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過度演繹

《蟲師》。這是 FUNimation 在 Youtube 的頻道。它是日本動畫在美國最大的代理商之一,其代理作品經常在深夜於電視頻道 Cartoon Network 播放,於是成為我博士班日子裡疲累一天後慰解我的床邊說書人。

而《蟲師》,則是博士畢業後 Waiting 偶然介紹給我就讓我醉到不可自拔的夢境。

第一次看的《蟲師》是「原日語配音+中文字幕」版。就在剛剛偶然發現 FUNimation 早將《蟲師》放上 Youtube!好奇的看了開頭,發現它的美語配音真是……饒富興味啊~

就以文首連結影片為例,拿「原日語配音+中文字幕」版與之相較(我不懂日語):
 
原日語配音+中文字幕

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我好強的方式是神色自若地先行認輸。

我易感易淚,小時候看戲經常水霧盈眶;在淚珠溢出之前,我一定趕緊偏頭對旁邊的家人說:

「喂,我要哭了喔。」

自以為搶先承認比事後被發現要不失面子些。

我哭英雄捨身,珍視劍客俠義;甚至用牙線棒做出小型刀劍模型,外覆紙鞘,畫龍繪鳳,或收藏或贈友。自以為俠士贈劍,意義非比尋常。

但是,我從來不為男女情愛橋段而哭。

那樣的東西,無論遠近,與我永遠隔著一片氤氳,總似霧中看。


※ ※ ※

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老歌幾首

  浮生千山路
*浮生千山路*

小溪春深處 萬千碧柳蔭
不記來時路 心託明月 誰家今夜扁舟子
長溝流月去 煙樹滿晴川
獨立人無語 驀然回首 紅塵猶有未歸人

春遲遲 燕子天涯 草萋萋 少年人老
水悠悠 繁華已過了 人間咫尺千山路

2009年3月23日 星期一

連連看

劉謙坦露成功秘訣。為拿不好筷子的手投鉅額保險。

一、
許多圈內人士都看到了他在「嘴皮子」方面的功力。毫不誇張的說,劉謙在春晚上的一夜成名,嘴上功夫和外表是重要原因,甚至與他的魔術三分天下。有業內人士直言,劉謙成功的真正秘訣並不在魔術,而在於表演。

姆奈:
「對白」對我意義很大,生活中我最重視這個,看戲時也是。「身段」第二。(──引自《Re: 我想知道》)


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自戀的人救世界

本文寫於 2004 年 1 月 9 日,為回應九把刀於自由時報發表的《幽默的人救世界》一文。


我絕對贊同幽默感的重要,之中「感」字尤其不能忽略,這「感」可是要「感」到心坎兒裡去的;沒錯,有的人徒有幽默的「眼光」而已。

以前聽過一個八卦新聞,說星爺與金凱瑞都曾患有憂鬱症。這消息不是小影迷如我們能親自證實的,但我卻想起了一位熟識,一個活潑的憂鬱症患者。

當記者訪問社會新聞主角的親友,詢問他平常的為人;「他很安靜很老實呀,真沒想到他會做出這樣的事。」以上是常見的答案。但另一種反應也有高出現率:「他看起來很開朗,人緣也不錯呀,真沒想到他會做出這樣的事。」

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假想友

本文寫於 11/27/2005。引用部份也全部來自自己更久以前在各討論版發表的文字。


我聰明,而且我是獨子,所以我有雙重人格。

高中時,我跟同學往公車站牌走去,突然她緊張兮兮地拉著我的手臂對我耳語:「欸,她,」她指著另一個往反方向走的學生:「昨天回家,我看到她一個人對著空氣說話,而且說得興高采烈!好古怪。」她皺眉。

我聽了,一股熟悉感湧來,「那沒什麼,我也這樣過。」差點就要脫口而出。

差點。

那現在我為何出口?因為你們也不會在意的吧。在意也無妨,反正我看不到你們皺眉。

網路與現實

本文寫於 2/16/2006。


第一次網聚只有四人,小桃餛飩BJ我。飯局中小桃建議我打電話給可洛,我答:對不熟的人,我會失去話題。

「是嗎?」小桃慧黠的笑了一下。

飯局末,我問小桃對我的感覺,她說:本來以為我是網路上熱絡可是私下很靜的人,原來實際上我與網路形象差異不大。

之前小桃那句反詰「是嗎」,應是形容我在他們三人面前毫不怕生,應對上並無問題。只不過我婉拒電話當時心裡想的是:如果沒有面對面,我很容易在即時談話中冷場,這也是我在 BBS 上總是關閉呼叫器的原因之一。

這場聚會,雖然是我首先相邀,但我並沒有明顯的負責人身份,因為我在台北不是地主、我未安排餐廳、我是與在場其他人交情最淺的人。

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他抓得住我



我說啊……人為什麼要拍照?人活得好好的他為什麼要拍照?
喔……到底是為了要回味兒。
回什麼味兒?
回自己的味兒,回自己和大家生活的味兒,回經歷和體驗的味兒,
回感受深刻的味兒,回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的味兒。

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非常


好喜歡她的咬字~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到底該不該拔智齒

我的智齒在我通過博士論文時首度探頭。

經過兩年多,它從一個小小白點長成一個直徑約兩三公釐的小白點。醫生說水平阻生齒是不定時炸彈,趁早拔除的好。我今年夏天難得可能回台,於是想藉機拔牙,可是短短兩星期的停留將被一堆正事瑣事填滿(包括拜訪學校和相親)。水平阻生齒的移除手術想來不容易,也該花不少時間休養;偏偏我一離台就要去日本開會,我這手術是非成功不可,千萬不能給我腫兩星期。

前幾天跟朋友說了,朋友訝異我為什麼急著拔牙,因為她也有一個冒了小頭卻長不全的智齒跟了她好多年,相安無事。我的智齒也不痛不癢,它的水平生長方向甚至是往外(醫生鑑定的),不會推擠前牙。我刷牙時花在這個小白點身上的秒數也從來沒比其他牙齒短。

哎喲,我真的很不想拔。被迫放棄睽違兩年的台灣美食和秀色可餐的台灣男人(誤),拔牙這種事搞得我一點回台的好心情都沒了。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語言的精度

雖然文采不濟,我還是忍不住厚著臉皮說我有文字潔癖。從前我在 BBS 上讀《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時,淚流量很驚人;可每想起其中兩則細節,總讓我顛簸得咳嗽。第一則是故事開頭的一段敘述:

「如果把整個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你愛情的火焰。整個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嗎?不行。所以我並不愛你。」

這句話的產生被原作者痞子蔡稱為程式作業寫多的職業病,偏偏這敘述違反「若 p 則 q、若 -q 則 -p」的邏輯。於是我半瞇著眼跳過了一篇故事最重要的開章;而痞子蔡則在後期作品《檞寄生》裡承認「太平洋」那句話的錯誤邏輯(即使是以慣用的痞子口吻)。

(雖然「檞」與「槲」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情歸紐澤西(Garden State)

昨晚跟朋友去看《007 量子危機》之前,我在家看了半部片。回來後,我把剩下半部看完。

那部片叫《Graden State》。意外的好看。當然,我是因為喜愛《Scrubs》裡的 JD 而將這部他自編自導自演的影片尋來,那麼又何來「意外」?我想 JD 笨得這麼聰明,而這小品電影沒什麼名氣卻擁有佳評,內容會不會聰明愚笨衝突得讓我看著苦悶?尤其主題是自我追尋與小品愛情,或者它有什麼人說創意我卻自以為是窠臼的東西?

現在,我說 Nat 真是迷人的欺騙家兼守護神,從《Closer》到《Garden State》,兩次將身邊的人救了起來。至於 Zach,你真是天生有 Retarded 扮相啊!XDD

一人公司

NPGS(奈米圖形產生器)是一個控制 SEM(電子掃描顯微鏡)進行電子蝕刻(e-beam lithography)以製作奈米元件的軟體。創作 NPGS 軟體的公司是 JC Nabity;該公司只有一個員工,那就是 JC Nabity。

Nabity 很好很強大,各廠牌各型號的 SEM 他都瞭若指掌,強到你很想放棄 SEM 的維修人員,直接跑去請教 Nabity。一人公司最大的優點是:跟你對話的客服人員就是該公司第一把交椅。至於其潛在缺點,官網則有很好的答客問

問:如果你不小心被公車撞了怎麼辦?

答:如果我退休或歸西,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