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魔法公主插曲


我喜歡久石讓為宮崎駿動畫《魔法公主》所作的配樂。以下我以鋼琴演奏其中一支插曲〈阿席達卡的傳說〉,希望你們不棄嫌。:) (可惜不知鋼琴改編版的原作。也許亦是久石讓?)




最後,祝福一位同樣喜歡這首曲的朋友:希望妳搬到新城市後一切順心。

---
偷偷補回影片檔

2007年4月27日 星期五

獵人〈風之歌〉編曲(鋼琴譜)

以下是我三四年前聽寫動畫《Hunter X Hunter》片尾曲〈風之歌〉而編出的鋼琴譜(排版很不專業,失禮了)。雖然編得很簡單,但演奏效果還不錯。這大約也是我目前可勉強背譜的程度了,毫不比小時候為演出或比賽動輒記數首長曲的能力(或許也因投注時間的多寡之別)……

樂譜 MIDI(09/2007 增修成完整版 03:47 version):
MIDI 下載
MIDI 翻錄而成的 mp3:



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隨筆] 成長戰爭


我小學的時候很不喜歡跟男生玩。

有一次跟媽媽說自己在學校跟男生對吼的英勇神態,媽媽便皺著眉頭說:「妳怎麼那麼兇?」

「哪有?我對女生很好的。」

「那妳不能對男生跟對女生一樣好嗎?」

「為什麼?女生就是應該要討厭男生才對呀!」

「什麼怪理論?妳的脾氣要收斂一下,下次要對男生好一點。」

「才不要。」

〈四則金訓〉譯文

〈Four Golden Lessons〉(〈四則金訓〉,2003年發表於 Nature 期刊)。以下為姆奈數年前的粗略翻譯。


Steven Weinberg 任職於 UT Austin 物理系。這篇短文是根據他在 McGill 大學 Science Convocation 中所發表的畢業演講。


當我拿到學士學位時(這大約是一百年前的事),物理這門學問對我而言是一片浩瀚未探發的海洋;在開始我的研究之前,我必須先好好畫個詳細的航海圖才行。我怎麼可以沒把所有已知研究摸個一清二處就妄然動身呢?結果,我研一就(很幸運的)在資深物理學者們的領導與堅持下立刻開始我的研究,即使我曾焦慮地反對。他們讓我邊弄邊學,不想沈下去就得一直游。後來證實這種研究方式竟然可行,我滿驚訝的。我很快拿到博士,雖然我知道我對物理幾乎仍一竅不通。但我學到一件大事,那就是沒有人能知道所有知識,而且你也不需要知道。

2007年4月11日 星期三

[隨筆] 我是蘇軾

臺上那一位是新來的歷史老師。
「張至德。」
「有!」
「張宇翔。」
「有。」
「潘若軒……」
「這裡。」


「……喲,」歷史老師拿著點名簿端詳,「潘若軒,這名字還挺斯文的。」

「人倒跟『斯文』一點也扯不上關係。」我輕輕在臺下嘀咕了一句。

2007年4月1日 星期日


我最想拍的動物就是蛙。雙眼的溜骨碌,皮膚流光粼粼,實在秀色。

當然我跟我的相機(Canon Coolpix 3700)都沒有這個能耐。只好翻翻小勛的蛙趣錄止渴一番。

墓園之花


為了參觀城裡的春季遊行,我們在遍尋停車位時,偶遇一塊墓園。


我站在墓園口,回頭看向同行的女伴,她尷尬笑著搖頭,沒有意願跟隨。

十多年前的一個清明節,為了學校教孝月的畫展,母親帶我上墓場。那裡沒有我們的祖墳,但是有一個個掃墓的家庭。她教我觀察祭拜者的動作與神情,墓碑與墳的形狀,還有碑上的文字。


「那你等我。」我對著女伴說,隨即踏入墓園,腳步慎重。

相機,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