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0日 星期日

這是 Canada Goose 嗎?





那麼為何會在夏季的佛州看到牠們?印象中一年四季都能見到,少飛,總大搖大擺慢吞吞的橫過馬路,傲得咧~XD

2009年8月19日 星期三

St. George Island

當天首度亮到能夠讓我傻瓜相機對焦的光影

牽絲

另一方風貌





照相

我一直是個很愛照相的女孩。阿姨有回翻著我和我媽那幾本又老又重的家庭相簿,說:「哇,你每張照片都笑得這麼開心耶!」是啊!我笑著答,每張照片都是我的寶呢。

我一向是個很愛照相的女孩,直到六年前的某天。那時我開始好奇自己為何一直小姑獨處,至今問過四個男生,有三個告訴我是因為外貌。他們措辭大多客客氣氣,除了六年前的那一位,言語之狠讓我大受驚嚇,才知原來自己長相糟糕到這種地步XD。從此,我的相機幾乎再也沒出現過我的相片。

不過,大家放心,對於搭訕秀色可餐的男生,我行動力絲毫未減,一整個樂在其中啊!(噴血~)

感應



你以為與萬物溝通的能力是神之領域,不是什麼凡俗之物可以輕易辨識或測量的。原來,這能力竟能通俗的反映在「智商」上;不需依賴算式而逕自在腦海裡圖像化出微積分的答案,跟與黑熊直接對話,可以是同一回事。

2009年8月17日 星期一

蝴蝶姊姊


彌海砂流


2009年8月10日 星期一

禮教,吃人?

Seba 寫著浪漫的奇幻故事。她筆下有一位女主角叫極翠,收服了一隻狐大妖。收服的當時,妖狐對她立下的唯一條件是:將來極翠死時,身體必須賞他,讓他吃下。俐落將對方的遺體食入自己體內,以避免蟲蛆侮辱,是妖狐族群尊重他們所敬愛的對象的方式。

妖狐對極翠有很強的誓言與情感牽絆。極翠出生入死之時,他絕對相伴在側。


那年,《魔力小馬》裡的少年誤啟寺廟後方的神秘地窖。首度與他相見的大妖長飛丸當下立誓:總有一天要把對方吃掉。從此阿虎便緊跟在小馬頭上,目的從最初的「一定要親口吃掉他,不讓落入其他妖魔嘴裡」,演變到後來變成一種莫名的信念與仰賴。

2009年8月3日 星期一

充滿新知的一天


今天去超市,發現兩區一模一樣的蕃茄,94664 打折,4664 卻維持原價。這才知道一般四碼的 PLU Code 前頭若加 9 就是有機農作物,加 8 就是基因改造(驚)。

返抵村子一開車門,就發現鄰居車上停了一隻青蛙。大包小包食物全留在車上不管,立刻就衝進家裏拿相機拍下。自從前幾天煞到這隻美到像是可以透過螢幕從異次元浮進我這個世界的異彩圖騰,我就開始對豔遇對象的芳名產生興趣。從前我不管看到什麼萌物都覺得名字不重要,盡隨意給牠取綽號。去年養虎頭蜂時,讓 Waiting 提示了蜂種,我才初次意識到名字這回事可不能馬虎。因那網路照片裡的昆蟲模樣鮮奇,我自然巴著昆蟲達人問不休,終於得知牠是黃斑椿象小時候,也才知道原來若蟲與成蟲身上花樣差異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