農作物最需要細心照顧啦。

擋路



走到一半,被一隻浣熊橫路攔截。我煞足讓他匍匐而過。肚子都貼到地上了,模樣好滑稽,大約走過美女面前特別緊張吧啊哈!

目送他拿著什麼果子一溜煙爬到樹上,我跑回家拿相機。返回時幾乎找不到他躲在哪個叉枝上,對焦時看到螢幕上夜色裡的兩個亮點才找著。東西吃得很亂,啪啦啪啦往樹下掉屑,差點掉到我嘴裡。

住鄉下真好,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什麼東西擋到路。

2007年10月7日 星期日

異國

校園裡的葛妮絲派特洛。
(Photo courtesy of Lloyd DeGrane. Source: University of Chicago Magazine.)


秋高氣爽,那麼……就再來聊搭訕吧。(心)

在台灣,每次搭訕我都十分有自信,因為一向是我去搭訕人,(好像沒人搭訕過我……,)所以我處於主導地位。如果對方回應如流,那就更大心了。

即使出了狀況,兩人不對味,有糗到,反正不認識,說拜拜就好。

重點是:我搭訕別人,所以是我對對方有所期待,對方事先對我並不盼望什麼,所以我沒有壓力。而且我中文很好,運用得宜,幾乎不會讓對方產生為難的感覺。

在美國,語言就不同了,而且,我會被搭訕。(這就是美國跟台灣最不同的地方?Orz)

2007年10月2日 星期二

戰神



這部 MV 讓我心動不已。本網誌曾經提供的唯兩部台劇 MV 連結(大家知道另一部在哪兒嗎?),恰都來自蔡岳勳導演、虞小卉編劇或改寫的電視作品。

最近在某台灣戲劇討論版發表了一篇關於戰神的文章。因有網友指出該文討論串激起他對戰神的興趣,進而嘗試觀賞此劇,於是欣喜於能追回從前錯過的好戲。所以,在此將我的文章轉載如下。

***

戰神是我除王子變青蛙以外唯一看完的偶像劇。包括日韓喔,那些偶像劇我都看不完。

王子變青蛙很生動,可是若要寫感想,我不知從何著手。

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我到底射對了沒?

前一篇《射擊》是多年前的老文章。文中的小真早就嫁作人婦了,要她跟我私奔可能沒那麼容易。不過我把文章轉寄給她看時,她還是很感動,也補充了一句話:

「我不記得我曾建議你兩手持槍。不過,當時我問你命中的秘訣時,你告訴我:『扳機先壓一半再瞄準。』」

燒餅吃完當然要撿芝麻,考卷寫完當然要折飛機。現在就來看看我當年到底射對了沒有。

一、握槍

前陣子出現一篇網路文章,取笑某警匪片裡警察的握槍方式。「難怪電影裡的警察都抓不到壞人!」該作者附上電影截圖,把某圍捕員警的右手食指用紅線圈出。那食指圈在扳機護圈外。「指頭沒伸進去,要怎麼扣扳機啊?好笨喔!」

2007年9月26日 星期三

射擊

又看了一次九把刀的功夫。

「正義需要高強的功夫!」這麼熱血的一句話,我一直想在現實生活中對著眾人大喊一次,卻苦無機會。

我的人生真是平淡。我永遠不可能像左之助一樣遇到劍心這樣的人與他共患難;永遠不可能像獵人四主角一樣有機會與朋友同赴生死。

我遇不到師父,沒辦法像劭淵。

我是女生,但......這不代表我的熱血情懷比男孩子遜色。

想到這,我的腦海漸漸浮出一些......

2007年9月22日 星期六

冰淇淋蘋果派



在美國吃到一種頂級甜點,就是冰淇淋蘋果派。我吃到的那個不像上圖那樣放在平盤上,派上再擱個冰淇淋。我那個放在小碗裡,蘋果派是台灣過年發粿形狀,中心有蓮花裂,冰淇淋放在裂痕處,清甜冷冽的乳液往發燒到鬆軟的蘋果餡入侵;金皮香穌,而內餡冰火衝擊,送到齒舌間時簡直讓人暈厥,眼神渙散,囈語不止。

「吃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交男友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不要叫我減肥。

蟲師



眼神焦距永遠落在未知,卻讓你偶爾驚覺受到注視。動畫全劇所有人都著古裝,只有他襯衫長褲或許加上一襲風衣。嗓音,屬於世俗;相對於他,一些與蟲較接近的人物都擁有比他更空靈的配音,甚至讓我在第一集誤以為他只是串場的配角。這樣的嗓音,成功賦予銀古不羈卻又安定人心的氣息;不是仙蹤,而是入世的浪跡。

片頭曲的風格與全劇其他配樂迥異,簡直是美國鄉村小調。正片一旦開始,整體氛圍霎時回溯入幽遠的日式古意,一種令人驚喜的沈澱。從不覺唐突,就像銀古的服裝安然遊走於古和服之間一樣。

2007年9月12日 星期三

[隨筆] 動物與我

(Listening to You.)


◎狗

小時候過得有點顛沛流離,細節不足為外人道。穩定的日子也是有的,這時候,我就會很想養一隻什麼。

幼年的我所能想像到最浪漫的畫面是:一個小男孩加一隻狗。(雖然我是女的。)

五歲那年的某一天,我和一群鄰居孩子玩。一隻狗坐在我們附近,靜靜地瞧了我們很久。

之後,大家各作鳥獸散。我把橡皮筋繩收一收,轉身回家時,我發現那隻狗站了起來,跟在我後頭。

2007年9月8日 星期六

急救認證入手



以下為「非醫護人員 CPR」課堂筆記中較特別的幾點。

一、作 CPR 前,如何評估其呼吸心跳?

答:側臉貼近他鼻子看向胸口觀察起伏,同時聽取、感受呼氣。不必量脈搏。此評估動作不應超過十秒。

2007年9月5日 星期三

麻河

(圖:《蟲師》旅をする沼)


即興演奏創作。

2007年9月3日 星期一

初白異

(圖:《蟲師》山抱く衣)


即興演奏創作。03:28 引用《梁祝》前奏。

2007年9月1日 星期六

她捧著一包花生,在小工廠旁的臺階上坐下。夕陽,年輕的女孩們從女子澡堂裡紛紛走出來,遠遠輕聲笑著;薰風一拂,笑語便飛散像夢。桂花,開得更輕,一株孤靜立於澡堂與工廠銜接的走廊轉角處,迴避了澡堂門口的浴香。清芬在轉角蔭裡保留幽涼,瀟灑高雅的送往她身周。

格。

鞋聲點地。

女孩聞聲,抬頭。

「小姐……」來人甫開口,女孩倏地抓住報紙包站起,眼見有兩個工廠女孩走過那陌生人身旁,她盤算著自己不是唯一,想躲入女宿。

「我指的是妳。請妳留步。」男子再度開口,音色仍然從容。

2007年8月28日 星期二

傻瓜相機

吃一半。

瓊漿玉液。滴!

月全食。Nikon Coolpix 3700 & iPhoto。

當你相機沒有腳架、只能靠手與各式雜物時,分神一掌打死兩隻蚊子還滿困難的。(抓癢)

*註:我當時笨到忘了提高相機畫素,好糊的月亮。

2007年8月20日 星期一

網誌訂閱 feed 更新

給訂閱姆奈網誌的朋友:網誌邊欄提供了新的訂閱 feed,歡迎取用。(瀏覽器網址列右端小 feed icon 也已更新。)

過去 feed 的缺陷在於它以「修改時間」排序,舊文一經修改便會被更新至頂端。偏偏我是個念舊又龜毛的人,動不動就翻舊文章開刀(比如說……改一個標點符號……),想必已有人不勝其擾。新 feed 經由 FeedBurner.com 指向一個「以發表時間排序」的設定,各位可就此擺脫勾勾纏的老文。

在此也謝謝各位有事沒事登門閒逛。雖然你們都不說話,可是我知道你們都很愛我(?)。

2007年8月18日 星期六

傾國佳人

Physics Today 報導:美國凝態物理界正為珍貴難求的結晶樣品苦惱

就二維電子系統而言,乾淨的半導體三明治(把電子們夾在一個平面上)樣品製作全依賴貝爾實驗室的某一位神人。一位;就只這麼一位。誠如加州理工 Jim Eisenstein 所述,這樣的生態很不健康;該神人如果退隱江湖,全半導體二維系統界便要傾垮了。雪上加霜的是,貝爾實驗室近來風波不斷(換新頭家 Alcatel、裁員……等),就怕連累江湖生浪。

2007年8月15日 星期三

[隨筆] 九十九朵玫瑰花與一朵玫瑰花

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至少我自己從沒憧憬過收到一大束玫瑰花。

酸葡萄心理?別這麼說。沒有就是沒有。我對待自己的感覺是很誠實的。九十九朵玫瑰,我看過,的確很漂亮。是的,「漂亮」,我唯一的感想。也許是因為我從來沒當過那個幸運的女孩,所以我無法感動。我現在唯一能想像到的畫面是:

「姆奈,我的天使,請妳接受我這九十九朵玫瑰,我將愛妳天長地久。」

「是嗎?」我開心地說:「那你可不可以把這九十八朵退回去,換一個黑森林大蛋糕給我吃?」

2007年8月7日 星期二

八·月歐拉歐拉


(Total Lunar Eclipse 2004, courtesy of Fred Espenak - NASA/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

今年八月很歡樂:有 8/8 爸爸節、8/19 七夕、8/27 中元,還有 8/13 英仙座流星雨頂峰,和 8/28 月全食。

其實,在天文觀測中,行星觀察於八月進入淡季;除木星外,其他不是接近太陽、就是到了後半夜才姍姍升遲。然而,8/13 將有易於觀察的流星雨,頂峰約每分鐘一顆。台灣最佳時段為半夜 11 點,美國為 8/13 凌晨。

今年的第二次月全食將在 8/28 登場,台灣時間 16:51 到 20:24。月全食成因是地球擋在月亮與太陽中間,月亮完全落入地球陰影裡。不過,為什麼月全食的月亮會發紅光呢?首先,你需要了解為什麼天空是藍的、夕陽與朝陽是紅的。請用 Google 找答案,我等你十分鐘。

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替天行道

來聊聊「替天行道」。

這個詞兒聽起來相當熱血。「行道」這回事當然令人激賞;但為何要加上「替天」二字?

咱們先來看看幾個有趣的例子吧。

一、偵探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

其實,「替天行道」這詞兒,跟「我要親手抓到兇手,以我爺爺的名字發誓!」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金田一一這句熱血名言反而是最為漫畫迷們詬病(其實是打趣)的地方。

「奇怪,他抓不抓得到兇手關他爺爺什麼事啊?」

「他爺爺好可憐;金田一一的案件裡每次都死這麼多人,他爺爺一定很擔心他的寶貝孫子把他的名聲弄壞了。」

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體育

(阿藍畫的小龍。)

李小龍的海報大多肌脈賁張,臉部線條也粗獷,其實人家年輕時也很秀氣()。他從前是華盛頓大學哲學系的學生,這事實與他創立截拳道的武術信念和著作都有所關聯。英文版 Wiki 上有他的簡史。(相對而言,中文版 Wiki 對他哲學系本科生的身份隻字未提。)

因為李小龍,他從小所習的詠春拳中的長橋發力(英文稱之為 One-Inch Punch)受國際武術界矚目。該技著重在任何位置(甚至在極短距離)都能瞬間發力。電影《追殺比爾 2》中,烏瑪舒曼入山修煉時特別對著牆石鑽研此技,但拍攝重點卻失焦了:強調指節的皮肉傷,卻沒有拍攝出爆發的質量。(One-Inch Punch 訪談影片。)

雙節棍也因李小龍走紅。這是他從學生 Dan Inosanto 那兒得知的武技。原是古冷門武器,受限多,又易傷到自己。極速與難以捉摸的動向是其近距離對打時的優勢;閃電似揮旋伴以結尾沈重的一擊營造出炫麗的畫面,放在電影上有相當的視覺效果,就此風靡無數青少年。當時,幾起古武器(尤其是雙節棍)相關犯案讓警察相信這些電影對人群有不良影響;在英國,連忍者龜拿兩節香腸的電影畫面都被拿掉了。


2007年7月17日 星期二

本篇主旨為憑記憶回顧某動物保育報導。

她是動物保育學者,負責復育狼群。簡言之,她養狼。

首先,她必須養四五隻狼狗幫她養狼。

大狼圈的一匹母狼生了小狼。讓母親與新生兒短暫相處一天後,她趁母親離洞時將小狼偷來,交給狼狗群調教。餵養則交給自己。

由人類養育,可以增加幼狼的存活率;由狼狗教育,可以保留狼的野性與求生能力。

狼媽媽發現孩子失蹤後,會有一段尋子期:在廣大的狼圈裡一遍又一遍來回探嗅,並且情緒低迷。對此,女學者只能遠遠留意,低聲道歉。

2007年7月14日 星期六

防身

1. 展露自信,隨時留意四周。歹徒傾向攻擊弱小而精神渙散的獵物。

2. 避免興高采烈的與朋友持續講手機。這舉動未必有緊急救援性,對歹徒未必有嚇阻性,卻可以大大減低你自身對環境的警覺度。

3. 隨時空出雙手。或者可以持握一個小尖銳防身物,如筆或鑰匙。

4. 令你覺得不安的電梯就立刻離開它不要搭乘。不要怕冒犯電梯裡那名陌生人。這不是該講禮貌的時候。

5. 直覺很重要。

6. 當歹徒持亮刀,單以口頭命令你坐進車內或隨他走入暗巷時,大部分的情況下,你別聽從他。當然有例外情況,所以要靠你的直覺判斷,沒有人比你這位在場者擁有更多資訊。

2007年7月13日 星期五

天翼之鍊

這是電玩 Tales Weaver 的配樂 Second Run。其實我不玩遊戲,單機與線上都不曾。我覺得音樂好聽,圖可愛(嗯,我的音樂喜好是視覺系的),所以就彈了。:)




註:這首曲前半段與結尾是以正常速度彈奏、並以同樣的實際速度播放。但 1:05-1:50 的部份是以較慢速度彈奏,然後播放加速。因為 1:05-1:50 的部份對我而言較複雜,以正常的快速度彈奏時,延音踏板的踩放很難保持流暢又同時避免音糊過度(電鋼琴沒有半踩效果)。從頭到尾都以正常速度彈奏並實速播放的舊練習影片則在這(音畫質低劣)。

2007年7月5日 星期四

[隨筆] 夏日風情



樹林裡溜出來的涼風被石子路燙了一尾巴,
愛打水飄的男孩撿了一顆什麼放進口袋裡。

屋瓦上的青苔仍然潮潮濕濕,
但天然的吸音氈敵不過渾然的蟬樂隊。

寺裡的僧人沒有念經,
蟬聲當作梵音安靜地聆聽;
剃度的僧人留著長長的白鬍鬚,
對面是一尊滿頭鬈髮但下巴乾淨的釋迦牟尼。

2007年6月20日 星期三

戰場

(休息的火山口高原。Albuquerque, NM.)

當年上大學只有三個管道:保送甄試、推薦甄試、聯考。全國絕大部份的學子走聯考,但我們班已有許多人甄試上大學。

那時的氣氛很詭譎,甄試上的同學雀躍不已,準備聯考的同學仍壓力重大。我覺得,在這種環境下讀書,聯考的同學們真的很辛苦。

後來粗活都交給我們了:舉凡灑掃、值日生、訂抬便當。比如說,這棟大樓的飲水機壞了,好一陣子都要跑去另一棟裝水壺。那天,憨吉突然站起來說:

「各位同學,我要出征去裝水了,瓶子空了的人可以交給我。」

說時遲,那時快,全班有一半的人站起來咕嚕咕嚕一口氣把水瓶乾光,然後統統塞到他懷裡。抱起來都有點勉強,何況是裝完水後?

2007年6月19日 星期二

露葬



這兩隻飛蟻處境危險。時間是凌晨五點,地點於我的 Corolla 引擎蓋上。兩位翅上背上全是露珠,無論如何不能起飛。最好讓牠們就這麼靜止對望下去,期待朝陽蒸散露水。如果受到驚嚇而移動,行跡會牽動所觸及的露珠邊緣,一路招致大大小小露珠往飛蟻身上流去,最終使飛蟻葬身於自己滾出的露球裡。

2007年6月17日 星期日

關於我

- 性別:女。
- 旅居地:美國。
- 職業:某國家實驗室水電工。
- 睡眠時想聽到的聲音:樹浪(風推枝葉)。除夕則想聽到鞭炮。

若有疑問請提出,有助拉長自介表。

2007年6月11日 星期一

[隨筆] 請上蒼續緣

Hikaru & Sai AMV (by miiko)






我來美國幾個月後,接到一通電話,阿姨在另一端對我說:

「你知道嗎?其實你媽媽在一個月前就過世了。」

每次我回想那通電話,都覺得阿姨的敘述裡最令人心碎的不是那些意外事故詳情,而是那句:「你知道嗎?其實你媽媽已經過世了。」

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人格缺陷的魅力



漫畫裡,人氣最高的角色,往往人格缺陷也不輕。
你也是受其缺陷所惑嗎?

姆奈心中最具魅力的漫畫人物:
(除頭兩名以外,其餘不照喜好度排列。)

2007年6月2日 星期六

[隨筆] 暗戀桃花源

(jpg originally uploaded by cleverclaire)


暗戀桃花源。

編導:
賴聲川。


1991、1992年版本的主要演員:
金士傑、林青霞(電影版與部分舞臺劇)、蕭艾(部分舞臺劇)、李立群、丁乃箏、顧寶明。

劇情背景:
《暗戀》與《桃花源》是兩部舞臺劇,卻陰錯陽差同時在同一個舞臺上演出。



※ ※ ※

2007年5月30日 星期三

吉他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吉他版
天啊,好漂亮的手,好漂亮好漂亮……,看了都害羞啊。>///<


高中班上,許多男生會彈吉他,連咱們數學導師許子都會。男同學們拉張椅子坐下彈,許子倒是抄起一把吉他,啪一聲右腳就踩上學生的課椅,吉他擱在腿上,噹郎噹郎彈起來。這就是所謂導師的架式。

教室後牆有一扇門,通往一個小隔間,吉他聲經常在那裡響起。

還有「Two Di」、「Three Club」……的叫喊聲。

別班的老友時而來訪。小魚有回走進我們教室溜入小隔間,就看見我這個橋牌很遜的人還捧牌賴著不走。

2007年5月18日 星期五

Tampa 科博館

Tampa 會議後,我多留一天,造訪當地的科學工業博物館。

館前:
晨曦下的涓流。


洗衣粉。


這張裡最好的顏色是陽亮綠。


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

音樂會裡的觀眾(第三集?)

1988年柏林愛樂新年音樂會: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Youtube)。這時的 Kissin,才17歲。

片頭,Kissin 幾次快速瞄向指揮。從前曾有人問:管弦音樂會裡,見眾樂手都專注在自己的樂音裡,幾乎不曾抬頭看指揮。那麼,指揮是否只是為「觀」眾帶氣氛的?

其實,人類「眼界」不小。據說眾樂手憑眼角餘光仍可以追蹤指揮棒的舉動。

我去看歌劇卡門時,偶然發現觀眾席後上方有個不起眼的小螢幕,即時轉播臺下管弦樂指揮的動作。「你看,」我在中場休息時問友人,「那螢幕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有觀眾放著歌劇不看、轉頭往後看螢幕啊。」她想了想,靈光一閃的回答:「啊!給臺上演員看的?」我聽了,覺得頗合理。

2007年5月12日 星期六

Final Fantasy 光與波的記憶


彈奏曲:電玩 Final Fantasy X-2 的 Eternity - Memories of Light and Waves。


我只見過這電玩的某一片段:Yuna 的水上祈舞。當 Yuna 凌於水面之上走向祭域、召引水壇澎湃崛起時,Tidus 專注的望著她的舞姿,神情柔和,眼裡卻寫滿傾心。

很希望,也有這麼一個人,這樣看我。

走光

某討論版之前談到女方在彎腰時讓男性友人見光,男生告知,惹來女生惱羞成怒。

這情況,男生告知女生是值得鼓勵的,但只要提醒她胸襟大開就好,不必老實說什麼都看光了。稍微由她對面移到側邊,才開口:「你胸口開開的耶,這樣不會被別人看見嗎?」神情越輕鬆越佳。尷尬的表情才容易激怒對方。

其實,我見過石門水庫沒關的男性。卻也沒提點過。畢竟不熟。

話說「石門水庫」雙關語由來似乎是某一屆中國小姐選拔,某小姐在機智問答「如何提點男性」中首創的說法。(這位小姐莫非是桃園鄉民?)

2007年5月5日 星期六

[隨筆] 再度搭訕



豔夏,午後陽光幾乎把眾生燙熟。街上行人來往,憑著排排店家門口吹出的空調冷風苟活。

一家電子專賣店的自動門打開,隨風吹出一陣爭執聲:

「老先生!你就算去別家店找也是找不到的!」

「你就把所有收音機都拿出來讓我聽聽看不行唄?」

老伯鄉音很重,原來是個外省人。會不會是口音造成他跟店員溝通不良?我走進去瞧端倪,老伯已經急得滿臉紅。

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魔法公主插曲


我喜歡久石讓為宮崎駿動畫《魔法公主》所作的配樂。以下我以鋼琴演奏其中一支插曲〈阿席達卡的傳說〉,希望你們不棄嫌。:) (可惜不知鋼琴改編版的原作。也許亦是久石讓?)




最後,祝福一位同樣喜歡這首曲的朋友:希望妳搬到新城市後一切順心。

---
偷偷補回影片檔

2007年4月27日 星期五

獵人〈風之歌〉編曲(鋼琴譜)

以下是我三四年前聽寫動畫《Hunter X Hunter》片尾曲〈風之歌〉而編出的鋼琴譜(排版很不專業,失禮了)。雖然編得很簡單,但演奏效果還不錯。這大約也是我目前可勉強背譜的程度了,毫不比小時候為演出或比賽動輒記數首長曲的能力(或許也因投注時間的多寡之別)……

樂譜 MIDI(09/2007 增修成完整版 03:47 version):
MIDI 下載
MIDI 翻錄而成的 mp3:



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隨筆] 成長戰爭


我小學的時候很不喜歡跟男生玩。

有一次跟媽媽說自己在學校跟男生對吼的英勇神態,媽媽便皺著眉頭說:「妳怎麼那麼兇?」

「哪有?我對女生很好的。」

「那妳不能對男生跟對女生一樣好嗎?」

「為什麼?女生就是應該要討厭男生才對呀!」

「什麼怪理論?妳的脾氣要收斂一下,下次要對男生好一點。」

「才不要。」

〈四則金訓〉譯文

〈Four Golden Lessons〉(〈四則金訓〉,2003年發表於 Nature 期刊)。以下為姆奈數年前的粗略翻譯。


Steven Weinberg 任職於 UT Austin 物理系。這篇短文是根據他在 McGill 大學 Science Convocation 中所發表的畢業演講。


當我拿到學士學位時(這大約是一百年前的事),物理這門學問對我而言是一片浩瀚未探發的海洋;在開始我的研究之前,我必須先好好畫個詳細的航海圖才行。我怎麼可以沒把所有已知研究摸個一清二處就妄然動身呢?結果,我研一就(很幸運的)在資深物理學者們的領導與堅持下立刻開始我的研究,即使我曾焦慮地反對。他們讓我邊弄邊學,不想沈下去就得一直游。後來證實這種研究方式竟然可行,我滿驚訝的。我很快拿到博士,雖然我知道我對物理幾乎仍一竅不通。但我學到一件大事,那就是沒有人能知道所有知識,而且你也不需要知道。

2007年4月11日 星期三

[隨筆] 我是蘇軾

臺上那一位是新來的歷史老師。
「張至德。」
「有!」
「張宇翔。」
「有。」
「潘若軒……」
「這裡。」


「……喲,」歷史老師拿著點名簿端詳,「潘若軒,這名字還挺斯文的。」

「人倒跟『斯文』一點也扯不上關係。」我輕輕在臺下嘀咕了一句。

2007年4月1日 星期日


我最想拍的動物就是蛙。雙眼的溜骨碌,皮膚流光粼粼,實在秀色。

當然我跟我的相機(Canon Coolpix 3700)都沒有這個能耐。只好翻翻小勛的蛙趣錄止渴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