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12/31

今年元旦時,我寫了一篇徵友文。寫得太可愛了(自以為XD),所以在今年最後一日貼上來留念,如下:


大家好!我是球球。有件事我一直覺得很納悶,就是我不只一次被朋友說「好好笑」,可我一個人時卻半個笑話也想不到(就像現在⋯⋯)。但當我面對人群、與大家互動時,台下的人們就會笑得花枝亂顫。

(這題的速解是可見我本人長得很好笑,啾竟是不是這樣大家待會兒就知曉了。)

我後來覺得:其實是我需要人現場打中我,讓我開竅。

我不只十次被對方告白說:「我第一次跟人講這麼多話/聊得這麼盡興。」其實不是我厲害,是你厲害;你光一個眼神,就撩到我的胳吱窩~我歡歡喜喜回應你,從容的期待著你再丟回來。

我愛上「拋接」這個詞,而且還相知恨晚,明明是這麼簡單的意念,我等到看了 House M.D. 才茅塞頓開心花怒放。

我喜歡對話的默契,喜歡即興的默契。我沒什麼創造力,可是陷入情境裡時,小小的聯想力就開懷得風生水起,所以總是恰如其分的回應了你的哏,像搭訕一樣讓彼此驚喜。

元旦清晨,我準備下樓離開空蕩蕩的辦公大樓。(前一刻在看煙火⋯⋯我這輩子的第一次101煙火喔,)電梯門打開時,我往裡突然看到梯箱地板前緣用四張便條紙貼了「2」「0」「1」「2」,我走進去時心裡覺得好甜~我喜歡這種來自陌生人含蓄的搭訕,而且我本是個窮開心全意融入什麼也看不破的;所以即使理性一小角猜得到下一幕,當電梯抵達一樓開門時,我還是好驚喜的往外看到一樓地板沿著電梯口貼了「2」「0」「1」「3」。


雖然常被人說「你好好聊,我喜歡跟你談天~」,可是我幾乎沒遇過讓我變成狐狸的小王子(幾乎⋯⋯)。我期待的不只是撩到我的胳吱窩,我很希望可以找到一個人,是能打中我心裡那種,很有默契、古靈精怪又相互信任的,彼此怎麼拋接都不會掉。

會讓我想多了解一點的你:(以下都是加分條件,不是必備條件喔)

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

戀愛


愛上這支雙人舞(尤其男主角的表情與笑容整個融化了我>///<),然後順手就把這對小情人的作品和戀愛故事整個補完了。實在好幸福啊~

--
剛剛發現 Keone 也幫一些韓團編舞,如2NE1、2PM、Se7en、B1A4⋯⋯。

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臺語正字化


高中國文課時,老師說他有個自詡為鄉土作家的朋友,為了幫「餓」找個看起來符合臺語發音的字,左思右想,終於湊出了「飫」;瞧它部首對了,形聲也對了,還真沒道理不對!朋友很滿意,從此都用「飫」這個字表達肚子餓。

聽完這位朋友的高談,老師默默把字典翻好遞給他,上面印著:

「飫,飽足也。」


長大後,見過很多臺語歌MV,歌詞字幕常選一些不符原意的錯別字。我一直很希望有什麼完善的系統可以幫助改變這種狀況。(⋯⋯不過當我發現今日連國語MV都錯別字連篇後,我想我是否不能要求太多⋯⋯)

然後,萌典臺語版出現了。萌典創始人au甚至很可愛的幫這首CC授權推廣曲的字幕進行正字化。而我撿了他的成果,重新為原影片上字幕。這會兒,我們就一起來看一下臺語的正統用字吧!


--
為了符合標題定下的水準,害我整篇文章都不敢打「『台』語」。XD

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Conan,鸚鵡,與鱷魚

翻譯作品。



註:很多人發現 2:55 鱷魚頸下有一個開合的小眼。根據參考資料所述,那是一種喉腺,但具體功能未確定。有人認為它是麝香腺,但被其他人推翻,因為該喉腺打開外翻時並沒有釋放出任何氣味。另有研究者發現鱷魚把這喉腺外翻的時候,都是牠生氣的時候⋯⋯

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審美觀


原畫(自動鉛筆超難著色orz)

PhotoShop後(誤)


最近在fb上寫了一句話:

「我交不到男友的原因。」

就只有一句話,甚至不是問句,但下面引來一陣討論。比較奇特的是來自一位男士的答覆:

「因為你不夠入世。跟馬英九好奇他做得不錯為何大家還是嫌棄他一樣,他不會因為有了幕僚就能變成孫運璿。」

⋯⋯說實在,我完全看不懂。雖然我相信「應該聽男生的建議,不要聽女生的」這論點,但只聽男生卻聽不懂,那真的等於有了幕僚也無慧根回天。

所以我只好再引用一個來自女生、但至少我聽得懂的答覆:

「我覺得是妳太耀眼太鮮活了。(對不起,我文學造詣不好,不懂如何貼切形容。)」


(可我覺得你形容得活靈活現啊~)


一開頭說這不是徵答,因為我自有答覆:

深層原因說來話長,但有淺白(而且符合鄉民期待)的版本:「我長得不夠好,眼光卻太高。」什麼叫眼光太高?就是我只會喜歡上「善良又會調情」的人,但這種好男人應該有「美麗善良又會調情」的美女來搭,就沒我的事了。XD

至於我曾因為任何一位美女而失戀嗎?倒是不曾。可是年輕時男女雙方都有多年朝夕相處的時間來愛上彼此;現在正值通俗適婚年齡末期,男方沒時間,應該看不到我了。

有一個微妙的地方:我覺得我是鮮活的 vs. 男方看不到我。所以,我越認真、越顯鮮活,我在男士眼前卻會越趨隱形。

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鋼琴教學:如何彈出性感?(CollegeHumor)

翻譯作品。


影片其中一句:「Notice how I didn't make any easy pianist jokes 'cause integrity is sexy as well.」(注意到沒?我從不隨便講鋼琴師笑話,因為正直也是一種性感。)

註:這裡「pianist jokes」暗指「penis jokes」,而 integrity 暗指「處子之身」。應該不是我思想太邪惡,而是CollegeHumor太常講黃色笑話⋯⋯(遠目)。pianist → penis 也的確是常見哏(例如xkcd這則)。

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寫手] 果陀《超級奶爸》


(12/13(五)晚,國父紀念館。果陀官方消息。)

我想我摸清自己的脾性了。這齣戲的「基質」非我所好的原因,是它主旨為淺白而明顯的道理。這容易被我歸類為說教劇(就像許多清新上進的日劇一樣),即使它是喜劇;畢竟喜劇歡笑成分本來就大多不是我感興趣的元素。

但有一處非常讓人懷念的地方,就是餐廳那場所有人相遇的橋段。這段風格幾乎是諜對諜,又衝突又和諧,對白與動作遠近銜繫交疊,節奏緊湊而搭配絕妙。我最喜歡這種讓人喘不過氣的過癮,立刻在台下樂得鼓掌大叫。⋯⋯為什麼說「令人懷念」?因為我想起顧寶明的另一作品《暗戀桃花源》,也是兩戲交疊。

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寫手] 創作社《逆旅》


(11/29(五)晚,水源劇場。創作社官方消息。)

看到我的名字,她抬起頭,笑容綻得熱情又害羞,對我說:「你是來⋯⋯幫我們寫文章的嗎?」

「是的。」我報以微笑。


***

我潛入一間私人小教室,開了燈;亮晃晃的白板前,空氣沈靜得像是在密謀醞釀什麼,日光燈管兀自嗡嗡低鳴。挑了一個位子坐下,把書包裡的高中課本拿出來。但心定不下。

於是,起身,把窗簾拉開,傍晚的夕陽光嘩啦一下子傾注而入。與夕照同時湧入的竟是一串細碎的笑語聲;透過半掩的窗戶,我看到兩個女孩在交談。

「外面的工錢明明比較多,媽媽卻總愛找大學裡的灑掃工作,還非得帶上我們兩個在她掃地時陪她呢。」妹妹懷念的說。

「大概覺得讓我們沾點大學味,以後就能出人頭地了吧!」

妹妹看向說話中的姊姊,回道:「媽媽也很愛學習,她最喜歡聽別人說書,講些有的沒的。還曾經很迷謝雪紅吔,每次提到她,眼睛都發亮!」

「謝雪紅?」姊姊不以為然(又隱隱帶著憐惜)的回道:「媽媽怎懂這號人物?謝雪紅和廖添丁對她來講都一個樣兒啦!」兩人笑鬧一會兒,姊姊沈吟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說:「如果是媽媽,不知會怎麼幫你選對象?」

妹妹一愣,笑了起來:「她都看外表,一定選最帥的那個啦!」


「義心!」身後遠方的呼喚聲把我從兩姊妹的笑語裡拉出來。我回頭喊:「幹嘛?」教室門外傳來回應:「你隔壁間有個畚斗,幫我拿過來好不好?」我一邊說著「好」,一邊回頭想把手上扶著的窗簾綁起來,卻發現樓下長凳上那一對姊妹——不見了。


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火狐與雪


(測試:下面是一個不必對時間軸的美好世界。)

狐。犬科中神乎其技的聰慧角色。

深雪覆蓋了達科塔州的黑丘;而在冰毯之下,無數田鼠蠢動。在這狀況下打獵,看起來盲目無望,但狐不這麼認為。驚豔一躍!他成功捕獲三呎白雪之下的野鼠。

他到底怎麼辦到的?

其實他正藉著感應某種東西來導向。但這需要龐大的專注力,他要求絕對的安靜。他的雙耳能聽到深雪之下最細微的走跳。

但這有一個不明顯的蹊蹺之處:他幾乎總是徒勞無獲,除非他正朝北方。

這怎麼可能?聽來難以置信,但科學家認為他能感應地球磁場藉以導向,計算並規畫他應跳躍的軌跡——就像導彈能計算軌跡擊中標靶一樣。而任何使他分心的東西,哪怕再小,都能讓他困惑得發狂亂跳。

但,只要他對準北方⋯⋯他捕獲美食的機率就高達近 75%。


--

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媽,親一下

每次在PTT Drama板看到有人徵舞台劇演員,我都好想去。

小時候睡前,我跟媽說我好想演戲喔,她說乖,把眼睛閉上。我閉起眼,等了一會兒,聽到她說:

「可惜你眼皮會抖吔。你要練自然一點,不然以後就不能演睡覺了。」

小學時在班上演話劇,只要劇情需要,我都是三秒落淚。高中時最想參加的是戲劇社,但因故沒有如願;不過一直記得我在班上英文話劇裡演過超威、聲音超雄厚的美術館館長。博班時,我當過好萊塢電影的群眾演員

⋯⋯可惜至今從來沒有一次參與過正式的演戲,演正式的角色。

剛剛發現《媽,親一下》裡的阿嬤是素人演員。說不定我也可以等到那個時候吧。:)


--
九把刀《媽,親一下》節錄
(校稿:「單人房的品質可不『只』是雙人房的兩倍。」)

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燦光寮-半屏山-茶壺山連走


(交通:8:00忠孝復興站1號出口,搭8:25基隆客運,單程刷悠遊卡100/人。)

標題就是「去金瓜石玩」的意思,我一直到現場撞上芒海才知道。可憐穿短袖的我在鑽芒海時刮出血痕、在泥濘陡坡上滑倒三次、在狂風中因亂髮遮眼誤踢巨石腫大包,可我還是樂到無法無天,沈迷於這種變幻風騷的地形裡。之前還覺得九姑娘說「球球最愛那種&*$@的地形」是言重了(我OS:「明明你自己也愛玩~」XD),現在我覺得九姑娘應多說一百遍,這樣她每次揪這種團時就都會記得帶上我這個跟屁蟲了。

這回遇上好幾團外國登山客,使用語言有三種以上;他們被芒海狂風吹得踉蹌,被陡峭裂溝嚇得驚呼,可是從頭到尾都笑意滿滿,一副又讚賞又享受的樣子。特地搭訕了他們之中好幾個人,而我自己被他們欣賞台灣郊山的模樣逗得好驕傲哪。

最後,謝謝這次的夥伴們(我真的好感激自己沒錯過這團):九姑娘(主揪)、丟丟、雪野、吳老闆、Ken。謝謝~

以下,相機照片:

晴日預告

⋯⋯說真的,後面太興奮太刺激,
以致我根本忘記一開始的這個是哪裡⋯⋯


神社

2013年11月21日 星期四

樹之謎(by Veritasium‎)

翻譯作品。影片右上角可切換字幕顯示(CC)與畫質(HD)。

爬山的時候,大家會不會覺得「樹居然能長這麼高,超級詭異」呢?

「這有什麼好詭異的?樹天生就高啊。」

可是你知道嗎?物理告訴我們:如果你用一條超長吸管吸水,你最高只能吸到10公尺高。但是,很多神木可以長超過一百公尺,水份可以一路運到最頂端的枝葉。

這究竟是什麼巫術?接下來,就是見證並破解奇蹟的時刻~



--
身為顯性樹控,我不得不翻。
⋯⋯樹啊,真不枉我傾盡一生來愛你。

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Conan試車:2010福特Taurus SHO

翻譯作品。影片右上角可切換字幕顯示(CC)。


2013年11月18日 星期一

XIA Incredible 快閃


睽違一個多月,團員們跟我說:「慘了~我都忘光了~」很不幸的,跟上次快閃不一樣的是:他們這會兒說的是實話。(囧)

這次快閃真是障礙賽,甚至連這支影片都不是我們當天跳的第一場。可今天怎麼還是這麼開心~:D,成果也看起來比我想像得好——大概是因為我們練舞時穿得實在邋遢XD;正式上場時,衣裝與精神都認真起來了,畫面就是不一樣。但一場從11點弄到下午5點的障礙賽,無論如何還是很累人;最後這跳,心神與腳步都有點虛浮了,不過大家都還是很認真,我看了心裡可暖的啊。(⋯⋯請原諒那位實在記不熟舞步的團員,他都自戴口罩遮羞了。XD)

舞敘共三次:9/22、10/13、11/17。為了讓團員安心,我一開始就把目標定為以0.9倍速表演;饒是如此,第一天的0.5倍速練舞仍然嚇走一堆團員。當影片中的這些孩子們留下來再度出現在10/13時,我真的很感動啊!

11/17這次練舞,最大的難關就是音樂鬼隱!我們的音箱缺電罷工,求了地下街店家讓我們充電(索75元/1.5小時),沒音樂時我得邊跳邊唱,ETBlue都管喊我「可憐的孩子」了XD。就這麼支離破碎的幫一些團員們把忘掉的舞步撿起來,這時候我特感謝那些沒忘舞步的朋友們,你們真是認真的好孩子!

快閃第一跳在松山文創園區噴水池前。松菸本就是我們的候選地點,因為我們覺得它觀眾多,空間也夠,環境又美,而且我覺得散步中的人群應該比台北車站大廳席地而坐的觀眾容易嗨。

⋯⋯我錯了。在噴水池前,我特地選了「喔喔喔喔喔喔」加長版(舉起手臂簡單搖擺那段),希望能帶動路人們一起跳。可是我喊了半天「大家跟我們一起跳舞呀」,每個路人都只是直盯盯的看著我們,完全沒有動靜。我低頭見到一個似乎眼神熱烈的小蘿莉,搖著手走向她說「小美眉跟我們一起跳舞好不好」,她銀鈴般的嗓音果決的回應我:

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再訪桃源谷

桃源谷連走草嶺古道,18公里,從早走到晚,真嚇壞了我邀請來的老朋友小惠——連我都在撞見那座小山時嚇到了啊XD。本以為這條歸途大馬路直通車站,沒想到居然殺出一座小山,需出動手電筒爬黑森林。小惠鮮少爬山,這次行程並不容易,真該摸頭嘉獎。

九姑娘帶來的瑪爾濟斯「妹妹」更不同凡響;分明是嬌嫩的大小姐,這18公里卻幾乎全程自己踏完(謎之音:動力是前方旅人帶的那幾隻帥狗)。這週末各地多是晴天,東北角卻連日陰霾,只有在桃源谷草原上看到一咪咪陽光,視野從不到50公尺頓時綻放成數百公尺,於是看見妹妹瘋了似的追著狗朋友們在草原上奔跑。

視野太受限,但東北季風下的濃霧四處竄流,慷慨激昂,現場看起來很帶勁,可惜小相機拍不下來。

截至今日,我收集到桃源谷晴日與陰霾下的兩樣風情了。謝謝各位朋友這週日的陪伴:九姑娘(主揪)、丟丟、小光、吳老闆、惠、雪野。

以下,相機照片:

幾何

可愛女人

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寫手] 果陀《步步驚笑》


(11/08(五)晚,新北市藝文中心。果陀官方消息。)

這是我加入寫手計畫的第一篇文章。寫手計畫是邀請平民觀賞舞台劇,平民在觀劇之後寫下因劇而生的什麼。感謝藝文票券折扣網與果陀。

平民如我,再過13年,就到了漢耐自問「我為什麼要回到倫敦」的年紀。您比我猶疑呢,我回到台灣時多麼篤定。

我生活中對「幽默」相當渴求,卻對舞台喜劇相當嚴苛。照道理我應該多多藉著喜劇汲取我覺得生活中少遇的幽默元素,可是戲劇與生活的差異在於:前者的笑哏經過預謀,而且量大;而後者來自面對環境時即興的靈感,可遇不可求。會讓我動心的,是即興抓住環境細節那種聰慧。所以要我融入喜劇裡的笑哏,我必須先做一道工:忘了「預謀」這件事。

而我常常沒有成功。相對而言,我融入悲劇卻相當容易,因為演員的眼淚是即時的,他的痛楚在與她演對手戲時被激發。

⋯⋯等等。我寫到這裡突然想起:難道演員的「笑容」不是即時的?


2013年11月7日 星期四

Conan與MIT教授一起轉戒指

翻譯作品。


1. 編劇罷工事件

2007到2008年間,好萊塢遇上編劇大罷工事件,當時NBC的Late Night with Conan O'Brien節目也因此無劇本可演,全靠主持人Conan天馬行空亂掰。這段日子裡,Conan好幾次在排練和正式節目中轉戒指殺時間;轉到最後,「旋轉戒指」都成了此時期的節目奧義(?)。終於在編劇罷工結束前夕,他邀請到MIT物理教授Peter Fisher上節目,一起締造轉戒指新記錄,畫下完美句點。

(MIT相關報導:http://web.mit.edu/newsoffice/2008/physicists-tt0305.html

而這段編劇罷工時期,為許多Conan觀眾懷念且津津樂道;有人認為那是Conan最不受限、最能展現個人創意的時候。


2. 章動


(圖片來自Wikipedia)

R是轉動(rotation)。
P是進動(precession),指物體轉軸斜斜的繞圈,例如陀螺軸針斜斜的繞成漏斗樣。
N是章動(nutation),指物體轉軸來回小擺動。

相關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hVKz9G3YXiw


3. 高爾夫球上的許多小凹洞


(圖片來自livescience

小凹洞的主要功用是在球表面上造成氣體湍流(turbulent flow),形成一層低壓的湍流層。湍流層比普通氣體層能貼住球表面更久些,一直貼到球後面才離開,所以球後的低壓氣體尾巴軌跡比較窄,於是產生的渦流(vortex)較小,所以空氣拖曳力(drag)比較小。


4. 時光旅行會造成宇宙爆炸?

嚴格來說,是「回到過去會造成宇宙內崩」;「內崩」(collapse)是「大爆炸」(Big Bang)的相反。理論計算得出:一個能回到過去的時光機,必須有能力收集全宇宙一半的質量,相當於內崩;而且內崩的速度比你回到過去的速度快,所以你來不及回到過去救回宇宙了。

但是「前進未來」是可行的,只要你的速度達到光速。(這個世界的定理恪遵「因果」,「前進未來」不像「回到過去」一樣會破壞因果。)但若你的速度不到光速,你會在附近創出一個黑洞把你自己吸進去,遊戲就結束了。

(參考資料:Farhi教授(Fisher的同僚)的訪談 http://edition.cnn.com/2012/10/02/showbiz/movies/looper-time-travel-pierce/

這段影片經過剪輯。原版裡,Conan在聽到宇宙會崩潰後,回答:「Big whoop. Small price to pay to get to meet Lincoln, you know?」(大慘劇,但若能夠看到林肯,這只是小事。)Conan是林肯迷。


--
我一定是夠宅才會翻這部。(挺)

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高空彈跳] 身為當天第一位成功跳下大漢橋的女生

我前面那位女生在爬上橋欄時猶豫了,喚著「等一下等一下」,抬起頭向教練和四方送出求救的眼神,然後突然指著我說:

「可不可以換她先跳⋯⋯」(我OS:「⋯⋯咦?!」)

於是,我就上場了⋯⋯orz

教練們借我肩膀,讓我扶著爬上橋欄。

教練:「雙手平舉~保持微笑~」
(大家全笑了)

起跳預備(表情有嚴肅到)

教練:「三、二、⋯⋯」

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

Conan O’Brien 對哈佛畢業生的演講(Part 2)

此次翻譯作品:Conan對2000年哈佛畢業生的演講(第二部分)。影片右上角可切換字幕顯示(CC)。



原影片下附的逐字稿(有些微缺漏):
http://www.allowe.com/laughs/book/COBspeech2k.htm

解說:

-「Ted Koppel在搞什麼?」(What's wrong with Ted Koppel?)
Ted Koppel是夜間新聞節目 ABC News Nightline 名主持人。Conan想嫁禍給Koppel,誤導聽眾以為站在台上的自己是Koppel。

-賽車條(racing stripe)
賽車引擎蓋上那條縱貫的條紋,讓賽車易於被辨識,也可幫助賽車手在車身打轉時對齊車道方向轉回。

-「這個節目前所未有,它將讓電視影集蝙蝠俠Adam West重出江湖。」
Adam West過去在電視與1966年電影中飾演蝙蝠俠。Conan為他做的新節目則是《Lookwell》,只首播一集(美國以「pilot」指稱用來試水溫的第一集)就被腰斬。

-「它和新斯科舍省電視收播畫面的收視率不相上下。」(It is actually tied with a test pattern they show up in Nova Scotia.)
「test pattern」:電視收播時的測試圖型定格畫面。例如這些: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test+pattern&hl=en&tbm=isch
「Nova Scotia」:加拿大一個小省,跟Part 1裡的台灣一樣是躺著也中槍。

-「就讓Conan O'Brien的《Late Show》作古吧。」(Let the Late Show with Conan O'Brien become the late Late Show.)
「late Late Show」:第一個late是指「已逝」,故意與Late Show疊字營造聲韻節奏感。Tom Shales的評論文裡使用了許多修辭學,如下:
1.「He giggles and jiggles about and fiddles with his cuffs.」(「格格笑」那段):giggle等三字韻腳相同。
2.「whitest white men」:疊字。
3.「O'Brien is a switch on the guest who won't leave: he's the host who should never have come.」(「讓觀眾立刻走人」那段):對仗(guest vs. host,leave vs. come)

-「讓他回到他原本的身分:Conan O'Blivion。」
oblivion是「被遺忘」的意思。評論家故意用此字冠成Conan的姓。

-「鐘狀曲線上美好的那區」(the sweet side of the bell curve)
bell curve:長得像鐘的數據分布曲線,通常指高斯曲線。
the sweet side:指曲線靠右那區的高成就者。

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Conan O’Brien 對哈佛畢業生的演講(Part 1)

此次翻譯作品:Conan對2000年哈佛畢業生的演講(第一部分)。



原影片下附的逐字稿(有些微缺漏):
http://www.allowe.com/laughs/book/COBspeech2k.htm

解說:

「上次我被邀請來哈佛時,花了我 $110,000。」(The last time I was invited to Harvard it cost me $110,000.)
此指哈佛大學四年學費。Conan是哈佛校友。

「Rob Lowe演的電影。」
我猜是1983年的Class吧⋯⋯海報說明一切XD。Rob Lowe的作品我只看過白宮風雲而已。

「A-ha 音樂」
應該是指1982成立的挪威樂團「A-ha」。

「來自南方小州的州長」
指阿肯色州州長比爾柯林頓,於1993到2001年任美國總統。於第二次任期內爆發萊文斯基性醜聞案。

「重現犯罪現場」(reenact crimes)
找演員飾演加害者與受害者,讓觀眾中的可能目擊者想起自己曾目睹該犯罪。影片舉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Pfn2gITQsE

「相片名錄」("face book" or "facebook")
美國大學為新生製作的相冊通訊錄,可以是印刷版或線上版。上面顯示每個新生的相片、簡介與聯絡資料。
比較:
(1) 畢業紀念冊的英文則是yearbook。
(2) 現在盛行的網路社群Facebook,正是起源於Mark Zuckerberg在2003年駭了哈佛各大宿舍的「facebooks」取得資料而成立的網站,最後慢慢(迅速?)演變而成今天的Facebook。

「把台灣數百人壓扁」(killing hundreds in Taiwan)
舉台灣為例,應該是因為台灣人口密度有名的高。

《佛羅倫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Florence)
指的是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笑點在當Conan聲稱「知識跟隨你一輩子」時,他卻連劇名都(故意)記錯。

Henry Adams
美國已逝記者、歷史學家兼小說家。

「Flannery O'Connor和William Faulkner的文學早老現象」(Literary Progeria in the Works of Flannery O’Connor and William Faulkner)
此為Conan論文題目,摘錄可見此: http://neeha.8m.com/features/krunk10.html

Pauly Shore
美國喜劇演員。

2013年9月22日 星期日

[練舞] 俊秀 Incredible


在快閃之前,我根本沒想過要練Incredible。但快閃讓我認識了Debbie;要知道:要在身週找到一個跟我一樣愛舞、又同時愛俊秀的人,有多麼不容易。就像在美國的Madeline要找同愛楊宗緯的歌迷聚會時,都得跑去亞特蘭大,到最後她就真的搬去亞特蘭大了⋯⋯(?)

(回歸正題)然後Debbie問了我一句:「你什麼時候會把Incredible練起來?」

⋯⋯我從沒想要練Incredible,因為我這張臉實在不俊,跳這種帥舞並不討喜。(是否我長這張臉跳什麼舞都不討喜⋯⋯(哭),從以前到現在大家都對我說「你看起來就不像是會跳舞的樣子」。跟「看起來很會運動的Madeline」比起來,不知是誰比較可憐嗚嗚⋯⋯)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學舞過程耗時。

2013年9月9日 星期一

台北車站快閃


揪舞蹈快閃,一直是我的夢想;T-mobile車站快閃比利時車站快閃這些經典影片,我可以重播無數次,發花痴般的一直看到入睡。之前在PTT Alltogether板徵過一次夥伴,想徵的是共同主揪;很多網友回應「有興趣參加快閃」,但並沒有人願意陪我先練舞,幫我分擔事務,所以沒有徵成。「共同主揪」需要分擔什麼事務,我其實不知道。但前幾天我突然衝動在FB小旅行團那兒發文章說要揪快閃,什麼幫手都沒有,連當時的催情劑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妖狐上身?)。按「參加」的人數累積至35人,都是不認識的網友。結果有一個熟識的朋友輕輕丟我訊息了:

「我也想參加。」

這個朋友很倒楣,他就被我自動升級成「共同主揪」。然後我才知道共同主揪可以幹嘛:就是在預先向我學舞時,幫我發掘出教舞的盲點;幫我為練舞借音響帶筆電,幫我按Play鍵;帶舞時我可以偶爾偷懶休息由他帶;幫我檢查團員的舞姿;然後在正式演出時,陪我同時出場。

有一個共同主揪,心理壓力大大的減輕。這個朋友叫丟丟。(膜拜~)

2013年8月19日 星期一

花蓮的海和金針花


[行程]
第一天:中餐055龍蝦海鮮餐廳 - 牛山呼庭 - 烏石鼻漁港 - 晚餐玉里麵 - 奇巧民宿
第二天:六十石山 - 回民宿補眠 - 南安瀑布中餐 - 瓦拉米步道 - 池上伯朗大道 - 晚餐全美行池上便當 - 好漾民宿「殺手」
第三天:瑞穗牧場 - 中餐滿妹豬腳 - 林田山 - 賦歸

[我是新人] 這團每個成員的個性都好鮮明啊,讓我渾身充滿 flash mod 的熱血感!

[天公] 除了瓦拉米裡頭後段下雨,其他都晴雲宜人~:D

[床伴] Grace 技術真好(羞),一躺就平,讓認床淺眠的我幾乎感覺不到枕邊有人⋯⋯

[小武哥] ***尊爵不凡***(AME 女子天團除了熱血還是熱血啊~)

[推理要在晚餐後] 睽違12年的殺手遊戲!(我內心明明就澎湃不已怎麼大家都說我很冷靜)

[餵牛] 牛圈裡淡淡的畜腥與草腥味,和我滿手的牛口水,讓我又犯了馬兒相思病。(陷入回憶)

[枝仔冰上癮] 冰店周圍有結界,每個人都走不開⋯⋯(抖)

[夥伴] 賢(超盡心的團長)、大潘(神龍車手)、龍哥(深蹲宗師)、漢斯(尊貴的小武哥)、彭彭(哏滿出來)、善(我們的好車手)、Angie、Mily、EJ(以上三位AME天團)、Grace(綠襪行走江湖)、我。感謝大家~

以下,相片:


餐廳外景

女孩與烏克麗麗

好色的牛山呼庭

掬一盅陽光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g0v黑客松——黑暗夏季的一線曙光


(副標:我愛宅宅。)

半年前,我因為小光、科比和op等人知道 g0v;而第一個讓我煞到的 g0v 成品,是萌典。在那之前,教育部國語辭典的官網被我加入最愛已有十年,我高度依賴,並將它視為政府的德政;同時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抱怨它不友善的介面,因為「有免費的可用就該謝天謝地了」。

但我忘了,它的提供者並不是隨便什麼人,而是「政府」。直到萌典出現,我才知道我根本不必對原國語辭典糟糕的介面隱忍這麼久。

那一天,是我第一次覺醒。而我對「開源」(open source)意義的認知,在這之後越來越深;它不是寫程式者之間的黑話,它是使政府資訊透明化、照亮公共議題的曙光。

為何會有一群人自願無償寫程式服務大眾?我從來沒問過這個問題,因為我也從來沒問過「你們為什麼願意無償帶著我這個路痴到處爬山走透透」。從我隻身回台第一天被台灣的溽暑嚇到想跳海、到我因網路初識一群愛揪團山友、到我因為山友認識 g0v,我變成一個耐熱度大增、對穿過山林的涼風珍惜度大增、對公益與公義的感受度大增的人。另外,在我回台前,我就透過網路認識了也在美國的 waiting 他們,受其影響而成為一個關切環保議題與友善耕作(有機)理念的人,還發現自己潛藏於體內、因愛好文學而萌發的翻譯控。

從過去認識環保,到現在愛上爬山,一直都有我的本命元素「樹」貫穿這一切。所以,即使我四處流浪,我仍成長得非常舒適;還在得知山友是 g0v 成員後,感動到花痴模式大發,非常自然非常厚臉皮的覺得與有榮焉——即使我根本不會寫程式。

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睡前搖籃:火龍在天

捨不得一天過去時,人會變得瘋癲。


--

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

白雞三山

行程:捷運景安站(車手雪野)> 三峽白雞山行修宮 > 裕峰煤礦 > 白雞山 > 雞罩山 > 鹿窟山與鹿窟尖 > 裕峰煤礦

一別昨日恐怖到讓人想跳海的悶熱,今天這種陰時晴的天候最適合我們爬小山偷涼啊!涼風頻率越到後段越強;上山那麼多次還是忍不住迎山風讚嘆,醉倒當場(op、ca真的睡了一覺~)。小小幾段拉繩,長度短卻極盡挑逗之能事,誘人探索各式花俏的體位。今日我新帶犀牛的價廉優良背包,加上請小光託法奇從美國帶回的高級 LEKI 快扣登山雙杖,簡直健步如飛、騰雲駕霧,連回裕峰煤礦時踏陡長下坡也不以為苦了。修煉那麼久,我終於成仙了啊啊啊~~~(原來是因為太慢認識仙器啊。)

夥伴:小光(處女(?)主揪!)、雪野(好心車手)、九姑娘、op、ca。

以下是照片:

性感翹臀與長腿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瘋六角 之二(Hexaflexagons by Vihart)

字幕翻譯作品。


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瘋六角 之一(Hexaflexagons by Vihart)

字幕翻譯作品。

這是 Vi Hart 最有名的 Hexaflexagons 系列第一集。第一集我就愛上了這位碎碎念的小女生~^^


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旅行

(原文於5/30首發於PTT,原標題為「R: [請益] 沒有smart phone很掉漆嗎?」。)

清明節時,我搭上火車前往桃園,
因為我媽媽在那裡。

這是我第一次拜訪桃園殯儀館。
之前住美國,
回台探親時都回台中,因為那是媽媽娘家。
他們為媽媽另立了一個牌位在台中,便於祭拜。

這回,只有我一個人去桃園。
去桃園前,我做了一些功課,
比如說查詢媽媽是哪個館哪個塔號,
一度以為查詢困難,因為年代久遠,可能只有厚厚一本又一本的紙本記錄;
幸好,過幾天,我鍥而不捨換詢另外一位工作人員,
結果發現電腦記錄!
終於確認了媽媽的位置。

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來種珊瑚(by BBCEarth)

字幕翻譯作品。BBC節目South Pacific,旁白:Benedict Cumberbatch(大心~)

2013年6月7日 星期五

[床邊] cumberbatch

在聽完 BC 的床邊故事之後,再來一段他絕美的療癒系集錦吧。祝大家有個甜美的夢~^^

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奇國怪界:美加之間直條條的邊界(by CGPGrey)

字幕翻譯作品。

2013年6月3日 星期一

荖寮坑煤礦園區、十分古道、五分山

米蟲繪的「荖寮坑印象」

popol行程:八堵火車站(公車)→ 暖東峽谷→ 荖寮坑煤礦生態園區→ 荖寮坑古道→ 十分古道→ 嶺頭福德宮→ 五分山→ (返回岔路續往)十分古道→ 台灣煤礦博物館→ 十分老街→ 十分火車站

又涼又晒又樂又累,這種起伏矛盾的心情大概就是戀愛的感覺吧。對比於濃綠的荖寮坑與十分古道,五分山那段遮蔭極少,只有一半人繼續上攻,每個人走起來都像是僧人入定(?)。但這一切卻比我前一天留在台北盆地蒸鍋裡時還有勁好幾倍;我在平地上不動都要熱到休克了,這會兒爬起山來卻活過來十分,比我想像的涼快。最美那一刻發生在土地公廟前那一長串林蔭階梯上;坐在階上放空,周圍蟲鳥齊鳴,風涼沁心,飢渴的小藍蝶飛來挑逗⋯⋯如果風不停,我們就要賴在這裡天長地久了。

夥伴:popol(主揪)、鳴、路奇、米蟲、Grace、Alen、大美、眼影、九姑娘、小加、小孟、加薪、KL、青、堯。謝謝大家的陪伴~

以下,風景相片:

2013年5月26日 星期日

擎天崗、磺嘴山

[氣候] 哇!我的晴天娃娃要成仙了!明朗大好的天氣,風卻同時慷慨放送涼意,難得一改我記憶中陽明山系晒嗡嗡的性格。雖然下午起霧,模樣有午後陣雨之勢;但搞了半天是狐仙嚇唬(?),風涼加倍、乾爽宜人啊!

[泥淖] 傳說這是成哥團最「軟」行程之一!爛泥之軟之廣之深終讓許多夥伴潦落去,一一自暴自棄踩陷到底,最後再對著被爛泥擁抱到完全不見原貌的鞋子哀悼。不過,自從我有了這雙打算一輩子不洗的goretex登山鞋後,我看到越原始、根本不成路的路,就會越興奮~(打滾)

[腹背受敵] 爛泥以土路中央最為水軟,所以行進間大家儘量踩旁邊。路旁是什麼?⋯⋯是一連串樹枝雜草甚至帶刺的荊棘!今天大多數人穿短袖,於是大多數人手臂都帶上了或少或多的血痕。(真Man~)

[兩樣遭遇] 我在 Tara 柔聲的「好痛喔」中為她解開被荊棘鉤住的頭頂髮絲。可憐小光在我兇狠的「Shit、Shit」聲中,幫我把荊棘從被勾紗的排汗衣上解開。(歉意~)

[大尖山] 六人決定下轉叉路攻大尖山,其餘夥伴上爬回去避難小屋。可惜告示牌的「大尖山 0.7 公里」是謊言;我們踢了大約這段距離的爛泥,才走到大尖山腳入口。為了趕陽管處的四點半,只好離開下山。最後與從避難小屋出發的夥伴們半路會合。

[小犬] 帶著紅貴賓、白博美、黑柴犬的主人遺失了第三隻。那一聲聲我誤以為是陽管處開始趕人的哨聲,原來是主人尋犬的吹音。在離開大尖山的小徑上,我們有幸遇上了這隻走失的小柴犬,然而牠不安的對著我們吠叫,猶移而不願繼續前進。我們趕緊打電話知會牠主人,讓他們重逢。

[起霧是狐仙術] 加薪覺得肩膀很重,經我們提醒,她才知道原來她肩上一直停了一隻某某。
「男生還女生?」她問。
「男的,很帥!」我看著妖狐答。

[感謝] 16人大團,又認識很多有趣的新朋友啊!謝謝大家一路相伴~:D

以下,相機相片:

座落

幻想莊園

展望的細節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一點點色,但仍是可愛的品味


很好,簡單而撩人,擷取任一段加入舞蹈都增添明確卻含蓄(難以言喻)的性感。

最後Hyorin踩上桌子,惹得我念舊感突來。我從前須踩上的高凳比她的還高,雖然不需穿高跟鞋,但我必須同時拿著又重又長又高的ㄇ字型不鏽鋼液氦傳輸管,一手拿一腳,憑藉肌肉的平衡力穩穩從地面踩上高凳。過程稍微失去平衡,輕瘦的高凳還會倒。

全實驗室只有我需要這樣踩;其他都是男生,力氣比我大,身形比我高,站在地面就可以把傳輸管搬到高高的液氦筒上方插入。有個男同學對我說,他看另一個男生也矮,操作起來吃力,怎偏不用我這種踩高凳的妙法,插管時輕鬆許多?——噢大哥,這動作看起來雙臂省力些,可是對某些人來說似乎是高難度,因為我過去實驗室有個女孩學我撇步,卻無論如何無法拿著重物一腳踩上高凳。(最後她另外買了可以一階一階踩上的小梯子。)

我可以這麼說嗎:愛跳舞這件事,真讓我實驗做得好、爬山拉繩又拉得妙。果然大一統。

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小北插 - 占山 - 觀音山

*行程 - 捷運蘆洲站 > 搭橘20線或785路公車至觀音里站 > 小北插步道 > 鷹仔尖 > 占山 > 北橫古道 > 觀音山硬漢嶺 > 八里渡船頭 > 搭渡船至淡水老街

*天氣 - 行前清晨之雨掃盡積鬱的悶熱,氣候涼爽宜人。由上午陰漸轉為傍晚晴,一滴雨都沒有喔喔喔我親愛的晴天娃娃~

*又是滑滑樂 - 可惜硬漢嶺陷於迷霧裡,沒有展望;緊接的是折返下硬漢嶺所經的那一長段泥濘之至的滑溜肥土(佐以拉繩)。居然,我再度過關不曾滑倒,我想我真的懂全這雙 new balance 登山鞋啦。

*肥 - 那些小生物,一隻比一隻肥大!此日可謂小蟲奇觀啊,該歸因於台灣的梅雨季?

*夥伴 - 感謝成哥(主揪)、Cindy、小孟、Yuyu、小熊、小光、昌哥、芬、水筆哥、偉哥。

以下,相機相片:

迷霧之子

樹屋

山裡幾何

猶抱琵琶

2013年5月14日 星期二

Dan Pallotta: 我們對慈善的思想完全錯誤

慈善團體必須是「非營利」組織?當今天慈善團體效能有限、世界貧困的一端仍然貧困時,你是否考慮允許慈善團體大賺一筆,讓它達到可與營利團體媲美的收益與效率?

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高拋(xkcd 的 what-if 異想世界)

(以下為 xkcd what-if High Throw 篇翻譯。)

人類可以把東西拋多高?
—曼島的 Irish Dave


人類很會拋東西。事實上,我們超會拋東西;沒有其他動物能拋得跟我們一樣好。

黑猩猩的確會拋大便(或者拋石頭,在罕見的狀況下),但牠們的準確度絲毫不及人類[1][2]。蜻蛉會丟沙子,但牠們不會瞄準。射水魚會射出水珠來獵擊昆蟲,但牠們使用特殊的嘴而非手臂。角蜥蜴會從眼裡噴出血注到五呎之遠。我不知道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每次我讀到「從眼裡噴出血注」時,我都會僵住,盯著那句話動彈不得,直到我暈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當其他動物須仰賴特殊的拋射機制時,我們幾乎是唯一一種可以拾取任意物體、並且可靠的瞄準標靶的動物。事實上,我們強到有些學者甚至認為「拋石頭」在現代人類大腦演化上扮演了極關鍵的角色[3][4]。

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筆架連峰


[天氣] 太陽,雨,和太陽雨。

[連峰] (石碇國小起步)西帽子岩 - 炙子頭山 - 筆架山(老寮下山)。近20人大團。

[謎之五人座] 女孩們搭小休旅車去幾百公尺外用洗手間,幸而在警車經過前抵達目的地。⋯⋯但不知警察伯伯看見一個五人座車魚貫流出八位姑娘(不含司機)時,會不會覺得很詭異?XD

[據說是成哥團最操之一] 天啊我好樂~我發現我對拉繩和懸疑詭繞小徑的愛,完全滅絕了我對爛泥的煩惡。而且這次踩鞋施力研究得當,完全沒滑倒,配上涼爽風不寒、亮陽落雨有蔭遮的好氣候,今天太幸福啦!

[可是] ⋯⋯有螞蝗!但不知為何,當大家驚覺而紛紛掀褲管檢查時,我卻當做沒事,覺得下山後再看便罷。當然,我最後一隻也沒看到。 :)

[山的住民] 遺跡裡⋯⋯

杰哥:「你不怕?」
我:「我沒有怕的東西。」
杰哥:「不妥,你踏入之前沒先知會敬拜。」
雖然他語氣輕鬆狡黠,但我突然覺得這句話真有道理,還很認真在聞言後對這空間鞠躬了一回,以既尊敬又愉悅的心。

註:1. 我沒有怕的東西,除了「夢裡」的鬼
2. 我對他們一向抱著厚道又親切的態度,例如那次拜訪墓園

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來聽豪豬叫(SciShow 脫口秀)

SciShow 脫口秀之四:Hank 和 Michael 遇上小外星生物
註:字幕只做重點粗略翻譯。

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太極嶺桐花


popol團(共16位夥伴)行程:海山捷運站(公車656)→ 四海站→ 石門路→ 太極嶺→ 山中湖→ 將軍嶺→ 四海站

氣候風土:陰無雨。風涼多嬌,泥溼似水。雨后的桐花雨。

⋯⋯這一片又一片的花毯啊⋯⋯我真不知該要驚豔還是心疼。大家說:可憐它們軟了髒了。我想起芝加哥初雪,學長說:「外面人想像銀白色的浪漫,殊不知雪一旦被踏、沾上泥巴,就整個是髒兮兮灰土土的冰寒世界了;再配上這一大片灰撲撲的天空與灰撲撲的哥德式建築——歡迎來到苦行僧學校!」

然後,第二年冬天,饒富興味的,我踩著雪追著銀灰色的松鼠,雪地上蜿蜒著一長串踏亂了的大小腳印,直至我們倆都停在那隻滴水嘴怪鳥(gargoyle)下——全校園哥德建築裡的無數怪鳥中,又一尊我初次見識的幻態。

這些草木這些生命的種種模樣與風情,對我而言就是一次又一次精心蠱惑我的萬般幻態。

以下,相機照片:

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這輩子第一次休克

我右耳自一個月前出國回來就一直有輕微的異樣,懷疑是小發炎或被什麼堵住了,於是去看耳鼻喉科。結果,真的是耳屎!很深很深,應該是因為我出國睡旅館時天天戴耳塞。取耳屎過程痛得令人訝異,我全身處於緊繃的狀態,因為必須在強大痛楚下努力克制自己不動分毫,避免醫師誤傷我耳朵。

耳屎顏色很深,醫生說因為它很乾很老了。我問:「怎麼看起來像血色?」醫生重新拿棉花棒清我耳朵,然後取出來給我看——一塊鮮紅的血印。

「對不起,」他說,「因為真的很深,所以我不小心刮傷你耳膜了。」

我一聽,很有悲從中來的感覺,於是說:

「抱歉,我想吐⋯⋯」

醫生一驚,說著:「天啊她臉色好糟!」護士圍過來,說趕快躺下。我說不行,躺下我更想吐。醫生說你現在是休克症狀,護士叫著快呼吸快呼吸⋯⋯。但我有在呼吸啊,我只是真的很想吐;不過我還是依言努力大口呼吸給他們看。

最後我用力乾嘔了一聲,就沒事了。因為耳膜流血中,所以醫生開藥給我吃。取藥完後我就騎機車回家了。

離開診所前,我有用他們的洗手間,照了一下鏡子。原來休克的人長這樣,真的,我的嘴唇整個死白。難怪當我跟醫生說我常常爬山體力不錯時,他都不相信。

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蝙蝠高速攝影(by SmarterEveryDay)

字幕翻譯作品。


--
Destin是我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啊~~~
他強大的搭訕力、細緻的幽默感、果絕的行動力、溫柔的包容力、
還有他生的蘿莉正太都這麼萌~~~

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十大迷思(by CGPGrey)

字幕翻譯作品。



--
以下反白:
最後一項 8 隻蜘蛛傳言,其實是反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VmnLaTXylc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你所不知道的海豬(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CARGO


(the walking dad)

2013年4月11日 星期四

所謂梵蒂岡(by CGPGrey)

字幕聽譯作品。


註:1:34出現的是莫索里尼與希特勒的照片。

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荖阡坑、牛港稜山

[popol] 關渡捷運站(公車)→ 八里→ 中山路→ 訊塘路→ 荖阡坑路→ 廖添丁洞→ 牛港稜山→ 觀音山林梢步道→ 觀音山遊客中心→ (公車)蘆洲捷運站

- 多雲時晴:我終於可以出去玩了我終於可以出去玩了我終於可以出去玩了~(淚)

- 豪滑團:潮得骨溜溜渣滴滴的苔岩與泥濘,我居然全程不曾滑倒。⋯⋯我終於突破瓶頸了啊!(摸自己的頭)

- 心結:哎喲我想要一對雙杖一個新背包。(想破頭)

- 拉繩:我的大愛~我的大愛~

- 17人大團:一段愛與冒險的故事。聽說一眼定情生出好多對佳偶啊!(?)

參團成員:
popol:主揪。神到沒有辦法,所以今天破例小崩壞,色色的~
鳴:八里地頭蛇。那些在密樹林裡問「誰在講話啊」的真是大不敬。(指)
瑾:勇敢克服障礙,鞋底都掉了啊。
邦妮:活潑亂跳。半路帥氣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泥巴。
小孟:難得再見老鄉好⋯⋯
小樺:⋯⋯結果這位居然移情別戀!(「小光~」)
Julie:(蘆洲夜市羊肉攤燙燙燙)日劇很強舌頭很強。
九姑娘:涼鞋之神。
洋瓜:本來就是崩壞的又推倒又撲倒。
Katherina:足跡遍佈世界+佛朗明哥!(話說今天好多女孩會唱又會跳。)
麥可:呼風喚雨靈學專家。
大叔:還不知道某位仲介媒婆正在幫他發仰慕者號碼牌。
江長:差點成為第四位「消失的男團員」。
小妞:噢噢人家好想你,你一定要原諒人家~
vicki:傳說有姊妹臉。下次要不要試雙杖啊?
小光:深藏不露,只是登山杖無法低調。
球球:⋯⋯我自介好強喔XD

以下,拉繩太忙了泥巴太忙了所以拍一點點動心的:

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你所不知道的糞金龜(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2CELLOS 提琴雙傑


這對號稱提琴界溫家兄弟(Supernatural影集)的美琴音美男子,當年在 Smooth Criminal 作品流傳於網路後就讓我念念不忘。昨晚終於和朋友看了他們在華山文化園區 Legacy Taipei 的表演(余光音樂主辦),實在是魅力惑人。使用樂器為電子大提琴。我尤愛 Hauser 那種「喔伊~」的悠長轉音,拉琴佐以微妙的傾身動作,像是要撲到牆上的暗示,實在色到極點。(這種「喔伊~」在二胡身上出現的機率比古典大提琴高得多,嗯嗯胡人比較色(?)。)每次拉弦對我而言都是勾引,好像他用琴弓繩飾把我綁走了我也不會介意一樣。兩位的眼神也盡是調情。這就是我為什麼愛看現場。

讓我最感動的是現場的音響,品質優異,無論是極高音或極低音,入耳之後盡是撫慰。即使音量很大、包覆籠罩整個場地,也不會有絲毫難受的感覺。(我前陣子聽鐘樓怪人英文版時,被國父紀念館的糟糕音響嚇到了,不只演員音色被劣化,咬字也被糊化,整場我都在哀悼音質。)Sulic 的低音甚至讓我以為聽見大提琴木板震顫的低鳴,像是隱忍的興奮;不過這是幻覺,因為電子提琴是鏤空的,沒有木板空腔。那它應該是來自弓弦在琴絃上推動時受阻而快速連續跳動的結果?

前半段純是兩提琴的演奏,後半段加入鼓手。我本身不愛搖滾,bass像捏了我心臟一樣讓我不自在,所以跳過不評。現場有百來個座位,人數近千,並不擁擠。我一路坐到最後,直到安可的安可曲才站起來衝去前面搖滾區;可是我太矮了,站位的人潮比座位密,我容易被擋到,所以我整曲都踮腳又蹦蹦跳跳的啊。

最後,希望這些來聽音樂的孩子們,衝著 2CELLOS 說「你們真是我遇過最棒的觀眾,我們明年還要再來台北」的份上,下次請不要再讓工作人員忙著抓偷拍了。

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你所不知道的變色龍(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笑點註:
- Jiminy Cricket:迪士尼蟋蟀先生。是全世界難得會穿褲子的蟋蟀,所以旁白才能接著說「shit your pants」(嚇到拉在褲子上)。


- One hump or two? I mean I... I want to hump you.:「One lump or two」是問咖啡要加幾塊方糖。但龐德龍哥心急講成「hump」,hump意指性交(俚語)。

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

你所不知道的螳螂(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回顧之一:
所以你才知道這個螳螂與鳥的攝影金獎作品,為什麼不是被命名為「遇劫」,而是「競爭」⋯⋯

回顧之二:
噢我可愛的阿節:每株都有故事

2013年2月12日 星期二

台中民俗公園

在台中最後一天,不捨浪費好天氣,於是詢問台中版網友,發現這個離家近的小小新天地。拍照時有一位大嬸搭訕我,說像我這種小孩子一定都沒見過這些老大床木箱蒸籠的。噢,親愛的大嬸,其實我見過很多也用過很多,我是帶著思鄉懷舊的心情巡禮攝影的啊。

以下:

松柏

挹翠軒

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大坑9、10號步道,與青青湖畔親水公園

大年初二,六點多就爬起來,與舅媽約好一起走大坑步道。前一晚費盡心力邀請家裡的男人一起爬,沒有一個願意,但總算讓大舅首肯載我們一程。天氣滿分,景致滿分,人群稀落毫不擁擠互道早安滿分。悠閒又燦爛的新春。

九點多回到外婆家,全家出發去青青湖畔親水公園。出發前天空猛然轉成陰霾,卻幸好又在抵達公園後猛然綻放陽光,炙豔如夏。大夥兒四散閒逛,我隻身捧著新相機到處忙。午餐後居然還成功引誘到二表弟離開餐廳座位與我同行(引用大舅的話:「哇!他願意吔!他居然願意跟姐姐去逛!」),陪我照相,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看來二表弟明顯還在喜歡姐姐的狀態(感謝青睞~>///<),跟大表弟從前一樣;希望他這狀態可以維持久一點,總覺得他遲早會變得跟他表哥一樣,家人怎麼揪都揪不動了⋯⋯orz

以下,相機照片:

明顯就是我的作品

我的相片頭一回有星芒的痕跡

走春

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謎之串空湖山,與皇帝殿西峰

大頭狗

第一次主揪登山團⋯⋯我的天啊居然詭異至此!本預計從串空湖叉上去,卻誤從法濟寺上山。那是我這輩子走過最難走的路,因為:根本沒有路!登山步道上看起來四通八達的地圖牌真是謙虛了,蕭郎圖上那句「無基石無標示牌路跡不清」才勉強透漏出端倪。尤其我是主揪⋯⋯噢~我第一次負責開山啊>"<~而且先行探路兩三次折返,除了費力,身上還多了幾道很man的傷痕。我真是太感激小光、科比、小孟幫我分頭探路了,沒有你們我大概可以直接去撞崖。也感謝其他新朋友們,居然還很善良的說:「感謝球球揪團,不然我們都沒機會爬這麼神奇的山。」哇我遇到的山友都是天使啊~~~

不同於夢想中的裸露岩稜之旅,這段無路境地像是人身隨時被密林密草掩蓋而不見天日。地勢高低起伏甚大,分頭探路時夥伴常被地形或植披遮覆而不見其人,只能靠喊聲確認他的方向。好幾次大幅度攀爬,手裡抓的是不確定下一秒會不會斷掉的草本植物。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可以算一場美夢吧因為我全身浸淫在綠色世界裡翻滾啊⋯⋯

由於一開時費時太久,原本預計爬登的東峰免去,但稜線風貌盡收眼底沒有錯過。也爬了我最想念的鐵鍊岩,一抬腳卻想起我根本沒辦法穿滑不溜丟的硬底鞋爬上潮溼的岩壁!(上次成功登頂,穿的是能抓青苔岩壁的軟膠底休閒鞋。)加上今天已耗不少體力,所以只用鐵鍊勉強爬了一半,然後在岩壁半腰橫爬換繩移到最右邊有鑿踩階的簡單區,完成另外一半。⋯⋯噢我下次要帶軟膠鞋啊~

今天上午是陰天偶兼細雨,爬到精華稜線時巧遇天氣最亮眼的時段。聽著大家的歡呼,我也忍不住安慰自己今天總算是有個完美的結尾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旅:
0750 景美國中集合 > 0755 搭上發車時刻很謎的666客運 > 0900 抵達雙溪口站 > 0920 走到法濟寺登山口 > 異次元無路謎境 > 串穴湖山 > 皇帝殿西峰 > 天王峰 > 鐵鍊岩爬上後折返 > 1743停車場(小粗坑登山口皇帝殿站牌) > 666客運返景美吃夜市

夥伴:
硬底鞋飛簷走滑壁的超猛小孟
探路神速的小光
鞋開口笑還能完成行程的幼齒Fiana
決心把此番恐怖行程拿來說嘴的苑
每走到超詭異路徑都會叫「好好玩喔」的加薪
超低音唱背叛不唱洋蔥的洋蔥
從草食男瞬間晉升為猛男的大叔
有練跑果然有power的長江江長
「球球我要回家~」的科比

[納悶]
大叔:「球球怎麼看起來像裝了勁量電池(E罐?),好像都不會累⋯⋯」
啊?我⋯⋯我不是看起來跟大家一樣嗎?我倒底是哪裡長錯了?@@

[特別感謝]
1. 感謝菜園農夫大叔在異次元空間前指路。

2. 出異次元空間後,巧遇之前發揪團文時詢問交通的山友(回來發網誌後才相認);多虧他們在路上問到正確的山路(荷花池後的黑水管崎嶇小徑)。此行我們幾乎沒遇到其他登山客耶,卻這麼巧合遇到他們兩位。太有緣啦!

3. 路上聽到一種特殊的鳥叫聲,循聲望去看見一隻在枝枒間跳躍的綠色的精靈(只有我看見,牠保護色太好了)。將叫聲與外貌描述給waiting聽,她立刻告訴我應該是綠鳩(引用網路資料:「叫聲為低沈似洞簫的『伍~伍嗚伍』,重複多次。」)。我看到的是母綠鳩,翅膀為綠色,不同於公鳥的暗紅翼肩。

由於不太熟悉新相機的操作,沒順手把聲音錄下來,差點想不起鳥叫聲是什麼樣子。有趣的是:讓我想起鳥叫聲細節的關鍵,是因我當場有模仿牠的聲音,「呼嗚~呼嗚~」的回應牠。回憶時才發現我原來在學簫聲。

以下,我的Canon S110照片(間有三張科比的Nikon單眼作品 (Nikon D3s, 鏡頭 Nikon 24-70mm f/2.8G)):

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狗殷勤古道、禾豐農場賞櫻

在上午大雨過後,日頭悄悄呢噥著:看哪,我放晴了。衝著天氣賞光,我第一次穿牛仔褲爬山,不可不謂舒適。

不可不謂又是一條韻味橫生的森林小徑。

行程:
士林捷運站(公車)→故宮博物院→原住民文化主題公園→莊子頂山→台北復臨美國學校→柏園山莊→尾崙水圳/狗殷勤古道→公平橋→竹林步道→禾豐農場賞櫻&用餐

夥伴:
popol - 開始轉移地盤的全能主揪。
雅惠 - 包得像肉粽。
卡特 - 一直被叫「打籃球的」。
洋葱 - 「我地盤。」
小孟 - 單車魔人。
Janice - 踩水慾望。
路奇 - 處女爬。
Elisa - 遊歷各國的背包客。

以下,Canon S110相機:(是的!我買相機了!還摸不熟所以放這麼多圖⋯⋯)

寒梅著花未

2013年1月20日 星期日

大尖山、四分尾山、茄苳古道、茄苳瀑布

完美的初訪。山裡簡直是清爽的夏天,神恩賜的氣候。上山的石階蜿蜒綿長,讓人好生懷念;下山的茄苳古道崎嶇陡滑,讓膝關節和變細嫩的腳板好生懷念。瀑布吹來的風,溫度與量都是增一分太肥減一分太瘦,舒服得讓你相信八字合契到是時候結姻緣了,與這整座森林。

夥伴:
九姑娘 - 非爬山不可,所以登高一呼。
吳老闆 - 石階上勇猛毫不停歇,後面一群孩子喘吁吁。
小光 - 「我不會腿痠。」
丟丟 - 「我不想早睡。」
雪野 - 全團中唯一沒滑倒的超級新人。

以下,手機相片:(太久沒爬山,每一張都捨不得刪⋯⋯)

遠方城市展示驚人的瘴癘之氣(?)

粗枝大葉卻我見猶憐

八方雲集

2013年1月8日 星期二

你所不知道的樹懶(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

新年快樂


這是網誌照片回顧,好精采的顏色⋯⋯我居然羨慕起自己來了~:D
祝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