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2007年12月11日 星期二

網誌停止更新

《隨筆》系列於此播放完畢,這也是本網誌創立的初衷。期間還配寫了一些雜七雜八的平淡文章充數,每篇我都喜歡,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寫網誌的意義在哪裡,所以就此停止。(但我清楚《隨筆》系列對我而言是很有意義的,它們被創作的時間也不是今年。)

謝謝你們來訪。如果你們曾經喜歡我任何一篇文章,希望你們能在心底悄悄預祝我生日快樂。我也祝福你們有個浪漫的冬天。:D

畫畫

姆奈畫貝克漢


我小時候有一本畫冊,封面印著「大同商專」。(我有非常多大同商專筆記本,多到同學都會問我哪來的。告訴他們我以前是大同商專畢業的,可是都沒有人要相信。)裡頭那一條條橫格線並無礙,照畫不誤;有加菲貓,有歐弟,還有小熊。小熊十分擬真,是照著美國舅舅寄給我的繪本畫的,故事是說有一隻小熊跑去拜訪奶奶,沒有遇到大野狼。除了熊家族的成員都一向直立、從來沒用四隻腳走過路之外,裡頭每張素描都寫實,毛髮一根根相當細緻,知更鳥活靈活現像是會跳出來唱歌一般。

我畫得非常好。

我很會畫小動物。記得小學時,老師把我們的暑假作業圖畫貼到佈告欄上,問大家最喜歡哪張作品。同學們大聲說「小狗!小狗」,坐我前面的阿棋叫得尤其大聲。小狗就是我畫的,兩隻一坐一趴相偎,茸茸毛髮在風拂下輕顫,眼睛會出水。我很喜歡小狗,也很喜歡阿棋。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唱你的歌

《詞人的目光》



對不起我艘蝦。

詞:yukino
曲:MKnight

不擰乾春的潮濕
你掬起綠水的芬芳

不躲避夏的烈日
你送別候鳥的歸鄉

[隨筆] 綠色聖誕老人



聖誕節的代表色是:白、紅、綠。

聖誕老人身上只有其中二色:白與紅。

但是,──


我的聖誕老公公是綠色的。


2007年12月8日 星期六

料理

Waiting 在中秋時做了很棒的蛋黃酥!相隔萬里缺口福如我,只能動用眼福看著照片流口水。話說,我們高中時也在家政課做過蛋黃酥耶。

其實我們班沒有家政課和工藝課。每次看到別班歡歡喜喜香噴噴的大展廚藝,我們都只能在一旁感動又自艾的吃著他們施捨的成品。幸好導師良心發現,有幾回突然在課堂上宣佈:

「今天不上數學課!全部給我滾去家政教室!」

大夥兒於是「嘩」一聲像瘋了一樣衝出門,然後在家政教室裡見到大廚老師早已備好食材站在那兒等著我們這群菜鳥。(感謝導師和家政老師的好交情啊。)

印象最深的一堂課就是製作蛋黃酥。可惜不像 Waiting 他們有食譜寶典留下來,我早就忘光烘培細節了。不過我記得跟 Waiting 不同的是:我們用了醬油上色,蛋黃與表皮都有。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馬戲團

2003 年 Honda Accord 廣告


我小時候是林黛玉,不僅體弱多病還多愁善感。葬花這種事我當然幹過;什麼東西都會被我想成很可憐。比如說我發現書店裡《烏龜的婚禮》在我購買之後一本也沒再賣出去(我數過了),便非常同情作者,想著想著就大哭跑走。

小丑也很可憐。不知是不是被小說影響(《兒子的大玩偶》?《順風耳的新香爐》?村上春樹?),從小一直認定馬戲團極苦。

我是對的,也是錯的。他們的辛苦並不單純是悲。眼前是一場默劇謝幕。在一連串令孩子們驚喜的節目後,他站在舞台中間做最後表演;當他雙手往自己胸腔挖去,滿臉痛苦又滿臉笑容的掏出那顆活跳跳的紅心時,我胸口竟也疼了一陣。下一秒,見他把那根本看不見的心臟碎成片片撒向觀眾席,全體觀眾熱烈又誠懇的站起來接捕那意象中翻飛的心花,並且鼓掌不斷。我永遠記得這一幕:臺上臺下,又心疼又心喜的默契。當時的我,只有九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