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2CELLOS 提琴雙傑


這對號稱提琴界溫家兄弟(Supernatural影集)的美琴音美男子,當年在 Smooth Criminal 作品流傳於網路後就讓我念念不忘。昨晚終於和朋友看了他們在華山文化園區 Legacy Taipei 的表演(余光音樂主辦),實在是魅力惑人。使用樂器為電子大提琴。我尤愛 Hauser 那種「喔伊~」的悠長轉音,拉琴佐以微妙的傾身動作,像是要撲到牆上的暗示,實在色到極點。(這種「喔伊~」在二胡身上出現的機率比古典大提琴高得多,嗯嗯胡人比較色(?)。)每次拉弦對我而言都是勾引,好像他用琴弓繩飾把我綁走了我也不會介意一樣。兩位的眼神也盡是調情。這就是我為什麼愛看現場。

讓我最感動的是現場的音響,品質優異,無論是極高音或極低音,入耳之後盡是撫慰。即使音量很大、包覆籠罩整個場地,也不會有絲毫難受的感覺。(我前陣子聽鐘樓怪人英文版時,被國父紀念館的糟糕音響嚇到了,不只演員音色被劣化,咬字也被糊化,整場我都在哀悼音質。)Sulic 的低音甚至讓我以為聽見大提琴木板震顫的低鳴,像是隱忍的興奮;不過這是幻覺,因為電子提琴是鏤空的,沒有木板空腔。那它應該是來自弓弦在琴絃上推動時受阻而快速連續跳動的結果?

前半段純是兩提琴的演奏,後半段加入鼓手。我本身不愛搖滾,bass像捏了我心臟一樣讓我不自在,所以跳過不評。現場有百來個座位,人數近千,並不擁擠。我一路坐到最後,直到安可的安可曲才站起來衝去前面搖滾區;可是我太矮了,站位的人潮比座位密,我容易被擋到,所以我整曲都踮腳又蹦蹦跳跳的啊。

最後,希望這些來聽音樂的孩子們,衝著 2CELLOS 說「你們真是我遇過最棒的觀眾,我們明年還要再來台北」的份上,下次請不要再讓工作人員忙著抓偷拍了。

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你所不知道的變色龍(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笑點註:
- Jiminy Cricket:迪士尼蟋蟀先生。是全世界難得會穿褲子的蟋蟀,所以旁白才能接著說「shit your pants」(嚇到拉在褲子上)。


- One hump or two? I mean I... I want to hump you.:「One lump or two」是問咖啡要加幾塊方糖。但龐德龍哥心急講成「hump」,hump意指性交(俚語)。

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

你所不知道的螳螂(by Ze Frank)

字幕聽譯作品。


回顧之一:
所以你才知道這個螳螂與鳥的攝影金獎作品,為什麼不是被命名為「遇劫」,而是「競爭」⋯⋯

回顧之二:
噢我可愛的阿節:每株都有故事

2013年2月12日 星期二

台中民俗公園

在台中最後一天,不捨浪費好天氣,於是詢問台中版網友,發現這個離家近的小小新天地。拍照時有一位大嬸搭訕我,說像我這種小孩子一定都沒見過這些老大床木箱蒸籠的。噢,親愛的大嬸,其實我見過很多也用過很多,我是帶著思鄉懷舊的心情巡禮攝影的啊。

以下:

松柏

挹翠軒

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大坑9、10號步道,與青青湖畔親水公園

大年初二,六點多就爬起來,與舅媽約好一起走大坑步道。前一晚費盡心力邀請家裡的男人一起爬,沒有一個願意,但總算讓大舅首肯載我們一程。天氣滿分,景致滿分,人群稀落毫不擁擠互道早安滿分。悠閒又燦爛的新春。

九點多回到外婆家,全家出發去青青湖畔親水公園。出發前天空猛然轉成陰霾,卻幸好又在抵達公園後猛然綻放陽光,炙豔如夏。大夥兒四散閒逛,我隻身捧著新相機到處忙。午餐後居然還成功引誘到二表弟離開餐廳座位與我同行(引用大舅的話:「哇!他願意吔!他居然願意跟姐姐去逛!」),陪我照相,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看來二表弟明顯還在喜歡姐姐的狀態(感謝青睞~>///<),跟大表弟從前一樣;希望他這狀態可以維持久一點,總覺得他遲早會變得跟他表哥一樣,家人怎麼揪都揪不動了⋯⋯orz

以下,相機照片:

明顯就是我的作品

我的相片頭一回有星芒的痕跡

走春

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謎之串空湖山,與皇帝殿西峰

大頭狗

第一次主揪登山團⋯⋯我的天啊居然詭異至此!本預計從串空湖叉上去,卻誤從法濟寺上山。那是我這輩子走過最難走的路,因為:根本沒有路!登山步道上看起來四通八達的地圖牌真是謙虛了,蕭郎圖上那句「無基石無標示牌路跡不清」才勉強透漏出端倪。尤其我是主揪⋯⋯噢~我第一次負責開山啊>"<~而且先行探路兩三次折返,除了費力,身上還多了幾道很man的傷痕。我真是太感激小光、科比、小孟幫我分頭探路了,沒有你們我大概可以直接去撞崖。也感謝其他新朋友們,居然還很善良的說:「感謝球球揪團,不然我們都沒機會爬這麼神奇的山。」哇我遇到的山友都是天使啊~~~

不同於夢想中的裸露岩稜之旅,這段無路境地像是人身隨時被密林密草掩蓋而不見天日。地勢高低起伏甚大,分頭探路時夥伴常被地形或植披遮覆而不見其人,只能靠喊聲確認他的方向。好幾次大幅度攀爬,手裡抓的是不確定下一秒會不會斷掉的草本植物。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可以算一場美夢吧因為我全身浸淫在綠色世界裡翻滾啊⋯⋯

由於一開時費時太久,原本預計爬登的東峰免去,但稜線風貌盡收眼底沒有錯過。也爬了我最想念的鐵鍊岩,一抬腳卻想起我根本沒辦法穿滑不溜丟的硬底鞋爬上潮溼的岩壁!(上次成功登頂,穿的是能抓青苔岩壁的軟膠底休閒鞋。)加上今天已耗不少體力,所以只用鐵鍊勉強爬了一半,然後在岩壁半腰橫爬換繩移到最右邊有鑿踩階的簡單區,完成另外一半。⋯⋯噢我下次要帶軟膠鞋啊~

今天上午是陰天偶兼細雨,爬到精華稜線時巧遇天氣最亮眼的時段。聽著大家的歡呼,我也忍不住安慰自己今天總算是有個完美的結尾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旅:
0750 景美國中集合 > 0755 搭上發車時刻很謎的666客運 > 0900 抵達雙溪口站 > 0920 走到法濟寺登山口 > 異次元無路謎境 > 串穴湖山 > 皇帝殿西峰 > 天王峰 > 鐵鍊岩爬上後折返 > 1743停車場(小粗坑登山口皇帝殿站牌) > 666客運返景美吃夜市

夥伴:
硬底鞋飛簷走滑壁的超猛小孟
探路神速的小光
鞋開口笑還能完成行程的幼齒Fiana
決心把此番恐怖行程拿來說嘴的苑
每走到超詭異路徑都會叫「好好玩喔」的加薪
超低音唱背叛不唱洋蔥的洋蔥
從草食男瞬間晉升為猛男的大叔
有練跑果然有power的長江江長
「球球我要回家~」的科比

[納悶]
大叔:「球球怎麼看起來像裝了勁量電池(E罐?),好像都不會累⋯⋯」
啊?我⋯⋯我不是看起來跟大家一樣嗎?我倒底是哪裡長錯了?@@

[特別感謝]
1. 感謝菜園農夫大叔在異次元空間前指路。

2. 出異次元空間後,巧遇之前發揪團文時詢問交通的山友(回來發網誌後才相認);多虧他們在路上問到正確的山路(荷花池後的黑水管崎嶇小徑)。此行我們幾乎沒遇到其他登山客耶,卻這麼巧合遇到他們兩位。太有緣啦!

3. 路上聽到一種特殊的鳥叫聲,循聲望去看見一隻在枝枒間跳躍的綠色的精靈(只有我看見,牠保護色太好了)。將叫聲與外貌描述給waiting聽,她立刻告訴我應該是綠鳩(引用網路資料:「叫聲為低沈似洞簫的『伍~伍嗚伍』,重複多次。」)。我看到的是母綠鳩,翅膀為綠色,不同於公鳥的暗紅翼肩。

由於不太熟悉新相機的操作,沒順手把聲音錄下來,差點想不起鳥叫聲是什麼樣子。有趣的是:讓我想起鳥叫聲細節的關鍵,是因我當場有模仿牠的聲音,「呼嗚~呼嗚~」的回應牠。回憶時才發現我原來在學簫聲。

以下,我的Canon S110照片(間有三張科比的Nikon單眼作品 (Nikon D3s, 鏡頭 Nikon 24-70mm f/2.8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