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 星期日

自己修理數位鋼琴


我數位鋼琴 Casio PX110 的中央 Si 鍵在剛過保固時就壞了,音量比別鍵大。這個城市沒有 Casio 樂器特約維修店,而網友經驗談說修一個鍵要美金 $200。我盤算著自己修理,卻遲遲未動手,即使每次彈每次怨嗟。一懶天下無敵到今日,總算念頭一起又想起了胸襟這抹蚊子血,終於下定決心要把它洗除。

最高原則:琴身堅固,但拆卸時千萬別用力過猛。任何部位都是女生稍微使力就可卸下的。

首先秀一張我從頭至尾轉開的所有螺絲。(在一開始不確定琴殼哪些部份嵌咬哪些部份的情況下,有些螺絲是白轉開的。)



2009年5月26日 星期二

天外飛仙



我的氣球!我的氣球!……(抓~抓抓抓抓抓…… 飛~


--
我最喜歡這句:「When there is a low emotional moment, we're using 3D to compress the space.」雖然聽不是很懂,但相信我這麼愛哭,到時候一定可以感懂的。

2009年5月24日 星期日

1. 清明上河圖
原清明上河圖
(Image from wikipedia.org)

清明上河圖,我萌了好久好久,好像有近千年,連轉世算在內。當初一看到它就從城西到城東來來回回走遍,百回不厭。人群無邊無際的交談氣息,整幅畫變得有聲。

千年後,我在芝大遇到一個女孩,彼此擁有相似到驚人的興趣,包括她愛武俠、她愛歌仔戲,甚至,她也追過清明上河圖。某天她帶來一本剪貼簿,翻開其中一頁給我看,原來是一篇台北故宮徵漫畫稿的得獎作品,作品上畫了那虹橋。

千年歲月撫過,清明上河圖的色彩都黯了,人物細部變得難以分辨,於是其蘊含的市井故事也跟著曖昧起來。漫畫第一格是遠觀虹橋中段。第二格是拉近,一群人擠在一塊兒湊熱鬧。第三格是再放大,原來那些人都帶著驚訝又興奮的表情往橋下看。

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浪漫的樣貌


韓劇:預約愛情


為什麼這麼愛你?我想了想,是因為這齣戲這麼善良麼?每個人都像是天上掉下來的,後天缺陷再怎麼多都蓋不住天生的光。像黃春明早期一樣,他不寫實,他就寫浪漫,即使題材是鄉土;結果被書評人念得滿頭包,說脫離現實。可我就愛。故事裡每個人都好心得讓我的心都感動到壞了,這樣的世界根本不會存在,可我就愛。

東根不演貴公子,他演善良的草,所以,他的角色總在這樣惡水竄流的世界裡受苦。我不夠善良,因此我能活得好;而我的浪漫,就是在他背後護著他,讓他在追求善良的生活卻受挫時,回頭一看還能看到美好的風景,然後相信:這個世界原來還是漂亮的。然後,他送給我一枚純直不隱藏的笑容,就足夠我享受。

之前查 wikipedia,Yang Dong-geun 是沒有內容的紅連結;為了愛他,我著手開始寫,希望不會被刪除。我得不到諾貝爾獎,得不到金氏紀錄,但至少 wikipedia 裡 Yang Dong-geun 那個條目,是我開寫的。

2009年5月10日 星期日

娃娃屋


Mexican Doll House


在我印象裡,中壢是一個書卷味濃厚的小城,幾十年前就書店林立,藏書多樣。在中壢找不到的書,尋去桃園市也通常找不著,非得上台北不可。

《兒童的雜誌》,是《烏龜的婚禮》之外又一套因為銷售不好而讓我為作者掬淚的書。當年我為了它,央求媽媽帶我找上台北的台灣省政府教育廳台灣書店。當我看到倉儲一架又一架的國立編譯館教科書,還一度興奮起來,覺得來到一個詭異的地方。一旦詢問店員,我一顆心立刻沈到谷底。

「兒童的雜誌啊,」店員邊思索邊說,「因為賣不好,所以兩個月前就停刊囉。」

2009年5月9日 星期六

三民主義





這首歌總讓我想起三件事:

1. 它好聽歸好聽,開頭卻難唱得很。誠如高中國文老師所說:「三民」皆平聲,旋律頭兩音卻低得像上音,曲與詞實在平仄不合啊。

2. 每次朝會,我都期待唱國旗歌勝於國歌;不過大家都知道國旗歌是唱不得的,所以我只能站直挺挺做舉手禮,偷偷在心裡頭輕哼,私想國旗歌真是活潑愉悅多了。不過,如今步入中年,國歌卻越聽越有深長蒼涼的韻味,心底的共鳴就增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