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g0v萌典松小記

這是我第二次參與g0v「小松」(有別於每三個月舉辦一次的黑客松大會)。上次是新年松,我很歡樂的參與了《可愛的小鴨》製作(噢其實我本來是為了婚友松而去的啊~(誤))。這回是萌典松併松(i.e. + 農業松 + 服貿松 + summit松 + ...),我抱著對萌典的崇拜而參加,不過我這小粉絲的模樣裡還包著強烈的煮婦大媽魂啊,於是我帶著多年的買菜經驗與之前查到的農藥殘留資料,加入農業松。以下小記:

*萌典松:看來粉絲不只我一個——現場還出現教育部官員!他們聽我們初介專案,並貢獻小演講。

*農業松《超農域》網站專案(網站原始型在此)由農業宅a0kman發起,神人au製作(當然也善用了神人ronnywang榮尼王爬來的政府資料庫)。若你是農夫,歡迎你來查農藥怎麼用才安全;若你是消費者,歡迎你來查農產品的農藥檢測合格沒!(目前只使用了農糧署有機農產品資料庫;非有機方面,衛服部的資料格式不統一而尚不好爬。)

*服貿松《你被服貿了嗎?》網站專案(網站原始型在此)。該網站供各行各業人士搜尋服貿相關條文對自己的影響——假設服貿通過的話。最近恰好有反黑箱服貿集會遊行,而這個專案其實已醞釀了八個月。⋯⋯現在他們還在熬夜趕330前上線!

*Summit松:就是年底(11/8)將在中研院辦一場五百人上下的大會啦~

v:「球球,那就由你來負責口譯囉~」
遲到的我:「⋯⋯蛤??!!」
旁人:「哎喲v你別嚇壞她啦~」

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六福村——正太的世界

六福村野生動物園(?)

* 6:20 在公館搭上e-go客運——抵達六福村時才七點半!九點才開園哪我們又想睡又傻笑又莫名的high,就著美如來自鄉野的晨曦,舒爽的聊起天來。此時突然出現一名謎樣的十歲正太,風度翩翩為我們簡介各種遊樂設施,附帶極具誠意的個人講評。我信了他所謂六福村忠實玩家的身分,但小妞說他八成是老闆(?)的兒子。在他指著六福村地圖講解各區時,突然一陣手機鈴響⋯⋯

正太:「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隨即優雅欠身,熟練的抽出手機轉身步到樹蔭另一方。

「⋯⋯我就說他是富二代!」小妞鐵口直斷般對我們大聲宣布。

* 隻身於「巨嘴鳥」上就座時,服務員問我可不可以安排一位陌生小正太在我身邊。我點頭,然後一個超漂亮的小正太被她牽了過來。他上座時很得體的問候我,身體卻非常熱情的往我這裡擠,在他另一旁留下一大個空位。我想他是手短,想摸到中央操縱桿而迫不得已,但他是在貼過來之後才問我:「中間這根是什麼?」之後他挨我挨得緊,像親人一般。中間很貼心的問我想不想玩而把操控權讓給我,下車時也有禮貌的對我說謝謝。

他爸爸從另一台車上下來,問我他小孩有沒有禮貌。我誇小正太很有禮貌很可愛,爸爸的紅嘴笑了開來。

朋友:「反差好大。他爸爸嚼著檳榔,但非常用心的一直叮嚀他兒子要有禮貌。而我看過一些穿著體面的父母,任小孩鬧翻天都不管。」

* 在「瘋狂列車」和「笑傲飛鷹」處都見到富二代巡視場地。在「笑傲飛鷹」的操控台旁,他嬌小帥氣的身影對車上的我們比了加油的姿勢。

我和雪野坐在第一車廂等待啟動,丟丟和小妞坐我們後面,一直說好後悔。「球球~」丟丟感性的大喊,「我恨你!我恨你!」

——我很愛你呢丟丟~感謝你在我叫了「我好想做雲霄飛車」之後就立刻揪了這團啊~XD

* 小妞熱愛「急流泛舟」,我們一連坐了兩次。第一次就讓丟丟被淋個全身濕透,我們無視他「請勿拍打」的警告拚命襲擊他,他衣服被我們拍得貼胸貼背,拚命叫冷。不過「急流泛舟」真的是好物,浪大、射擊手調皮、景色風情也足,值得多次體驗。(這是兩次都穿雨衣、萬事具備的人講的話。)

* 不管坐什麼設施,我和雪野都一路聊天到尾。像在360度「風火輪」上,第一次倒掛在頂端時,雪野說「瞧那遠山,真美」;第二次倒掛,我依言留意遠方風景,見到那山輪廓的確清新誘人,感動得跟雪野繼續聊下去。平日爬山也沒什麼機會見到顛倒的山,您說是吧?

* 非常有效率的玩遍所有重點,但其實我們一路閒逛沒有趕場步調;這一切歸功於我們來得太早、園子太清閒。也感謝好天氣,讓淋濕的夥伴可以晒屁股。當然感謝所有夥伴:活到這把年紀,還能有人陪著你抱著孩子心性玩這麼多,實在是太讓人感恩。

感謝:
大義主揪丟丟
立院前熬夜、回家暈了頭踢斷了腳趾、還捨命陪君子的雪野
親切的雪野媽
被鬼射擊時超入戲呃呃叫的小妞

以下,相片:

富二代指點丟丟

這區的音樂給了我最美麗的早晨
(舞~)

西部嗅覺

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寫手] 奇巧劇團《Roseman玫瑰俠》


(3/22(六)下午,大稻埕戲苑。奇巧劇團官方消息。)

說實在,我很愛這齣。從賞戲至今(其實只有幾小時)我一直想著他們該如何成為寶塚,幾位主角的個人魅力的確是相當強悍、值得期待的。裡面有很多分離的元素都令我疼愛,例如我叫不出調名卻耳熟的歌仔戲曲,例如京戲(?)裡的武打與對招,還有個人色彩鮮明的咬字,⋯⋯每樣都讓我開心到像回歸子宮,因為我天生就是要(活在)唱戲(氛圍裡)的。

飾演主角之一的劉建華(女)被稱為「豫劇王子」;我看過並愛過豫劇,但仍然是門外漢,不確定這齣戲裡有沒有豫劇的元素。而《Roseman玫瑰俠》據官方介紹乃改自胡撇仔經典劇目《大盜玫瑰賊》⋯⋯這「胡撇仔」的多元背景對我而言又是一件故事性濃厚的新知,查閱資料之時,這齣戲的餘韻在我心頭留了更久。因為被這些戲曲元素感動太深,雖然這齣戲的基調分明是我從前最難投入的「喜劇」(預謀的笑哏),此時卻都變成誠懇至極的佳餚,品嘗起來如此交心。

(⋯⋯雖然不確定是跟哪一位交到了心。可能有建華,她帥成那樣~~~)

戲中有太多機巧可愛的點子。最喜愛的包括玫瑰俠行動時多演員與多門(視窗)的相互掩映,和那段恍若《超級變變變》的雷射橋段(等等⋯⋯劇本好像誤講成「紅外線」?(←物理宅神經啟動))。另外值得珍惜的是:他們極富創意的把沒有故事性(或本來不是這種含意)的「戲曲身段」寫成「劇本」,例如任何其他間諜動作片都不可能像它一樣,用了「武大郎走路」這招來闖關啊~XD

(Line那段可能很多人很愛,可惜我不用智慧型手機XD)

文章結束前,我需要講一下這齣戲的缺陷。我清楚感到他們排練不足,尤其裡頭西方舞蹈很多(爵士、國標舞),都是我敏感的品項。他們團舞的整齊度偏低,力道不足且不一。⋯⋯不過我突然想到:傳統戲曲裡像「舞」的部分,似乎一向力道偏弱,即使是武生也是優雅的遊走,例如策馬身段,和部分武術對打招式。排練不足也造成過場不順,尤其這齣戲的創意元素太多,導致橋段之間分離感明顯(我第一段寫「『分離』的元素」其實正是為這鋪哏)。掩飾分離感這部份可能也需要靠調整劇本來加強。

也許有人會覺得結局收得太倉促;我同意,但我完全不介意。我寧可它速收、讓我憑聯想拉長餘韻,也不希望一齣戲為了鋪就後勁而在結局演了太多橋段失了勁。

奉上些許批評只是因為太疼愛它,因為看戲看到骨子裡了。文章最後以訴衷情作結:我非常愛他們「唱」著謝幕!像我這樣戲胞濃烈的人,誰對我引吭高歌,我聽著都像被告白一樣難忘。聽那滿堂喝采,相信全場觀眾的心緒也都整個投進去了吧~

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菜根譚

分享兩則並未廣為朋友所知的素食小知識:

1. 吃生菜未必比較健康

它比較不容易被人體吸收(除非打汁後立刻喝掉),寄生蟲、農藥、硝酸鹽殘量又可能較高。林杰樑醫師是不吃生菜的

2. 糙米營養價值比白米高,但⋯⋯

糙米有大量植酸,有礙人體吸收礦物質與蛋白質。去除植酸的理想方法是事先以發酵泡法處理糙米:

1. 糙米泡室溫開水24小時。
2. 米水留下一成,其餘倒掉。米用開水煮。
3. 留下的米水混入開水,泡下一批糙米24小時。這一步驟就是發酵泡法。此後每天循環下去。

懶惰的人(如我)只用溫開水泡24小時;更懶惰的人就泡水一小時吧,聊勝於無。(根據以上連結:發酵泡法(三循環後)可減少植酸到原量的4%,泡稀釋醋酸24小時則減少到55%,泡水24小時減少到62%。至於泡水一小時⋯⋯大概就是安慰作用XD)

或者你可以選購發芽糙米;小東西發芽後就很少植酸了。

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小事紀——來自星星的你


男:「想想——那顆星星的光來自好幾千年前。說不定這顆星星早就不存在了。」

女:「那是天狼星,離我們才8光年遠。」

男:「噢⋯⋯」

男:「想想——那顆星星的光來自上一屆總統任期~」
女:「嗯⋯⋯聽起來有點虛。」

(xkcd註:「好幾千年前發出的星光」是天文學中難得被一般大眾高估甚多的數字。)

**************************************************


這兩天的大事:

1. (間接)發現來自宇宙出生時的重力波The New York Times 報導泛科學介紹

2. Leslie Lamport 獲得2013圖靈獎圖靈獎官網介紹。Leslie Lamport 為分散式系統領域的大老,與 LaTeX 的發明人。

3. 要求立院逐條審查《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學生(公民)攻佔議場」。

⋯⋯這三年,我覺得我在台灣最黑暗、同時最輝煌的時候回到了台灣。 :)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劍龍稜-鋸齒稜-煙囪稜

1. 夢了很久的黃金劍龍稜,突然在周初出現在我眼前。非常唐突的搭訕主揪小朱,竟讓我成功攀上了這個大團的尾巴。——超級爆團!33人啊~而且全體是能手,在地勢詭譎的劍龍稜上無人卡關,腳程不比預期落後,真是順利到令人拜服。

2. 陰霾的天候最初讓人擔心,但一路走來,這陰涼卻變得讓人放心與開心:沒有陽光與發燙石板夾擊,卻又乾爽少霧無強風——原來這麼陡的斜稜是可以穩穩踩著跑的!我從最初的緊張狗爬姿,演變到最後放手踩跳。這岩稜實在太讓人驚喜!

3. 這會兒就要說說我的鞋了——這雙被團員們認定「神級陽春」的平底帆布鞋。其實我是因為皇帝殿鐵鍊崖的經驗(穿帆布膠底鞋可以攻頂,穿硬底登山鞋卻無法),才在溯溪後從背包裡選拿帆布鞋換上的。

(是的,我也有帶登山鞋備用。而這雙白帆布鞋的故事可回溯到去年底,我騎機車時被右轉機車撞上而雷禪,當時就穿著這雙白鞋,鞋面在人行道上摩擦了一段,早就壞了好幾處細節,所以這會兒拿來當消耗品穿。)

4. 說到溯溪,怕泡水又手腳冰冷的我,穿運動涼鞋踏溪時,真心覺得溪寒到了徹骨的境界。以致上岸後我持續穿著刷毛外套,到了極熱時才想起要脫。結果,爬到後段時⋯⋯我大腿內前側抽筋了。這是我爬山這麼久第一次抽筋;除了因為前一晚睡眠不足、初體驗詭譎地形特別耗力,我猜這與我前段流失太多汗水也有關。休息五分鐘,並含了一顆好心團員送的鹽味檸檬糖後,抽筋就獲得緩解了。

(我兩支大腿同時抽筋,可見我施力真是平均得很標準啊~)(←謎之音:連這種事也可以得意?)

(大腿抽筋時,我發現站直就不會痛,彎膝就又會抽起來。)

5. 這次難得沒帶登山杖,因為怕背包掛著雙杖容易勾到拉繩、頂到突出地形等等。⋯⋯其實根本不必擔心這層啊!因為全程大部分沒有繩子,真的純靠手扶岩石攀爬;較困難的地形也相對裸露,背後沒東西讓你頂。鋸齒稜之後經過茶壺山有一連串下坡,膝關節孱弱的我很需要登山杖;另外還有煙囪稜,登山杖在此也很好使。所以我將來絕不會輕易把登山杖留在家裡啦。

6. 見識到明芬女神的魅力。遠方另一稜線出現55人大團(!),居然齊聲傳音呼喚明芬,而明芬也動感的放開喉嚨回應:「阿姨也愛你們~~~」這一幕差點讓我也跪下膜拜了,太太太讓人感動了啊!(激動)

7. 發現幾對佳偶,有夫妻,也有若有似無那種(?),每一對的互動都好可愛,我看了心都甜起來~

8. 晚餐聚於基隆海鮮餐廳。我們餐桌上幾乎永遠只有一道菜,因為菜總在下一道上來前被一掃而空——大家真的有餓到吔~XD(傳說服務生經過我們桌都忍不住洩漏一絲恐懼的眼神XDD)

最後,感謝辛苦的主揪和所有夥伴!

(updated)補上行程簡記(時間點節自主揪小朱記錄):
0800 台2線80.2K瑞能橋
0900 海邊翻牆
0954 溯溪完畢換鞋
1100 劍龍稜入口
1200 劍龍稜尾段午餐(+明芬與他團山友互喊訴衷情)
1245 進入鋸齒稜路段
1438 半屏山下茶壺山叉路
1520 抵茶壺山下,休息等候
1618 煙囪山斜岩下芒草叢入口
1730 報時山停車場


以下是照片記錄:

晨釣

等待車手們將車開到下山處再返回

登山口(誤)

2014年3月12日 星期三

教堂光


Jim Richardson on Overexposing Photos (on Purpose) --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graphy.nationalgeographic.com

Read about photographer Jim Richardson's experiences with travel photography and get advice on exposure and lighting from National Geographic.

在《國家地理雜誌》官網看到這張照片,立刻想起了自介底下那幅文字:

前者以靈悅挑逗森林下層,後者以肅穆召服教堂浮塵⋯⋯

前者——我鑽了那麼多次森林,千密千疏的樹蔭下的光徑與光點,我也嘗試捕捉了很多次;未必是佳作,卻每張都讓自己看了覺得幸福。然而後者——窗光,我拍起來大約都有強烈的方正剪影感,像只是風景照被剪成窗戶的形狀,因為室內漆黑一片沒有細節。

尤其,我連從窗戶透入的光徑都未拍過,於是無法看著照片想像那束束泛暈的光徑裡,漫行的浮塵。(我猜,浮塵是拍不到的?因為我至今未遇上這樣的相片。)

然後我看到篇首這張。不是我朝思暮想的光徑,而是白火一片淹潤。

沒有人知道我身上1/128的吸血鬼血統,照不得光,卻對光渴望。因為畏光的特性,我眼中的日光都有點燒灼感;所以我這麼扭捏,藏在森林裡窗戶後汲取篩下的精華,還暗自沈迷在闇與亮對比強烈的空間裡。但在篇首這張圖的氛圍裡,你根本無處可躲——你根本忘記要躲。計畫性的過曝是霸氣,成果卻營造出柔軟的包容。

⋯⋯我回顧這篇文章(才寫了幾個字就回顧?XD),不太確定的看著「淹潤」一詞⋯⋯它是怎麼來的?也許是我被 Jim Richardson 原文裡兩次「wash」影響。靈機一動查了萌典——

淹潤:柔和、溫順。

這番默契⋯⋯我滿足的笑了。




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20140308 全台廢核大遊行 台北場

(測試 VTT Chapter Markers)
影片簡介:g0v.tw 這次負責現場網路和全程轉播:「電視不播,網路直播!」



--

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寫手] 流浪的米發芽——訪雲門2《Yaangad‧椏幹》排練

攝影/李佳曄

(3/7(五)下午,雲門八里排練場。雲門官方正式演出消息。)

遠在八里,就算乘著舒適的車前往,仍有一種風塵僕僕的錯覺浪漫(尤其我一直覺得開車的宣傳有甩尾的潛力)。踏入貌不驚人的鐵皮屋,裡頭的深度洩漏了誘人尋寶的意圖;脫鞋踩過或乾淨或染塵的各種地板:戲服間,道具室,典雅無聲的小佛堂,專業高廣的排練場⋯⋯我的襪子於是偷渡了《椏幹》零星的沙土回來。

排練場鋪的是專業舞蹈地板;「二樓這個有桌椅的空間則是給舞者休閒看書用的,」她介紹著,「可是太少人來,於是後來連這裡都加鋪了舞蹈地板。」我隔著襪子感受專業地板,踮腳跳一跳,體會它的硬度與反彈力——腳底板的筋骨有點痛呢,我想;看來愛跳舞的我其實仍是個嫩咖啊。

道具室有一疊米牆,一包又一包《流浪者之歌》的米穀。這些米穀是經過角尖鈍化、染色美化(不說我還看不出來)與照光熟化的;鈍化才不會傷人,不會發芽的米才能流浪到國外表演。「主演的舞者都從小沙彌變成老和尚了,」她說,「不知道未來會怎麼傳承下去呢⋯⋯」

我們回到1場,舞者已經就緒,布拉瑞揚正活潑的與工作人員對話。雲門1去國外巡演了,眼前這些都是雲門2的團員們。現場,我領教了布拉瑞揚導舞的風格,與表演者彼此的互動。我看到的不只是一場《椏幹》的排練,而是雲門2的生活脈絡。

2014年3月4日 星期二

我喜歡坐雲霄飛車的原因

這是其一:

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陽明山賞櫻

天氣大好,行程愜意,溫暖但都不必流汗。景色極致夢幻,粉紅到有人大叫「天啊又是粉紅我快要吐了~」XD

偶爾來個散步行程真好,聊天量大增,是可以彼此訴衷情談戀愛的。:)

愜意行程:石牌捷運站(公車)→ 十八份古道→ 頂湖福德宮→ 湖山路→ 大屯瀑布步道→ 陽明山 小憩亭 觀景亭 湖山綠地→ 草山藝術村→ 草山行館→ 湖底路→ 湖山國小(溫泉)→ 六窟餐廳

可以談戀愛的夥伴們:popol(主揪)、軒、娟、小萬、Benson、丟丟、Leisa、雪野、科比。

以下,相片:

風華招來

等燈

[櫻花源] 種作良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