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4日 星期六

Facebook 感謝潮


9/22,於 Facebook 上放了我的身分證照片。

回應音馬麻點名,以下是我的感謝文。

照片是我的身分證。我之所以為我,上面的內容都是成因。

1. 父欄:感謝我生父讓我出現在世上,雖然我幾乎不認識他。對他的印象只有母親過世後,他從台灣打來美國的電話,說他很有錢,美國學費都可由他包辦;還問我會不會冷,因為「台灣是夏天,所以台灣以外的國家是冬天」。(這時我就知道他應不曉得美國學費有多貴;就算他想包辦,他老婆兒女也必不答應。)

一點點土財主的感覺。可是是個憨厚沒心機的人,媽媽生前說的。阿媽失智後,總愛問我找到親生爸爸了沒,我都不正面回應。就停留在這種粗糙憨厚的記憶裡,見了面說不定會破壞一切呢。

2. 母欄:媽媽很愛桂花。我直到她過世,才正式把她對桂花的愛和她名字聯想在一起。那時庭院裡有一株桂花樹,鮮明的呼應著季節,總在秋季大放清香。旁邊是我種的落地生根(吊鐘花型,不是小紅花型)。桂花樹和落地生根之間,是小白魚和大紅魚之墓,墓碑是她給的筷子、我寫的字。

現在氣候變亂了,夏季太長太熱,至今桂花仍未開;而冬季只要突然來兩天暖日,桂花就醒了。

3. 配偶欄:感謝未來的配偶。你來得好慢,但你出現之前我也一直很努力的成長,希望長成一個很好的女人,不負我母親的名聲。(金田一一貌)

4. 出生地欄:父母在我很小時就離異了,我從台中縣搬到台中市。約五六歲那年,我給外婆帶,那裡是個很大的三合院,中央有晒榖場,前方有大片稻田綿延。飯桌在室內,炒鍋與小爐灶在室外,外婆總是在外頭瓦簷下揮汗如雨炒菜,然後把飯菜端進來。大爐灶在飯桌間隔壁,上面會蒸很香很香的粿。

小時候跟著外婆看歌仔戲。我人生第一個春夢也是那時做的,夢到陳亞蘭領著大紅花轎穿過晒榖場來接我。

阿公會偷偷餵我喝濃茶,其他大人就會氣急敗壞說小孩子不能喝茶啦。

媽媽在外地工作,常常寄童書、卡片給我,卡片裡是她的字,全部都是國字附注音。有回媽媽回來,我拿著紙筆和她給我的蝴蝶卡片,跑向她大喊:

「媽媽媽媽你看!我會寫名字了!阿公教我寫的!」

媽媽彎下腰看了,猶疑一會兒,笑說:「薰真棒!不過阿公有點寫錯了,」她拿起筆示範,「薰這裡面是兩點,不是一橫喔!」

「⋯⋯哇~」我知道媽媽在觀察我的反應,我開朗的拿起筆重學一次,讓她知道她沒有打擊我的自信或澆滅我的熱情,我是個愛學習的孩子。

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如何抓蟑螂

打蟑螂怕打出汁,隔塑膠袋抓又窸窸窣窣不俐落。直接把手擱在蟑螂往前爆衝的方向,讓牠自動爬上你的手,立刻將手舉起,可愛的蟑螂就捕獲了。

瞧牠活活潑潑在我手指上爬來爬去、擺動觸角的模樣,我頓時覺得自己跟白雪公主一樣美麗。

--
可惜沒圖。我當時沒有手可以取相機,因為牠爬得很快,我必須兩手交迭輪流讓牠奔跑,以避免牠衝上手臂。

(這好像是個非常有復健風的畫面。)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尋人

本來看來神態自若的朋友,開始上升後就大叫「球球我恨你~」,還不斷往我這兒肘擊⋯XD


跟朋友去六福村之前,我在PTT Beauty板上看到一篇尋男文,大意如下:

尋找一位週五在六福村海盜船值班的工作人員,穿著跟其他南太平洋區工作人員一樣的服裝(紅色花襯衫、葉片下襬裝飾),是位年輕的男性,戴著黑框眼鏡。聽他廣播的聲音,被他那種和刺激海盜船反差甚大的淡定表情、語調吸引,懇請有去六福村的鄉民協尋⋯⋯

這篇文章太可愛,當下我就決心要幫這位女鄉民搭訕那個工作人員——只可惜我去那天並沒有聽到特別迷人的廣播嗓音,所以認不出男主角(囧)。


不知是不是年紀大了,我變得好難動心。數數這些年頭,我有多久沒煞到男人了呢?⋯⋯或者說,我從小到大都花太多時間醞釀,才能陷入一段戀情。我明明是觀察力豐富的人;但,有別於其他人走進一個場子就能判別哪幾位是她喜歡的型,我看每個人都是一模一樣的好人類(?)⋯⋯

以下就是我新擬的計畫:為了訓練自己能夠愛上男人,我打算把自己調教成「外貌協會」(意指我可以從對方外觀判斷我喜不喜歡他)。目標是一般人,那種眾人都尊崇的帥哥就不在討論範圍之內。然後,我看到這部短片:


這會兒,我覺得男主角頗可愛,應該是我喜歡的型!於是我找來其他短片多看他幾眼,結果發現他變瘦了,還發現底下留言都是:

「Minho in the Maze Runner!」
「You look so nice in the movie!」
「he is so cute~ totally my type~」

⋯⋯好吧,原來我隨意挑的「一般人」其實是眾人都想要的帥哥。只好重來了啦~(翻桌)


--
後記:
天啊!剛剛才發現連PTT電影版都一堆人留言「民豪很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