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31日 星期三

打不死的拓樸量子電腦



未來的計算世界,將由量子電腦主導。

量子電腦之所以比傳統電腦迅速而強大,是因為它依靠的不只是 0 和 1 這種二分法位元;它還可以有 0 和 1 的「疊加態」所形成的具「單位轉換」(unitary transformation)性質的位元,在 0 與 1 之間舖張出一個單位球面網,於其上漫行自由。

然而,實現量子電腦的困難在於:讀取。

也許你聽過「薛丁格的貓」:盒子裡的貓處於「生」與「死」的某疊加態,可以不算生也不算死。但當你打開盒子看貓,「讀取」貓的狀態,貓便瞬間崩成絕對的「生」或「死」。

2007年1月27日 星期六

Scrubs 。第一部讓我哭的美國喜劇影集。



我曾聊過部份武俠劇的扛機跟拍,成功達到適當的高速與暈眩效果。

相對於活潑的扛機跟拍,一般美國情境喜劇的攝影棚三面牆佈景顯得呆滯,加上毫不寫實的背景笑聲,一切讓我覺得「脫離情境」,無法融入。以至於我長期錯過不少實則可圈可點的喜劇,來到美國入境隨俗後才開始欣賞它們的捷黠。

但,也僅止於抱胸旁觀。仍然,無法融入。

2007年1月26日 星期五

[隨筆] 我媽她啊



她很神奇。


有一部娃娃車每天都會經過我家門口。只要我媽遇到了,她就會對那群娃娃們招手,還擠眉弄眼,逗他們笑。

於是你很可能有機會發現,只要娃娃車一經過我家,娃娃們就會不約而同擠向某一邊的窗戶,等著看我媽。


我剛考完高中聯考那年,天天都接得到補習班的電話。而且常是年紀相仿的工讀生打的。

那段時間通常是我媽接電話幫我擋掉。

有一次──

2007年1月25日 星期四

[隨筆] 我這種人

我是個大而化之的人。功課、研究、音樂以外的事情,我都是神經大條地去處理它們。

有一回騎機車在羅斯福路上晃時,沒注意到頭頂上有紅綠燈,就直接搖搖擺擺地騎了過去。等到「茲──!」「唧──!」「嘎──!」「叭──!」等等各類煞車聲與喇叭聲衝撞耳膜時,我才知道我闖了紅燈。

一個嬌小的50cc機車停在十字路口中央。左右則是密集得驚人的汽車車陣,車間隔由近至遠越來越小,最遠處的汽車們甚至要親在一起了。

真是個適合物理與數學實地教學的好場景。研究主題:在考慮反應時間的條件下,研究緊急煞車時的各車輛間距。

「來來來。」路邊的警察伯伯親切地向我招手。

2007年1月18日 星期四

[隨筆] 論語



那年,一九八六。

歐威爾的預言沒有成真,世界暫時平安自由地運轉。

當時《百戰天龍》在台灣首播,張雨生的歌到處唱,珍珠板紙飛機滿天飛;而我正在乖乖學注音符號。

至於她,則是一位大我二十六歲的、我的大朋友。


(故事,由此開始。)

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

婚禮



耶誕假期間,朋友的婚禮在 Wakulla Springs State Park 舉行,我負責彈琴。

最大的障礙有二:

一、我幾個月未碰琴。

二、我流行歌曲聽得太少了。

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

[隨筆] 姊妹

我沒有兄弟姊妹。小時候常常覺得家裡很無聊。

媽媽每天都指定一些東西要我背,背那些「鵝鵝鵝,曲項向天歌」、「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長大一點就開始背「Once upon a time, there lived a king and a queen...」。

我每天都很急著把它們背完,然後衝出門去和鄰居小朋友玩。

等了很多年以後,我終於有了一個表弟;再次年,表妹小南出生。

2007年1月14日 星期日

[隨筆] 他那種人(下)



上路駕駛第一天,雷陣雨沒有像我朋友所說的「五點以前停」,反而是發了瘋地下,車窗一片水幕。

「我來開吧,今天不練。」教練接手。害我失望了一陣子,我一直很期待在馬路上真正地開車的。

「以後還有機會。」他一邊說,一邊與來車會車。對方經過我們的那一剎那,突然出現一大片水花,來勢洶洶,「啪!」一聲用力打向車窗!

教練偏頭躲了一下。


欸,這似乎讓我有機可乘──

2007年1月13日 星期六

[隨筆] 他那種人(上)



我才七歲。

眼前那位大哥哥足足大我十幾歲,而且我完全不認識他,我卻毫不猶豫地跟著他跑。

路越來越難走,大哥哥慢了下來,回頭吩咐我小心點,隨即又轉過頭去專心撥開眼前擋路的樹枝。

他到底長什麼樣子呢?

我竟然不知道他的模樣。我一直跟著他的背影,清秀斯文的背影,就連剛剛他那一次回頭也短暫得像不曾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