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8日 星期日

台大資訊系聯誼團 之 霞喀羅古道

一路走過的風景的確很美,但更重要的是,此番旅行夥伴的加分效果絕對是破表。

夜宿哈客城民宿。第二天早餐過後,於六點準時離開民宿,到清泉派出所辦理入山,預計從清泉(-1.5k)走到養老(22k)。派出所前汪汪歡叫的小狗們全是美色,骨碌碌的眼神渴切望著我們,尾巴搖到我都暈了。真是誘人的歡迎陣列。

車開往登山口時,天色轉亮了;跟上次科比團一樣,破出灰暗的雲霧,再現藍天雲海。天氣好得不得了,時而出現的泥濘路也讓人不以為苦了(有嗎?明明我一直唉唉叫XD)。對比於樹蔭下的陰冷,陽光下的薰暖真是上天恩賜;尤其那火紅了整樹的楓槭出現在眼前時,配上篩過枝葉的陽光,都快閃得我睜不開眼睛。

下山幾乎是泥濘路,我的寬褲管內側在運動鞋的馬殺雞之下,整片是爛泥汙;加上我滑倒惹來一屁股的泥,於是,號稱(什麼時候?)全團最乖巧有氣質的小女子我,整個形象變得最狼狽。(不過,一連串難走的滑溜路,我今天一覺起來居然毫無鐵腿。)因為下山時有一段走道坍方,人群繞道壅塞,需攀拉有趣的長樹根下土壁;加上個人狀況不同,於是我們團被沖散成三節。跟我走一起的是小光與CA,而走在我們前方的是一隊長青組。他們的對話我至今還記得,很家常很幽默,卻聽起來有非常悠遠的情緒。

我:「剛才的大叔大嬸們真讓人羨慕。」

小光:「對啊,聽他們談話,應該是爬很久了。」

我:「如果我到那個年紀還這麼健康,而且有這麼健康的同伴陪我一起一直爬山,我一定會覺得很幸福。」

欸,這句話,我是對著你們說的啊大家。:)


本團成員:

照片都靠他的資訊系活動兼公關股長科比大神。
抱病參加卻熱血不減的嗨咖九姑娘。
履淤泥而不染的仙女小q。
跛腳卻仍行進神速的法奇。
總是莫名其妙被拉進戰場的圖靈大神小光。
腳程勇建的黑馬OP。
撐起台灣1/3片天的CA。
彰化人模範冰點(卻還帶上暖暖包供應給九姑娘的)丟丟。

最後,特別感謝科比團專用晴天娃娃:本姑娘球球我!


以下,因為科比很客氣的裝模做樣回應說「照片都靠球球了」,所以我把手機照放上來XD:

2011年12月11日 星期日

合歡山桌遊美食逸樂行

首先,為了闡明本團並非廢到不行,先來幾張山景,證實我們真的有爬山:

引人入雲端的朦朧路

海市蜃樓

瞬間即逝的洞天


2011年12月4日 星期日

鳶嘴稍來


鳶嘴山拉繩。稍來山賞楓。(27k → 30.5k)

氣象預報給我們希望;尤其天色從五點集合時的黑暗,轉變成高速公路上破曉後的亮麗,讓我們更確信今日天候完美。一切卻在抵達東勢時差點幻滅:公路盡頭的遠方群山全蒙上一層厚實的雲霧帶,其灰沈對比於我們頭頂上的藍天,簡直是妖怪異象。一路上山駛入滿目灰色的氣候裡時,科比喃喃祈禱霧在太陽爬升後散盡,或在我們闖出霧帶時送我們雲海。

結果,他成功了。我頭一回看到這麼明確的相變:山中世界從整片灰濛,變成一半繞霧、一半藍天無雲;最後,我們真的在湛藍天空下,俯瞰一大片雲海。

這回爬山是我遇過老兔團裡強度最強的:拉繩、拉繩、還是拉繩!:D 結果我卻拿到一大堆瘀青⋯⋯。拉繩並不特別困難(雖然沒攀好的下場就是翻落岩稜⋯⋯),而是我為了搶回因山道人潮阻塞而落後的時間,拉繩只求速度、其餘亂來,看到落點不經思考就踩,腳板踩上的同時小腿也撞上另一塊岩石之類的。於是我吸哩呼嚕快速到達每段拉繩的終端,雖然瘀青,一連串拉繩仍讓我感覺上癮又過癮!(←變態繩控無誤)

冬天來得晚,楓未全紅,依然美;可是最令我們驚艷的景色是發生在觀景台上,那一整面輪廓層次清晰的群山之間,一條發亮的河。一定養了龍吧,我想。

在大雪山林道30.5 k處離山,有連續起伏甚大的下坡路,很辛苦;幸好我有登山杖。人潮加上先前小小錯過離山點,整趟爬山行程結束得比預計還晚,於是讓我們幸運的在登山口不遠處,被滿天橘紅夕色抱了個滿懷:D。

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旅行,我的心得是:不管晴雨、不管迷路、不管做了什麼機動性決定,只要大家都平平安安,並與同行的朋友建立互信,那麼這趟旅行裡的所有變卦都是性感的。雨中森林濕潤的視覺與觸覺、日落誘人的色溫⋯⋯,我至今回想起來,每個畫面都值得讓我說嘴到老。

夥伴:
熱情奔放的辛苦主揪司機科比(他連未來的鳶嘴稍來小雪山步道連走與烏來泡湯行都規劃好了喔!)
被騙來參加的OP與CA(潛能無限的新人!)
覺得一路太輕鬆愜意、所以一路邊爬邊睡的神人丟丟(他跟科比都上了那個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超強狹縫段!)
謝謝大家!

以下,手機相機輪流照:

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七星山

今天與神箭手美少女KJ爬七星山(參考路線:苗圃上,冷水坑下)。陰霾卻一路無雨,感謝上蒼。沁涼的氣候下,我發現KJ與我都是鼻涕小鬼,運動時遇冷空氣會拚命流鼻水。即使如此我們仍一路薄裝,被穿外套路過的大伯指著欣羨的說:「你看她們年輕人啊~穿著短袖就衝上來了~」結果到了七星山主峰頂,風強到我們拉緊外套抱緊峰頂標樁,頗有「常存抱柱信」的熱血情懷⋯⋯

在這個單調蕭索的季節,登頂的景貌卻是意外的廣麗而情趣橫生。又忍不住歎:相機鳥瞰總不及親眼見的十分之一。

途中眺望風景時出現以下對話:

「⋯⋯那個是我們待會兒要過去的東峰嗎?」「⋯⋯好像是。」
「那那個是什麼峰?」「⋯⋯不知道。」
「這邊看得到XX峰嗎?」「⋯⋯不知道。」

然後我說:「跟你講喔,老兔有一個神人,全台灣的山頭他都認得。只要給他山輪廓一小角的照片,不管橫看側看躺著看,他都可以正確認出那座山。」

「這麼厲害?」

後來我們下山,與一支龐大的登山隊伍會車。我們兩個小不點靠右走,與對方隊伍成員一個個擦身而過,很專心看腳下石路持續自顧自聊天。突然隊伍中伸出一支手拉住我衣袖,我詫異抬頭⋯⋯

「欸?!!」他。

「欸?!!」我。

「怎麼那麼巧?!」我。

眼前這位男子回以一笑,然後我們在各自隊伍的潮流下快速遠離。

⋯⋯怎麼這麼巧?我居然就遇到秀樹!真是說神人神人到。


以下,手機拍照: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急救證書再次入手


(考一陣子了。這篇文章是複習用。)

心肺復甦術從「叫叫ABC」改成「叫叫CAB」(先壓再吹)。(但溺水、異物梗塞仍採「叫叫ABC」。)

:叫傷患,確認無呼吸。
:叫人打119。
C:胸部按壓30次。下壓深足5公分。
A:壓額提下巴以暢通呼吸道。
B:人工呼吸吹2次。

C、A、B循環。A、B人工呼吸部分要夠快,甚至可省略。

按壓最佳節奏:Stayin' Alive

---
1. 以前的筆記:急救認證入手
2. 台灣AED地圖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平溪線一日遊


今天氣候一整個三溫暖,突然大雨,突然大陽,讓這趟散步行走得有點辛苦,但晴雨不定的天氣卻同時惹出一路再精采不過的平溪線風貌。popol 安排的集章行程緊湊又準確(我不是集章人,只在一旁樂得當小跟班),連猴硐人潮都掐指算避(時逢大學期中考與草嶺古道團未歸),上午的貓街,有相當平和的貓隻人數比,空曠安靜,沒有傳說中過度緊張的攝影師鏡頭。貓街成功保存一點點貓懶散的味道。

十分老街,食物的味道(香噴噴的雞翅包飯!)、老色彩的味道、人群的味道,夾著鐵軌蜿蜒而前。有點迷路的感覺(雖然走失的不是我XD)。淡去的街味與漸深的森林色最後引導我們進入十分瀑布園區——很好的大雨,毫不客氣的大瀑布。

平溪,天燈。我觀察了一陣不知道九把刀那場景在哪裡。

菁桐的礦坑區,附近有日式建築與雅緻景色。但令我印象最深的還有那一隻萌極的短腿柯基犬,前腳很認真的跳跨過一個坑洞後,後腳跟著很認真的跌進那個坑洞,然後維持地鼠探頭姿勢,一臉認真又無辜的讓主人哭笑不得的救起來。

感謝同行的夥伴們:
神通廣大的主揪po神
集章達人YH
師爺師奶殺手明源
俐落可愛的yishuian
傳說中的甜心主揪甜心
聰慧可人、但跟我愛上同一隻柯基犬的情敵小Q
熱情奔放、又會跟我討論人生哲理(?)的容容
悠遊卡快速刷達人瘋雲
耍寶無極限的鬼靈精小樺
蜘蛛旁邊的英勇手模小孟
亮麗的攝影達人Hinoki

以下為相片:

2011年10月25日 星期二

皇帝殿

方滿

老漢推車

市井

2011年10月21日 星期五

高跟鞋


Hyorin 掉鞋那一剎那,全部男生圍上去想要幫她穿鞋那幕,真的好可愛喔~>///<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如何選擇枕頭



好枕頭重點:

1. 適合仰睡與適合側睡的枕頭高度是一樣的,相當於仰睡頭抬角度15度,也相當於側睡時額中心、鼻、胸口中心呈一直線。

2. 枕頭宜偏硬,才方便翻身,頭不會猶如陷入軟泥淖裡轉不動。(睡眠中多次翻身是熟睡指標之一。)

2011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幫青蛙過馬路


新竹縣橫山鄉大山背好山好水。時值梭德氏赤蛙交配季,荒野保護協會發起「幫青蛙過馬路」活動,邀請民眾前往大山背當志工扶持青蛙,避免慘死輪下。此活動在假日引來大批民眾熱心幫忙,報名經常滿額;但工作日晚上仍相當缺人手。希望喜愛郊山與自然界的朋友們踴躍參與。活動介紹與報名方式如下:

http://blog.xuite.net/treetoad/blog/52504242



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買菜大嬸

一樣,剛剛背了一星期的食物爬上四樓。這回身上披了一點雨露。

我的背包萬能,用來上班裝書,用來登山,還用來買菜。這對小時有潔癖的我是毫不可能的。

2001年,我剛出國留學。我對學長說超市買來的菜很重,很難提,尤其是大罐一加崙鮮奶。學長說:

「你應該把鮮奶背在上課用的背包裡。雙肩背會輕鬆很多。」

我當時第一個念頭是「那很不衛生耶,鮮奶外壁整個是溼的,也常染到溼答答的汙漬」。但為了生存,我開始將鮮奶放入書包來背。因為出國獨自讀書生活,什麼都得自己來,很多事都嫌麻煩而避免了,於是很多物都髒髒的也用得下去。從此,潔癖根絕。

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永寧站-天上山-南勢角

1. 看到今天的大雨,我覺得我們真是超級幸運:
昨天幾乎無雨,風又涼得讓我時時忍不住醺嘆。
汗流得不少,卻乾得很快。一路颯爽。

(今天頭回穿新買的登山褲,好好穿!)

2. 超愛九姑娘的隱藏版!
路標顯示通往華夏工專有三種路徑選擇,她偏偏選了「峭壁」。
拉繩往下好不過癮!

3. 這次的路好多都怪怪的XD
不是走錯,只是不太像文明路,長草枯枝一堆橫擋,常常打臉。
有一段是石壁(人工的?)崖頂的小通道,
其實好走,但不小心往右一摔就會跌底,
(就像我途中一次不小心拐到右腳往右跌一樣,好險是跌到土上不是墜崖...)
崖底是某個社區,遠遠看見有兩位男士站在家門口聊天。

九姑娘說:「不知道人家怎麼看我們這些時不時冒出的登山客?
在懸崖上這樣走很像神經病吧?」XDD

我一聽,靈機一動像遠方那兩位男士搖起手臂,熱情打招呼,
那兩個人臉朝我們,沒有反應。

我嘀咕:「哎喲怎麼這樣?我搖手了他們都沒回,很沒禮貌耶。」

很可能我有千里傳音能力,話一出口那兩個人就抬起手勤快的往這邊打招呼!
害我很高興!XDD

2011年9月5日 星期一

女人的香氣(韓劇)


會開始看這齣是因為 1. 它有金宣兒,2. 它借了電影女人香的探戈雙人舞意象。直至今天追到第13集,我終於哭了。

很久以前,mph 引用某網路討論,問說「若某個對象你很愛,但已知你與他只能交往兩年就必須斷絕,那你今天還會繼續跟他交往嗎?」他自己回答「不會」,原因大意是「有什麼事是會讓人已知兩年後必須分手的?例如對方有婚約,那我幹嘛欺騙自己、白白投注兩年的感情?」

我的答案則是「會」。因為那時我在追 House,裡頭 Cameron 在已知對方罹癌後仍與他結婚,理由是「這麼好的人,我不能讓他孤單一個人走,因為他好到需要身邊有個人活著在他死後為他哀傷思念。」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仁醫

賽德克與井上伊之助

救人投入到一定程度,就很難中途放棄。我聯想到(也許關係不大,我聯想力很亂來)PTT鬼板曾有前救生員分享經驗。他說:救生員做不久的原因,主要不是怕危險,而是人命造成的心理負擔太大。你游去救一個人,費了很大的勁,他還活著(已被你拆骨避免掙扎),但你也快沒力了。此時你若自己游回,可以獨活;但,你放不開。——不少救生員是因為這樣過度執著而喪命的。所以新救生員一定要有另一位老鳥從旁觀察,適時從受難者身上扯開救生員。

這位前救生員網友菜鳥時期的老鳥前輩,最後在工作崗位上殉職,因為某次前輩出勤時「放不開」的那一剎那,並沒有另一位夥伴隨同負責扯開他。

我是凡俗人,沒有能力正確揣摩偉人的心境。就像 Perfecta 對我說:南方仁太偉大太理想,給人感覺太遙遠。我會愛上南方仁,絕對不是因為我比較接近偉人,而是我無理無禮的想像他身上任何一絲凡俗的味道(即使微渺),然後自以為我可以在他的身後守護一點什麼(如果我活在那世代),讓他衝刺時沒有後顧之憂。

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

我的小50前進桶后越嶺

好山,好水。機車(約40分鐘)併步行(約3小時)從台北一路到宜蘭,景色豐富,人亦饒富趣味——同伴自然是如此,途中遇見的其他團隊也是,例如那群扛著自行車爬階登山的大叔們。在山裡,兩個團隊交會時互道「你好」的機率,比在城市裡大得多。

天公作美,無雨而氣候舒爽,跟上星期大暑出遊比起來簡直是天堂。亮麗的綠意與時遠時進的沁涼水聲一路伴行。預計在看見龜山島時折返;結果,於終點一眼望去,遠山因為雲霧朦朧到幾乎辨識不出來。我們想想那就這樣罷。但同伴中另有一群人,他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又往前十百公尺尋到一個天機角度,終於拍到龜山島相當清晰的模糊輪廓(欸?)。

這些都好。但最令我深感新鮮而興奮的,是那一段機車行。當我們往烏來方向右轉,整個城市溫度就驟然熄滅,突來的蔭涼讓我誤以為進入不同世界。我的小50跑在小巷與森林間,左轉右彎;我快樂的想起《魔女宅急便》裡男孩女孩騎高速車時的壓車畫面,也想起我在佛州的愛車Corolla行駛林裡時搖來搖去的性感屁股。風與速度,綠意夾道,我滿足非常;大約在今晚睡夢中還會貪戀得再回味一次。

我的小50,13年前升大二暑假時媽媽幫我挑的好車呢。

2011年7月24日 星期日

薰衣草森林與南寮海邊

薰衣草森林入口處,定坐修行的螽斯。從我們進園到出園,沒移動半步。

香淨的廁所。洗手臺上有手工桂花皂。每間廁所都有一面大空窗,面對崖坡綠林,不怕有人從那上來偷窺。(讓我聯想到 Game of Thrones 的監獄。XD)

餐廳。

2011年7月11日 星期一

石城谷與鎮西堡


他所看到的風景,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當一般健行團領隊裝備正統的帶領身穿齊一排汗服的團員踏向潮流景點時,他隨便踩著自己喜愛的老布鞋,身後跟著一群烏合之眾(?),創意又愜意的往人煙罕至的某個哪裡前進。這樣的溪這樣的谷,清澈又清靜到讓人感覺奢侈。踏水冷冽,涼風醉人,無人記得起台北是熱成什麼樣的鬼地方。沒有人潮,整個溪谷就我們,最後一群人在各樣奇石上躺癱,入谷前的跋涉換來一整個下午悠閒的白日夢。

第二天在鎮西堡檜木林裡,拜見了晴雨變幻下的神木群;尤其霧起與擴散之迅速,和陽光時不時消失與探入,讓人見識到雨簾裡的、朦朧的、或迎下陽光的各種神木的風情。只是,巨木大多被圍上藩籬,據說為避免人為破壞(但那籬笆高度或強度其實是有心仍能穿越過去的),讓我感到些許疏離感與無力感。於是幻想有機會能造訪一個不必憂心人類與自然衝突的古老檜木林,像那座幽谷一樣,容易親近(沒有高難度行程),卻藏在某些無禮人群認知之外。拜訪它的人類一旦前來,都能夠撫摸它的歷經百千年風雨的軀幹,對它的景仰不是來自什麼藩籬,而是打從心底油然而生的孺慕之情。

以下為照片記錄:

2011年7月9日 星期六

花痴



認識韓劇《成均館緋聞》後,我才知道團名這麼日本味的「東方神起」其實是韓團。有天根本不帥,所以我聽著劇裡僕人總說「我家公子美到出水」,非常不能理解。當然,有天演技中規中矩,就初次演戲而言沒有太多可以挑剔的地方;但仍然不解女影迷為他瘋狂的原因。

只是,主題曲真好聽,副歌尾的高音「撒啦捏」哼得我骨頭都酥了。這是怎樣一個男聲?

直到昨天才知道,主題曲是東方神起唱的,而負責那個尾音的,就是有天。感情一下子拼貼起來,演唱影片裡他的淡定他的笑⋯⋯天啊我只花一個影片的時間就迷上他了!(影片有音質較好的版本,因為不是有天特寫所以沒辦法被我擺在開頭XD)

原來這群迷戀他的女歌/影迷們,許多都事先或事後知道他的百變,看著《成均館緋聞》有天的嚴肅,而偷偷回味他舞台與私下的形象,被戲服包覆的氣質,多樣而精采。真的不是帥哥,開頭影片和另一支視覺系是難得俊美的;其他或搞笑或怪異,不計形象,卻不誇飾,非常自然,恰到好處的自信。沒有花美男的樣貌,台步卻有相當的氣勢;原本只有在廣告裡才會性感的拉褲頭拉鍊動作,他在舞台上做起來卻同樣有渾然天成的魅惑。

我一直認為:其貌不揚如我的所有魅力來源,也是出自這樣的自信。所以忍不住也喜歡他。(當然有天比我好看百倍⋯⋯:P)

---
引用網友ak7531評論有天的名言:
入坑之後成為ALL控無誤!再醜也還是欣然接受,久了會習慣XD

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會動的清明上河圖

會動的清明上河圖》,氛圍相當誘人。當然你可以說我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受它蠱惑我也是心甘情願。

本展覽重頭戲為大幅動畫投影,是張擇端版。全體展出動線依次為:一、清院版清明上河圖畫幅。二、明仇英版清明上河圖畫幅。三、動畫靜態版(附簡單立體圖卡與文字解說)。四、動畫人物CG(computer graphics)過程(以掛畫展示)。五、重頭戲:會動的清明上河圖。六、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畫幅。全展覽可攝影,但禁止閃光燈。

導覽機相當值得租借,其中解說張擇端版細節的部份,可用在動線三、五、或六。我推薦用在「五」動畫上。當她說牛兒探頭伸向豬圈時,路痴如我在「三」上花了眼看不到牛,但在動畫上一眼就看清了;連「三」上沒認出的堆積如山的酒缸,也在動畫上的正店酒樓後院一下就找著。雖然只是標準官方女音,配著那流動的畫面居然可以流出說書的韻味。

動畫中白天的人物保有水墨古味,夜晚人物模樣卻非常CG,而且是CG草圖期,有點讓人出戲。我不懂白天黑夜的CG怎麼會相異,還是他們明明相同、而我眼睛判斷有誤?

以下談幾點曲折。

2011年7月5日 星期二

城市獵人(韓劇)


完全是因有人隨口說這戲是「現代一枝梅」,我才收看。果然精采。李敏鎬在裡頭有木村拓哉的味道,舞台魅力很足了。兩個人的輪廓五官都是大隻大隻(尤其都有性感的厚唇。⋯⋯對了敏鎬牙齒超大顆的!),但又都清秀。笑起來非常可愛,以前他笑我都不理的;真不知敏鎬哪裡成長得突飛猛進。

武打嗎?的確,他表現得很好,連從站定狀態突然起步飛奔都很有感染力,又快又穩,讓我回想起焦恩俊左手拿著展昭的劍穩穩不晃、同時腳步如飛的情景。更不用說敏鎬攀欄跨欄的輕盈(真的是「輕」,比「俐落」還輕),還有對打的狠準。當然有剪接神助;但反觀女主角,她身手的力量完全沒有所謂柔道四段的說服力。敏鎬的身段是真的出彩。

(這部戲的女性武打嘛⋯⋯某集敏鎬過五關斬六將時遇到的眾警衛官中,有一位大嬸,讓不打女性的敏鎬數度遲疑。她與敏鎬交手時出現的力量,我就看得很過癮。)

我喜歡這部戲導演所教授的眼神。每次劇情轉折,劇中主角驚訝時,都只有一點點細微的變化,不是什麼睜大眼圓溜溜那種,但那樣的小變化夠深邃而不可能被忽略(攝影取角也好嗎?)。尤其城市獵人在裡頭數度以黑帕蒙面,就算蒙面,那眼神仍然給得斟酌,不會故意誇大狗血。

劇情進展很快,包括男女主角間的感情;但很合理不唐突,有張力,即使男主角必須隱瞞身分,卻沒有亂用誤會哏,反而著力於描寫女主角的信任。⋯⋯只是我都沒被感動到,好像我愛人的能力已經快要缺無了⋯⋯

但是我很愛敏鎬與食重大叔之間。:D~

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Shia LaBeouf


當年《變形金剛》上映時,對機器人毫不感興趣的我衝著 Shia LaBeouf 看院線首映。別人問我怎麼會迷 Shia?嘖,當然是美色啊,難不成是演技?他演得很自然,但我之前只從《Even Stevens》知道他,這種 Disney 少年家庭影集是能看出什麼演技深度?我純粹看著他的笑容一直傻笑,從上面那張照片你一定能認同他正太時期是有多萌啊⋯⋯。(欸,他長大後的外貌倒變得不是我的味了。)

但,就算《變形金剛》也看不出演技深度(我只看了第一集),他演丑角仍然自然得讓人珍惜。流暢,誇張時沒有僵硬的轉折或冷場;不是那種讓你保持距離的某個小丑戲子、丟了一堆雜技球或包袱差點要砸到你,而是會讓你忍不住伸手觸摸親近的那種。

最近 Shia 的口無遮攔上了影劇娛樂頭條(貶低自己演出的電影,又明快承認緋聞)。透過報導,我才知道他有一對難當重任的不良父母,造就了他的苦悶的不良童年;而能夠生活在《Even Stevens》裡被他視為是童年中最棒的一件事。眾多八卦新聞中,《Details》這篇訪問寫得感性;Shia 在被問及他與 Megan Fox 的緋聞時,他說他永遠無法理解「戲」與「人生」如何分開。

然後我想到我寫的這段⋯⋯。戲,無法抽離也拒絕抽離。

Shia 在演藝圈裡會活得很傷,我想。

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秀姑巒溪泛舟與海域賞豚



*序

行前我打電話給主揪時,我最後問:「主揪,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呀?總不能一直叫你主揪吧?」

主揪:「叫我大哥。」(煙)←想像

⋯⋯哇~這麼豪氣!而事實證明,他真的是大哥,把我們這群小弟小妹照顧得好好的:供住供用,早餐好大包,看人穿短袖擔心晒傷會念對方好幾遍,但念起來不是婆婆媽媽的念,而是⋯⋯就是很阿沙力的念!(讚)


*秀姑巒溪泛舟逸樂行

適逢鐵人三項,台上長官們致詞到底下一堆哀號卻仍欲罷不能。最後終於興沖沖下水,但陽光太明媚風太涼爽,導致我們九人組整個安逸到廢:很熱衷打水仗(尤其是熱衷被人打得全身透沁暢快),卻幾乎都沒在划(但我們偶爾認真划時好像也沒什麼前進⋯⋯)。最刺激的地方是湍急彎流處,大家緊抓橡皮艇中央繩索,被不規則溪石上的湍流弄得大旋大顛過癮之至,擱淺在中央大石上時還得拚命坐在橡皮舟裡搖屁股,然後等著溪流猛然把我們推下墜。其他呢,就是慢慢的欣賞秀姑巒溪這樣出色的好山好水,兩岸森林蓊鬱的綠和石灰岩蜿蜒的紋,在陽光下尤其鮮明有層次。藍天下盤旋而過的大鷹英姿,我們也沒錯過。

(天氣真的讚。溪風除了在偶爾幾段薰暖,大部分都涼爽。有酒糟膚質的我本來擔心太曬,結果一路下來都算舒服。但我防曬做得好:帽沿大,有帶手套。我看有隊友不斷將溪水潑上來澆手。)

然後,我們變成最後一名。對,真真正正最後一名,連特意墊底的幾船工作/救生舟,都在我們中途靠岸讓隊員解放時不屑一顧的離我們遠去。我們淪落成亞細亞孤兒的危機感漸漸湧上⋯⋯

然後,轉折來了。

2011年6月14日 星期二

《放下相機,開始觀察。》引用:
對我來說,觀察總像是在電腦螢幕上進行的,而非在自然野地進行的。簡言之,我花在一隻昆蟲身上的時間,很可能是野外不到一分鐘(對焦並按下幾次快門的時間),電腦螢幕前卻是數十分鐘,甚至超過一小時(進行外觀比對與資料搜尋)⋯⋯

---
前陣子在〈森林的洗禮〉裡大大炫耀了我超牛的手機XD,朋友也叫好。但我的心路歷程不只是得意而已,其實我曾遭到棒喝。

那天大雨,光線嚴重不足,尤其在森林掩蓋下。我人眼看出去的世界已經是暗得不清不處了,手機螢幕看出去的更是烏糊;尤其是那篇網誌倒數第二張,照片原始檔幾乎什麼都看不到。

當照片全體被電腦簡易調亮後,我檢視成品一次又一次驚豔,累積到最後簡直心驚到手心冒汗了。心裡大問:

「天啊,人眼當時究竟能漏看到什麼程度?」

強度不亞於上面那個問句的,是另一個問句:

「天啊,照片後製究竟有沒有添加了什麼多餘的上去?」

我們知道,一個好的攝影師,一定有一雙好眼,和深刻的感受力。雖然很暗,至少當場的我有直覺這會是好的構圖,所以還是按下快門。但本文一開頭那個連結,提出了另一個觀點:

相機,
相較於人類直接的視覺嗅覺觸覺,
相較於色彩辨識不健全的色盲。

在此分享給大家。我覺得最神奇的就是那根綠色卻好吃得不得了的香蕉。:D

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一枝梅



焦恩俊之後,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迷戀一個演藝帥哥。

熟識我的人知道這很難得,我喜歡的男人多不是以亮麗的外表出名。在我渴求武俠劇多年、台灣戲劇環境卻已多年無法提供製作武俠劇的條件後,我不抱期望的撿起韓劇《一枝梅》。不抱期望是因近期大陸武俠劇華麗八股,沒有讓我煞到的點;做為一部聽來也八股的身世謎復仇劇,《一枝梅》究竟能有多脫俗?但,我還是想要武俠,而且我知道準基舞跳得好。結果,我一開頭就從第七集開始看,抓到了他從一個痞子變身成暗黑一枝梅的精華橋段——朋友都知道痞子型是我的愛XD,而劇情畫面沒過多久就屢屢呈現我初衷念茲在茲的武打。什麼都有了,這教我怎能移開目光?

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青花瓷


不知為何,從「笛音」過後,我就一直哼著這首歌。

更久以前,我讓台下的孩子拿出筆好好運算某個式子,但一群人只望著台上的投影片發楞。我說,怎麼的?都不聽老師的話囉?男孩無厘頭的答:我們只聽媽媽的話。

我:「唱,我就放過你。」

他:「⋯⋯我不會唱⋯⋯」

我:「欸,我也不會。我對周杰倫沒有愛。」

此話一出,台下的孩子都嘩啦嘩啦笑叫,俏皮的說周杰倫被老師打槍。我好想解釋喔(像這篇末段),不過語文造詣粗糙的我也不想當眾造次。就這樣嬉笑帶過。

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平溪孝子山、慈母峰、普陀峰、中央尖!


怎麼好玩成這樣啊我的天!
孝子山、慈母峰、普陀峰的步道與階梯真趣味,難度低卻走起來超有成就感,
像是一個初級跳舞機遊戲卻跳起來漂亮又變化連連。
一下就精采繽紛的走完了,意猶未盡啊~

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超美 Wave


1:08 那裡,超美的波,整個軀幹就是一打浪(全螢幕播放更明顯,貼身背心下肌肉浪)。我嘗試模仿只看到鏡子前的自己在那裡前扭後扭而已,完全沒有浪狀。

這時不得不說 QuickTime Pro 慢速播放真是好物!第二句 Oh Ma Boy 其中一腳重心往後,那時的重心分解比較明顯,因為前腳在重心坐下時抬了起來,於是你可以由身體每個部位的角度判測重心分布狀況,整個流程就變得很好抓。練起來之後,就可以以此類推到第一句 Oh Ma Boy 腳併攏時的重心移轉狀況了。:D

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笛音

古裝劇不都這麼演的?男主角走入深林聽到琴音,尋音而去發現涼亭下彈琴的美麗姑娘,驚為天人,然後兩個人就步入禮堂了啊哈~

今天全校區的人都聽了一整個下午的笛音。我在七樓埋首工作不甚留意,回過神來才發現他應該已經吹了幾小時!而且也吹得太好了吧,一度懷疑那是錄放音機。放下工作尋找音源,在一樓外頭繞了一陣居然沒見人,於是儘量留在聲音旁邊爬到二樓去,出陽台往下望時⋯⋯

啊!帥哥!

2011年5月15日 星期日

森林的洗禮


1. 原來捷運台電大樓站是方便臨停的最佳集合地點!我在現場抓著一堆集合團隊認賊作父(誤)(「你⋯⋯你好,我是球球,請問我是你女兒嗎?」),直到真的打了電話才成功認組歸宗。

2. 今日,傾盆大雨掉的是狗跟貓。我已經十年沒有這麼浪漫過,浪漫到一整天雙腳濡溼趾頭泛舟。居然瘋狂成這樣,我們,或撐傘或穿雨衣,在馬武督探索森林裡踏過滿淹的泥濘、盤結的樹根與滑不溜丟的地殼上升海裡岩。徹徹底底,我們被大自然由外到裡洗了一回。

2011年4月5日 星期二

淡水遊 之 原來我的手機照相這麼威

你名為淡水


水筆仔做午操

少女一:「左邊的花好漂亮啊,是什麼?」少女二:「小雛菊嗎?」
不願具名大媽:「告訴你們!中間這個叫白菜!右邊這行叫高麗菜!」

2011年3月20日 星期日

日本地震

「日本的冷靜」vs.「台灣的暴走」,你確定最值得信賴的必定是前者?

今天去全聯買菜。站在有機蔬櫃前,旁邊大叔經過,驚嘆:「哇你買這麼多菜!」哎喲,因為我延續了在美國的習慣,一次買一星期的食物。他又說:「台灣人真幸福耶,日本都買不到這些。」我一時沒會意過來:「啊?日本沒有有機蔬菜?」他說:「⋯⋯不是啦!是日本地震很可憐,食物都沒有了。」

但仔細一想,食物都沒有了,很多是被非災區的人搜刮走了。災區仍有很多人還餓著啊~

請回想這幾天各新聞或網路媒介所呈現的「日本危難處理能力的優質」和「台灣媒體的失態」,再看看爵士狗這篇,你也許會有另一種感受。

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

Tangled - 幕後花絮真的很重要



看完電影一定要回顧,味道是加乘的、綿延的,越來越濃郁。若不回顧,我根本沒想起半年前想看 Tangled 的動機是來自那部超騙人預告片裡公主矯健的身手(然後這部預告片有八成畫面最終都被剪掉了!)。所以,當我跟別人說這部片對我而言有很重要的意義時,我指的並不是漂亮的武術與女性颯爽的魅力(雖然我有這種風味喜好),而是⋯⋯(先賣關子)

2011年2月5日 星期六

我的新年

當我這一輩的孩子們聚在一起時,我根本判斷不出長幼。當然,最小的安明顯是幼稚園蘿莉(而且萌到極致!)。但目前大三的在其他讀國中的孩子之間根本沒有姊姊的樣子(不是說她為老不尊(?),單純是指外貌與身段)。大四的瞬與國三的璋看起來同年,這對表兄弟的嗓音與語氣甚至難以分辨,同樣有變音期的低沈(誰來告訴我為什麼瞬到大四還在變音期?),和少年的急躁與青澀。

這群孩子裡,只有我在圍爐時上主桌——我的年齡比他們每個都要老得多。很好奇我在他們眼裡是什麼樣子?是「那些大人」?還是跟我看他們一樣:看不出長幼?

「你知道我幾歲嗎?」我問璋。

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系友會

1. 我的高中老師跟我的大學老師是高中同學與大學同學。我是高中老師與大學老師的隔20屆大學學妹。我是大學老師的同事。

2. 高中老師抱怨我回國沒跟他說(其實是他漏接我電話),也抱怨同學們結婚都沒請他吃喜酒。

3. 高中老師規定我三年內要找到對象,不然就要給他紅包。這句話他十幾年前就講過。(⋯⋯所以我欠他多少了?)

4. 他給我的交友建議:「感覺對就好。」但我從十二歲以後就已經是感覺派的了啊!(十二歲以前是外貌協會。)

5. 我幫高中老師複習同學們的名字綽號。

老師:「對,還有一個叫『大頭』的,他現在怎樣?」

我:「⋯⋯老師,叫『大頭』的就是你⋯⋯」

6. 再次強調:今年六月校慶是十倍級(90級、80級、70級⋯⋯)系友回娘家活動!活動內容豐富,也會幫忙安排住宿,細節會另外公告。大家一定要來喔喔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