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我到底射對了沒?

前一篇《射擊》是多年前的老文章。文中的小真早就嫁作人婦了,要她跟我私奔可能沒那麼容易。不過我把文章轉寄給她看時,她還是很感動,也補充了一句話:

「我不記得我曾建議你兩手持槍。不過,當時我問你命中的秘訣時,你告訴我:『扳機先壓一半再瞄準。』」

燒餅吃完當然要撿芝麻,考卷寫完當然要折飛機。現在就來看看我當年到底射對了沒有。

一、握槍

前陣子出現一篇網路文章,取笑某警匪片裡警察的握槍方式。「難怪電影裡的警察都抓不到壞人!」該作者附上電影截圖,把某圍捕員警的右手食指用紅線圈出。那食指圈在扳機護圈外。「指頭沒伸進去,要怎麼扣扳機啊?好笨喔!」

2007年9月26日 星期三

射擊

又看了一次九把刀的功夫。

「正義需要高強的功夫!」這麼熱血的一句話,我一直想在現實生活中對著眾人大喊一次,卻苦無機會。

我的人生真是平淡。我永遠不可能像左之助一樣遇到劍心這樣的人與他共患難;永遠不可能像獵人四主角一樣有機會與朋友同赴生死。

我遇不到師父,沒辦法像劭淵。

我是女生,但......這不代表我的熱血情懷比男孩子遜色。

想到這,我的腦海漸漸浮出一些......

2007年9月22日 星期六

冰淇淋蘋果派



在美國吃到一種頂級甜點,就是冰淇淋蘋果派。我吃到的那個不像上圖那樣放在平盤上,派上再擱個冰淇淋。我那個放在小碗裡,蘋果派是台灣過年發粿形狀,中心有蓮花裂,冰淇淋放在裂痕處,清甜冷冽的乳液往發燒到鬆軟的蘋果餡入侵;金皮香穌,而內餡冰火衝擊,送到齒舌間時簡直讓人暈厥,眼神渙散,囈語不止。

「吃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交男友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不要叫我減肥。

蟲師



眼神焦距永遠落在未知,卻讓你偶爾驚覺受到注視。動畫全劇所有人都著古裝,只有他襯衫長褲或許加上一襲風衣。嗓音,屬於世俗;相對於他,一些與蟲較接近的人物都擁有比他更空靈的配音,甚至讓我在第一集誤以為他只是串場的配角。這樣的嗓音,成功賦予銀古不羈卻又安定人心的氣息;不是仙蹤,而是入世的浪跡。

片頭曲的風格與全劇其他配樂迥異,簡直是美國鄉村小調。正片一旦開始,整體氛圍霎時回溯入幽遠的日式古意,一種令人驚喜的沈澱。從不覺唐突,就像銀古的服裝安然遊走於古和服之間一樣。

2007年9月12日 星期三

[隨筆] 動物與我

(Listening to You.)


◎狗

小時候過得有點顛沛流離,細節不足為外人道。穩定的日子也是有的,這時候,我就會很想養一隻什麼。

幼年的我所能想像到最浪漫的畫面是:一個小男孩加一隻狗。(雖然我是女的。)

五歲那年的某一天,我和一群鄰居孩子玩。一隻狗坐在我們附近,靜靜地瞧了我們很久。

之後,大家各作鳥獸散。我把橡皮筋繩收一收,轉身回家時,我發現那隻狗站了起來,跟在我後頭。

2007年9月8日 星期六

急救認證入手



以下為「非醫護人員 CPR」課堂筆記中較特別的幾點。

一、作 CPR 前,如何評估其呼吸心跳?

答:側臉貼近他鼻子看向胸口觀察起伏,同時聽取、感受呼氣。不必量脈搏。此評估動作不應超過十秒。

2007年9月5日 星期三

麻河

(圖:《蟲師》旅をする沼)


即興演奏創作。

2007年9月3日 星期一

初白異

(圖:《蟲師》山抱く衣)


即興演奏創作。03:28 引用《梁祝》前奏。

2007年9月1日 星期六

她捧著一包花生,在小工廠旁的臺階上坐下。夕陽,年輕的女孩們從女子澡堂裡紛紛走出來,遠遠輕聲笑著;薰風一拂,笑語便飛散像夢。桂花,開得更輕,一株孤靜立於澡堂與工廠銜接的走廊轉角處,迴避了澡堂門口的浴香。清芬在轉角蔭裡保留幽涼,瀟灑高雅的送往她身周。

格。

鞋聲點地。

女孩聞聲,抬頭。

「小姐……」來人甫開口,女孩倏地抓住報紙包站起,眼見有兩個工廠女孩走過那陌生人身旁,她盤算著自己不是唯一,想躲入女宿。

「我指的是妳。請妳留步。」男子再度開口,音色仍然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