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進步

高中時,我們每星期要交一篇社論心得,而老師只推薦中國時報和聯合報的社論。

我們房子的屋主是國民黨員,家裏只有中央日報可以看。所以,寫社論心得成了「三少四壯集」和「電影院時刻表」之外,又一個讓我和我媽跑去便利商店買中國時報的理由。其實我政治冷感,當年我每星期挑的眾多社論議題,如今我幾乎沒印象;倒是每個月一篇的文學書刊讀後心得,我都依稀記得我寫了些什麼。我說我最喜歡陽光下昂首闊步的湘雲;說為梅子接生的醫生是全天下最善良的醫生;說先知要我們嘗試爬出深淵時把衣服剝光,這樣才能看見自己的肌肉。

不過,有一篇社論,我仍有印象。它寫了二二八事件。

我把報紙放下,跑去書櫃前翻查了媽媽為我買的辭海與青少年百科全書,卻一無所獲。咬著筆桿想了想,我最後在作業本裡寫下:

我家的辭海與青少年百科全書都沒有二二八。


2009年2月5日 星期四

歐巴馬就職演講



再度複習了歐巴馬的就職演講。他的形態與措辭冷峻,動情處的嗓音卻有炙熱的穿透力,兩廂結合起來賦予他特殊的氣質。我期待歐巴馬與他的撰稿人 Jon Favreau(年方二十七)將來呈現的佳作。當今政治家該像古羅馬時代那樣,以演講為必修專業,敏捷、幽默,並有大將之風。

近十年我印象最深的電影是《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令我瓦解的一幕不是經理跨過重重屍體的畫面,不是心細如髮的他對妻子安危的憂慮,而是他那場面對棲身於飯店內的廣大難民群的演講。訴求是讓難民向外求助,從他口中演繹而出居然有這麼深沈的魄力,讓所有難民了解西方世界強大能力的同時,也讓他們體認西方世界的罪無可逭!矛盾的衝擊卻融合成氣壯的自信,讓我幾乎有羞愧的錯覺。

2009年2月3日 星期二

泡泡襪馬


2009 Super Bo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