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森林與蚊子

[圖文不符] 飲水機上的迷你花圃


來兩個科學小八卦~:D

一、樹,想很多

Theory of 'smart' plants may explain the evolution of global ecosystems

科學家很納悶:為何固氮樹種(很會把氮氣轉成氮肥的樹)在肥沃的熱帶林域裡生長得很好,卻在貧瘠地(如冷寒地或森林大火過後的劫後餘生林)比別的樹種更快死亡?它們不是有自生氮肥的優勢嗎?

今日終於有答案了:因為在貧瘠地,固氮樹種會花很多力氣製造氮肥以拯救整片森林夥伴,然後自己就沒力氣長大,無法競爭過其他長大的樹,於是就死了。

⋯⋯嗚嗚我都快哭了~~

二、突變蚊

Mosquitoes engineered to pass down genes that would wipe out their species

科學家製造出一批帶有不孕基因的突變瘧蚊,期待牠們染指野生瘧蚊,生出不孕後代,以消滅瘧蚊。

啊不就好棒棒?不對。不孕的蚊子生不出來,必定競爭不過能生的蚊子;最後後代仍都能生,前功盡棄。

所以這故事其實有幾個前情提要:

1) 母蚊須帶2個不孕基因,才能不孕。而公蚊就算帶2個不孕基因,也還是能生。

2) 有種帶了酶的「基因推進器」叫做CRISPR–Cas9,可以跟在突變基因附近,把另一個正常基因砍了,將它修成突變基因。

所以突變蚊與野生蚊的下一代,原本應帶一個突變基因(來自突變蚊)與一個正常基因(來自野生蚊),但這突變基因附近還跟了個「基因推進器」,立刻把正常基因砍成突變基因。

所以下一代會帶兩個突變基因,徹底讓母蚊不能生。但公蚊仍能生,繼續染指野生母蚊,讓後代帶兩個突變基因。最終能達到瘧蚊絕育的目標。

啊這不就好棒棒?大概吧。然而一旦那個基因推進器進入人肉市場,它誤砍到人類基因的機率雖低,但可不是零啊。⋯⋯這真是個寫科幻小說的好題材。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上週今夜》最短徒刑

翻譯作品。



註解:
1. 03:05 - 英國向澳洲送囚之歷史,可見Wikipedia

2. 07:46 - 「I challenge you. You are challenged.」第二句是回諷「你才被挑戰了/你才是殘缺的」。challenged是「殘障」的婉詞。

3. 12:39 - 減刑通知原文:「Be it known that I, Barack Obama,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 consideration of the premises, divers other good and sufficient reasons me thereunto moving, do hereby grant this application...」

---
Wikipedia摘錄各界「反對最短徒刑」的原因:

a. 最短徒刑法成立主因是為了將可能有累犯傾向的人關入牢中,避免危害社會。此立意脫離「依罪行輕重判決」的比例原則,使那些人承受了不成比例的重刑。

b. 最短徒刑法暗中將判決權移到檢察官身上(藉由減刑談判的手段),法官形同虛設,不符「權力分立」原則。

c. 對於累犯,某些研究指出持續治療比過長徒刑有效且經濟。

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

琅琊榜


我最近滿腦子都是琅琊榜,非常非常放不下。幸好我腳好得差不多了(前陣子做腳繭冷凍治療,繭是跳舞磨出來的),可以恢復心搏200的日常練舞運動(⋯⋯怎的?又得長繭了了嗎啊啊~),用來轉移注意力。不然我大概再久都走不出來吧。

我真的很愛很愛裡面每個主角,太愛了⋯⋯QQ


話說從頭⋯⋯其實沒有「從頭」,我是從第二集開始看的,跳過了第一集諸多動畫所營造的浩瀚背景,沒有頭緒的在第二集遇上了這位看起來很弱很弱的書生。所以我根本沒見過梅宗主威震江湖的形象,他一出現就是個謎樣人,文弱到你不知該期待他什麼。

可是線索一絲一絲出現了,我瞧出他外觀文弱可是內裡很深。江湖氣隱藏得唯美,只時不時洩漏一丁點兒讓人驚豔,但基本上是用淡定的柔道將對方綁縛吧(笑)。然後就這麼從第二集深陷到最後一集,到現在我心裡都又甜又苦的,擺脫不了。

他淡定的樣貌,其實是天涼好秋型的憂鬱,裡面的痛又沈又悠遠,外人難見端倪。他幾次接了靖王或霓凰含意深遠的視線,我都覺得那張力實在讓人揪心,不過他總是從容不迫的拋回去了。每回幾乎觸碰事實的剎那,我都情緒滿溢的想著「天啊讓我抱抱你們每一個吧你們全部都是好孩子啊~~~」,這衝動完全收不回來。

畫面極好,水墨風格渲染諸多場景,看得十分舒服愉悅——是的,愉悅;故事背景明明是血海深仇,可是說故事的人也是這般天涼好秋的娓娓道來。你被那些可愛的主角們萌得心花怒放,卻也常在關鍵時刻被震懾得心疼。每此回味他們的情緒,心裡總是萬般不捨。

這部片打趴我最近看過的所有韓劇,其他戲我都看不下了。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上週今夜》食物浪費

翻譯作品。



相關資料:台灣食物浪費現況:
Food Waste in Taiwan(Food Bank Taiwan)
看不見的食物浪費(主婦聯盟)

另外推薦「石頭湯計畫」,他們專門收集剩食重新料理,再分享給遊民。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Tatiana Udry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發swing舞蹈影片?

Tatiana swivel時的腿型十分優美,我藉此學到把腿踏得「妖嬌」的奧義!也很喜歡Tatiana和JB的搭檔默契⋯⋯所以說男生不要長太高,這可不只是為了強吻方便而已啊~XD

J&J是一種現場隨機配舞伴的比賽,舞蹈純靠即興與即時的默契。⋯⋯看那搭訕的情趣,全從這舞蹈裡的一舉一動中流露出來了啊!

2015年10月17日 星期六

[寫手] 金枝演社《祭特洛伊》


(10/17(六)晚,雲門劇場。官方網站。)

這齣作品的主打特色是「史詩環境劇場」,表演場地是雲門劇場戶外空地,就地利用四周建築、樹木和道具,營造一個融入山郊環境的舞台。

亮點是台語!詞曲皆優,演員的咬字與腔調水準高。雖然措詞非口語,但我認為以今日年輕人對電視布袋戲文化的欣賞能力,這種程度的艱澀並難不倒觀眾。尤其演員們聲調鏗鏘有力,抑揚頓挫引人留心,著實是一場台語演藝盛宴。

從演員們的舉手投足可見其紮實的身段、舞蹈、與武打功夫,配上相應的旗幟與布帶等道具,成功營造出翻湧的戰爭氛圍。但,其實我期待更高;我欣賞本劇的服裝設計,可是當戰爭場面不如我期待的「史詩」級別時,我擔心是不是豪華繁複的服裝限制了武打身段的設計——演員間的過招有較多情緒宣洩式的留白,不夠密集緊湊。連帶的,那些漂亮的台語吟唱也是全體以相似的方式宣洩——怒吼的悲歌居多,好像必須要很用力、很大聲,才能彌補我們看不清演員表情的遺憾。於是整齣戲的基調太統一,缺乏細緻的變化。加上劇情交代得不夠完整,似乎一開始就悲慟了,不清楚故事背景的人不容易入戲,因為並沒有給予我們足夠的時間去經驗角色們的動機。

我認為循序漸進的情緒牽引是很重要的。這齣表演做得最讓人入戲的橋段,是母親在戰爭後方低聲吟唱搖籃曲那幕——前方戰火烈烈,兵戎相見、刀鳴馬嘶之時,背景卻滲入母親幽婉哄兒入睡的歌聲,營造悽絕的美感。那樣的母愛面貌在戰前嬰孩出生時就已娓娓交代仔細,所以觀眾能在搖籃曲與戰爭的對比下感受深刻的痛楚。

整體而言,我覺得這個新穎劇場的加分效果有限。我並沒有感到這「環境劇場」讓我們更親近環境與演員——演員與觀眾間的隔閡仍然明確,觀眾席的空間安排卻不如傳統劇場舒適,無法讓觀眾有足夠的直覺看清表演細節;我有時落後幾秒才找到現在正在歌唱的演員是哪一位。

但我仍然認為這種劇場實驗是值得的;不可否認,我在這種環境劇場下開啟了一些我自己從未想過的感官模式。演員與劇場需要成長,觀眾也是。謝謝金枝帶領我們一起經驗創新。

P.S. 對於現場燒煙這事,雖不刺鼻,但身為對環保與健康議題敏感的人,我其實並不支持。若為營造祭祀的火煙感與戰爭的硝煙感,現場似乎已有乾冰?(噴速快且無味,應該是乾冰。)應毋須再燒煙。

--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文章同時刊載於藝文票券折扣網。

2015年8月22日 星期六

如何邀舞

華山最萌舞者
(Photo by Rock Lai 賴信維)

有種時候,你隨著音樂放空緩緩遊走;突然兩隻手臂被誰溫柔的挾持住了,一股力道往後,身為follower的你瞬間啟動connection,往後bounce幾步便看到了那個挾持犯,彼此相視一笑,很順暢的就開舞了。

這就是我覺得超愜意的邀舞方式;無論從前方襲來、從側方抄來、或從背後擄走,一句話也沒提,默契就瞬間相連。

⋯⋯所以,請隨時把我擄走吧XD~除了喝水、噴防蚊液,我沒有不能跳舞的時候,不會拒絕任何人,也從來不會累、不需要休息——除了這陣子有時真的過熱,會放空等風乾;若你不介意,儘管放馬過來,就讓我們相濡以汗~(呃⋯⋯)

不過,這只是我。請勿用同樣模式對待其他follower,然後怪我把你教壞XD

--
還有,上述只限舞場以內。舞場之外,如果你從背後欺上,我開啟的不會是follower的connection,而是防身術⋯⋯XD

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Michael Davis「我是雜耍師」

翻譯作品。

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男生好珍貴


老師Lia Kim的編舞與舞技自是無話可說,然而那幾個稀有的男生也讓我看得心頭澎湃啊~

遇到這樣的男人,女人們一定都甘願做綠葉。:p

--
音樂也極好,是純人聲合唱。

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八仙樂園粉塵瞬燃


談談我在美國留學時的經驗。當時系上風俗是入學一年後考資格考(之後已改成一入學就考);那時也是我第一次上芝大醫院,第一次拿到高額帳單。

時逢夏季,我右耳耳道發炎,跑了好幾趟學校健康中心拿藥,卻一直醫不好。再一個多月就要資格考了啊忒讓人心煩。最後,終於拿到健康中心醫師開的轉診書(referral),同意讓我到芝大醫院耳鼻喉科就診。

我當時用的是學校健保,也就是最貴的那種(沒去找便宜替代方案),每年健保費要上千美元。學校健保合約有項規定:任何一般疾病都必須先在健康中心就診(診療免費,藥費部分負擔),除非拿到轉診書。

最後,我的耳疾在芝大醫院就診兩次後就迅速被治好了,與健康中心差別在於用藥正確。醫療費高,但在健保下,自付額只需250美元。

一個單純的耳疾總共拖了我近兩個月。我當時覺得:美國的醫療品質跟台灣比起來真是差太多了,又慢又貴,害我資格考準備得特別辛苦(?)。

當然,現在我的知道,是我當時年少不懂事。如果我經歷過重大傷病,我一定會更早發現台灣的醫療環境其實不堪一擊。美國將醫療資源留給最亟需的人,而台灣的醫療資源在平日就被一般病人消耗到所剩無幾

這次八仙事故,讓醫療再次陷入病房數與人力極度不足的困境。我們能做什麼?平日除了幾乎不看病(我做到了)、就算看病也儘量不拿可能無用的藥(我做到了,醫生開我止痛藥我都退回去,若真的需要再多跑一趟拿藥便是),我們還能做什麼?

噢,對了,聽說大巨蛋很危險,公共安全不及格,柯P為此事忙得焦頭爛額。聽說柯P還想做醫療改革可是他被前朝留下來的各種弊案(包括大巨蛋)纏得無法分身。

我們能做的事,就是監督並支持正確的改革。


--
(updated 6/30) 血庫存量資訊(定時更新)

我很好奇:這兩天台北血庫存量有急缺過嗎?當網路上爆出缺血新聞、人們爭相跑去捐血時,我立刻查了台北捐血中心官網,明明都是綠色,只有O型是黃色(O型在一個多星期前我去捐血時就是黃色了)。是救災忙到無法分身更新捐血官網嗎?還是缺血新聞根本是誤傳?

一窩蜂捐血可能造成一個月後缺血危機,應儘量避免。血庫存量應以捐血中心資訊為主,媒體不可盡信。

P.S. 媒體在災禍時期可以有很強大的力量,幫助傳遞「正確」資訊,加速救災效率,並過濾掉錯誤或浮亂的消息與知識。現在仔細想想:這兩天主流媒體報的新聞裡,究竟有哪條是有益於救災的?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寫手] 華山 : 仲夏夜未眠(月光搖擺節)


陽台上熱情的爵士樂團,梯台上浪漫的彈唱歌手,舞池裡隨音樂起舞的人們——步伐或快或慢,從雙雙對對星星點點搖擺,到集體圍著swing老師整齊劃一的舞動,還穿插著swing舞者們別出心裁的表演和眾人的歡呼。還有高樓溫度計上的32 °C,和時不時流竄而來的晚風惹得渴求的人們一陣醺醉。還有皎潔的月娘,那樣溫柔的看著地上的人群。

每一個表情,你都捕捉到了。你看見席地而坐的他好奇的站了起來,謹慎但又掩不住興奮的跟著帶舞的老師一起bounce,緊接著被周圍所有跟著舞動的人們感染了熱血,臉紅了手紅了汗溢開來了笑容開得更大朵。你看見她歡快的拉了夥伴下來,走入即興的舞場裡,全憑音感與節奏感的舞了起來,沒有特定的步伐,只有自己的風格;而她的女性朋友絕對熱情的跳著跟她一樣的節奏,力道像battle,但舞步對稱完全充滿愛。

不過你沒瞧見另一個短髮女孩是怎麼走過來的。只突然發現她出聲,語氣羞澀,怯怯的問了某個女孩是不是常跳舞;細心的攀談了一陣,最後鼓起勇氣問對方:「那⋯⋯請問你可以帶我跳嗎?」

那位被邀領舞的女孩,是我。百分之百我的榮幸。我不是一個熟練的leader,但我猜她剛才看到我在非swing的音樂裡領人跳了一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舞——可是我很快樂,非常非常滿足。

那場是吉他歌手Jeff(黃亦儒)的表演,嗓音與演奏完全是療癒系;樂風不是swing,但實在誘人到我沒法不跳——即使全場專情的聆聽,沒有人下場。

結果發現我不是唯一,因為一個女舞友突然走來抓著我說:「我們去跳吧!讓他(Jeff)知道我們有多愛他!」我聞言,立刻撩落去了,一把將她拉近,步步踏入舞池,游移到Jeff的梯台下,簡直像兩個羅密歐向閣樓上的茱麗葉求愛。不知該跳什麼的我,此時想起Jonathan教的connection——忘了舞步,純粹感受連結;這會兒終於讓我徹底實現一次。我純聽音樂做反應,並認真的把我的意念透過肢體渡給她;這是一個亂來的舞步,她根本沒有模型可猜,可是她完全聽了我的肢體語言跳了!天啊她好配合啊而且笑得那麼開心我真是受寵若驚!跳完時還聽到全場鼓掌——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掌聲是給Jeff的,可是我們還是激動得忍不住互相擁抱了啊!

這晚實在太盡興!你根本無法抵抗現場樂團音樂的魔力與全場人群歡笑的氛圍,好像這個城市裡有潛力的愛舞人比我想像的多更多了。我猜今天的月娘偷偷往下灑了酒吧。

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得來不易的彩虹流

合歡山下(circumhorizontal arc)

那年,她跟我說,不知該不該繼續那段辛苦的感情;她如果放棄了當時的女友,未必還有福份再遇到下一位,因為同性戀的人數較少,又隱晦,能夠找到一位一起走下去,都極度不易。

身為異性戀,我就已經覺得相愛好難,我這輩子幾乎不曾經驗過。她那番話,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多數」本身在戀情上已經是輕鬆這麼多的事,他們相對於我們更為艱辛——遑論某些多數族群的人又對少數族群施予壓力,無論自覺或不自覺。

我必須記下這一刻。June 26, 2015,美國最高法院以5:4裁定同性婚姻合法。人類都希望歷史往正確的方向走去,而這正是我相信未來的人都會認可的那條路。

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

黑箱課綱

如果我是黑箱課綱主持人,我要偷偷召集一些棉條專家來編課本,把棉條使用方式和各種優點詳盡的寫在自然/生活課本裡。

美國有八九成女大學生使用棉條。台灣女性們都不好奇她們為何選用棉條嗎?唔,我以前也超不好奇的,我甚至在美國N年都沒好奇過⋯⋯;但現在的我難以理解我以前為何能在量多時戴著衛生棉墊過活。

--
會經痛的人,歡迎嘗試棉條,你說不定可以獲得重生。(←沒有理論基礎但完全是真實經驗談。)

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零時政府 第拾肆次野百合黑客松

第拾肆次野百合黑客松 之 一人有事攝影組作品:

(講台光線較暗,所以都是 文靜的 講者入我傻瓜相機鏡頭)

判決書之謎

你在看我嗎

思考的力道

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今夏最讓人期待的影集

公視正在播《Fargo》(冰血暴)!這部超可愛,喜愛暗黑幽默者不宜錯過,看了涼快消暑啊。

《True Detective》第二季將在6/21於美國首播,是我近期唯一的關注名單。它的第一季讓我印象深刻。

⋯⋯「唯一」。唉,其實我有美英劇飢渴症狀⋯⋯不如說我目前有「找不到男主角來愛」的症狀,跟我現實生活中一樣。藉此順便引用我過去為《True Detective》寫的隨筆於下方。

真意外我之前從未在網誌中提過《Dexter》。繼House之後,我最愛的就是他了(愛男人那種愛)。

(4/18/2014)
Dexter之後我就失去重心了。雖有Game of Thrones可期待,但它對我來說是特殊的存在——雖覺精采,可是當初追的動機不強,因為我必須愛上一個角色才有動力追那部影集。直至第三季受朋友提點我可以選擇小惡魔來愛之後,我才覺醒,才順利展開追求。(今日補註:沒,我現在又斷追GoT了。)

完全自發愛上的,Dexter之後就沒有別人了,所以我找了好久的影集,一度完全迷航到韓劇去(⋯⋯還有台劇龍飛鳳舞!XD)。看大家都推House of Cards,嘗試過後發現自己還是追不了政治劇。

最近,我偶然選了True Detective,因為看中了某網友一句評論,大約是「步調很慢,但氛圍很重」的意思。

步調很慢其實是我不能忍受的。看第一集時,就覺得擔心了:不僅步調慢,顏色還很陰暗!我想起我追Breaking Bad也失敗,那麼TD裡面應該也不可能會有我能愛上的角色吧?我想。

但故事實在勾人,我忍不住看第二集。⋯⋯突然,「步調慢」這個事實在我眼前消失了,我一時發現他好性感——可是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是「誰」在性感。我好像沒有愛上任何人,但整部片瀰漫著慵懶與催情的韻味。(咦?)

再加上神祕感⋯⋯

因為我英文不好,聽不太懂⋯⋯
(可是我英文又好到「使用不良中文字幕會干擾我」的程度,所以無法掛上中文字幕。)

於是我偶爾暫停咀嚼一下;有時查字典,有時看著水墨渲染般的畫面,不知是思考還是放空。

像吸毒一般,必須在吸到最深時突然暫停,把粉留在裡面,醞釀。

反正我中毒了,我一口氣看到第七集。第八集週末要看,真捨不得,因為我知道他們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但同時期待傳言中的新角色女真探。)


聽不太懂還有一個好處:我討厭人說教,Cohle的言語幾乎像說教;但在我聽不太懂的狀況下,他的言語變成吟遊詩人吐露的歌。


最後,聊一下Dexter和Lumen。我很喜歡這對,尤其是Dexter送Lumen跟他一樣的殺手手套時;含蓄而害羞的,當時Dexter的眼神。我從不留意什麼配對的情侶服飾或配件,唯一一次就是這雙手套,完全打中我。

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調情2

(咦,才「2」嗎?畢竟我整個網誌的主旨都是調情啊⋯⋯)

我喜歡很幼稚的、想像力自由的。或者很重的、但安全無傷害的。


剛看完《陷入純情》最後一集,男女主角坐在巷弄樓梯坡上俯瞰樓梯口的路人。

男:「如果下一個人從左邊走過來,我就親你。如果從右邊走過來,就換你親我。」話說得甜蜜多情但輕巧平靜,毫無嘈雜黏膩的氣質。

女:「好。」笑得服從,很懂男方的情趣。

然後一個人從左走來右了,男生開心的親她一下;又一個從左邊出現、又一個⋯⋯。突然,攝影機前兩人的表情轉為詫異、緊接著忍俊不住的模樣,原來樓梯口頓時湧來一大群從右邊出現、旅行般的年輕人們。兩人開懷大笑了起來。

「啊哈~」男生突然大肆脫外套、還脫鞋子,一副要大展身手的樣子。準備親男方的女孩見了,問著天哪天哪你幹嘛要脫。

「為了讓你放鬆啊!」⋯⋯天哪這是什麼無厘頭的答案啊XD。然後穿著薄T恤的光腳男孩清清爽爽的閉眼湊上去,等著迎來女方。

這畫面真是好啊~~


剛剛,我看了Edward Snowden的另外一支影片,片中他教Oliver如何選擇安全的密碼。長篇討論後,Oliver孩子氣的下結論:

「我知道選好密碼很重要。問題是⋯⋯我不會照做;」(這時Ed聽了笑出來,)「因為聽起來好麻煩,雖然我知道它其實很簡單。」

此時Ed開口了,注視著Oliver說:「... You're killing me.」

我不確定我懂不懂英文,但這句話在我耳裡眼裡超可愛超性感。事後我看到下方有網友留言一句「Edward Snowden: "You're killing me."」,就收集了將近900個讚。所以,我想我沒有會錯它的情趣。

另一網友寫:「Oh Edward Snowden. Even in diplomatic exile you can still charm us with your calm rational wit and subtle grins.」是的,尤其從這麼平靜的人口中吐出這麼SM的話⋯⋯那反差萌度真是破表啊~~


最後,就再一次回味《純情》的畫面吧:)。其實這齣戲最重要的意境,是女生(在守護自己價值觀的同時)成功守護了男生的生涯目標——那也是我覺得愛情裡最浪漫的境界。

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有沒有量子糾纏的八卦?」

繼上次g0v飯局上朋友問我這件事後,怎就湊巧一直在fb上碰到一堆人聊這個。那麼我也在此閒聊一下。

PanSci最近寫了一篇〈【科學史上的今天】5/15——EPR悖論與量子纏結〉,我來補充一下意見:

「量子纏結的成立」跟「光速是無法超越的極限」並不互相牴觸。用一個科普的比喻:你和朋友準備好一張黑桃A和紅心A,兩張牌洗洗後,一個人挑一張拿走,不看牌底封起來。然後你去紐約,他去北京。各自在兩地生活一年後,在紐約的你某天把封印拆開,發現自己的牌是紅心A,於是你瞬間知道北京那張牌是黑桃A。

你瞬間獲得北京的資訊,不代表資訊傳遞超過光速。


最近還有一則新聞,是IBM發展出新的量子計算機(Step forward for quantum computing)。我也順便簡介複習一下:

1. 量子計算目前最難的關卡是fault tolerance(容錯計算),因為量子世界很精密,可能外界稍微碰一下就亂掉了。

2. IBM這回用超導體量子位元做了surface code。它的態相對穩定,只跟最鄰近的量子位元有關,不會被更遠的環境干擾,所以有辦法偵錯除錯。

「錯」有兩種:bit flip(0、1之間切換)和phase flip(相位(or正負號)切換)。「相位」是量子世界裡的特色,跟「波函數」、「疊加態」的觀念有關;量子位元不只有0與1,還有0與1的疊加態,於是能在0、1之間舖張出一個單位球面網,於其上漫遊。

3. 容錯終極天王是「拓撲量子電腦」。拓撲世界就是「馬克杯」=「甜甜圈」,所以不怕環境干擾扭壓到變形。拓撲量子電腦的做法是讓一對一對粒子們互繞,讓它們的世界線(時空中的軌跡)纏成各種麻花辮,麻花辮不管是直的、還是彎起來纏成包子頭,都還是同個東西(資訊),所以不怕環境打壓。

目前出資研究拓撲量子電腦的公司是Microsoft。

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上週今夜》竊聽風暴

翻譯作品。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浪跡

「小姐,一個人嗎?」

這麼漂亮的臉龐和這麼迷人的嗓音⋯⋯只可惜這位帥哥不是搭訕者,而是信義威秀影城售票員。妙的是:如果他問的是「一張票嗎」或「一位嗎」,這互動性感度就大減了。如果他問「一個人嗎」時的表情沒拿捏好,帶了任何一絲可能被誤會成「同情」的眼神,那對方感受又會完全走味。

幸而他有一雙非常專注的眼眸,搭在純粹燦爛的笑容上;這一切完全是要給你的,也完完全全只恭候你一個人的回覆。非常好,我覺得每一個服務人員或搭訕者都應該達到這種等級,那麼一輩子單身的人就會免去很多一輩子寂寞的感覺。

看電影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你會看到好多好多情侶。相戀這麼困難的事,居然有這麼多人達成,想到這兒你就會覺得這個世界實在充滿驚奇啊。

《Mad Max: Fury Road》超優,畫面唯美,物理也好,給我相當新穎的享受。我看得讚歎連連,騎車回家時都惋惜自己不是飆在沙漠上。


也是一位健步的獨行俠

2015年5月5日 星期二

屋塔房 之 紅姬緣椿象

我住頂樓,最大的缺點是樓頂種滿各式各樣的幫浦,時不時發出嗡嗡噪音往下傳到我房裡。

這跟紅姬緣椿象有什麼關係?

先從古時候那個謎樣的黏液說起。神人朋友多就是有這種好處,連真兇都一下子就找到了。不過,當時朋友問我:

「所以你有在行道樹那兒看過紅姬緣椿象吧?」

我猶疑了一下;我好像常常看到牠,但最常看到的地方似乎不是在樹下⋯⋯

某個週末我上頂樓洗衣服,那裡除了各家各戶的幫浦外,還有我們的晾衣場和洗衣機,受蔽於加蓋屋簷之下。當我忙著在洗衣機與晾衣干間往來時(晾衣場真的很大所以很有奔波感~),我突然發現地板上有好多紅紅的東西⋯⋯

紅姬緣椿象!

喝!為什麼這裡會爬了這麼多紅椿象?原來我最常看到牠們的時候,並不是停機車時,而是晾衣服時!行道樹在哪?從樓頂圍牆探頭往下看就看得到;樹只有兩層樓高,但樓頂是第五樓。

你想著風是怎麼吹的?把一群可憐的樁象吹到荒涼沒有食物的地方。好像一年四季都能偶爾看到牠們在樓頂散步,但你看不出牠們是慌張的(「食物呢?食物呢?」)還是閒逸的。

現在,回頭來說幫浦。之前樓頂有各式各樣的垃圾,我整理一番後,獨留一些舊巧拼板藏在洗衣機旁。巧拼板最大的用途就是「墊幫浦」,只要墊個兩三塊,幫浦往下傳到我房內的噪音與震動感就會降低很多。所以我常常趁著月黑風高時替不知哪來的新幫浦墊巧拼板,技巧之高,我連重量是我N倍的冷水塔都抬過。

初搬到這兒的第一年墊了好幾個幫浦,之後漸漸陷入空窗期。直到上星期,樓頂傳來新噪音。今天我上樓觀察一下,發現有一台新熱水器與熱水幫浦正在運作,於是我趁月黑風高(沒有,其實是白天,不過雨中簷下有點暗)把熱水器暫時關閉(幫浦跟著熄滅;怕它運轉中被抬動容易壞),到自家洗衣機那兒迅速抓了三片巧拼板,再返回幫浦旁。當我抬起幫浦、準備把巧拼板推到底下時,我發現⋯⋯

紅姬緣椿象!

一片巧拼板上就爬了五六隻!從迷你寶寶到大成蟲都有,明顯是完整的群居團體;還有許多不知孵出來了沒的蟲卵,部落般的黏在巧拼板各個角落。


迷你若蟲


幾乎每一片巧拼板都有蟲卵——你看著這個奇異的景象發楞。你現在更猜不出牠們是被迫長期以此為家,還是樓頂真的有什麼食物來源。

真不好意思,跟城市人類住在一起頗辛苦的吧?希望下一陣風可以把你們吹到好吃又好產卵的欒樹上。(若你們是飛來躲廢氣躲雨,我也不介意你們常來作客啦。)

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Connection in Swing – by Jonathan Raabe

Jonathan Raabe老師為當年將swing帶到台灣的元老。他從16歲起開始跳swing,至今已21年。

這次上課心得完全可以承接上次的小感:「丟」!尤其彈珠台遊戲讓全體學員感受到線動量守恆與角動量守恆的境界——在撞到周圍學員牆、被對方彈走的那一霎時,你須清楚領受到自己該以什麼速率、往哪個角度離開,又該如何同時保持自己的旋轉角動量。

但,有「承」就有「轉」——我察覺到當初「丟」這個字其實下得太冒險。Jon明示了connection「持續性」的重要(「丟」聽起來非常有漏洞),言語中不斷用重量(幾磅)表達connection的持續與移轉(transition)。例如有leader在swing out第五步時鬆弛了左手,造成空洞;老師則表示左手連結應與右臂扶腰動作有足夠的重疊,維持嚴密的connection。

「Follower什麼時候會感到害怕?」Jon說,「即當leader斷開connection的時候。有些leader太過大膽,把follower送出後就放手,但並非每個leader都值得follower百分之百的信任。」


今天最令我感動的一招,就是「先忘記舞步」!我們都知道,bounce是swing裡的奧義,但人人總教初學者如何踩triple steps。然而這回Jon要我們忘記舞步,一個bounce只單純的踩一步,配合leader的領舞動作,純粹感受bounce與connection。我聯想到腳踏車:人人都知道「平衡」是奧義,但人人總教初學者如何踩踏板;然而真正的高招是:把踏板拆掉!在一個緩坡上讓初學者坐在腳踏車上慢慢下行,以煞車控制速度,追求的是全程保持平衡不倒。

回歸初衷,才能學得更穩健。


Jon最後也教授了慢舞(如blues)的撇步。「Connection才是能讓人永遠領受快樂的關鍵,」Jon說。他以一對快速飛過眼前的舞者、和一對connection很重很黏的慢舞舞者為例,真正能吸引你目光、打中你心底的——甚至讓全場空氣都安靜下來的——其實是後者。


以下,照片(部分取自錄影擷圖):

weight triangle(倒三角)

weight triangle(正三角)

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零時政府 第拾參次無殼蝸牛黑客松



4/18(六)中研院資訊所 g0v.tw hackath13n

——把攝影組工作交給我,那麼就會很有事⋯⋯

導演

《賽豬公上太空》

萌萌這麼開心

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Swing——如果遇到超強領舞者


我覺得身為follower最難的地方在哪裡呢?⋯⋯就是你必須夠「鬆」,才能輕易讓leader把你丟來丟去;可是當你接到訊息的那一剎那,你的肌肉必須很自然的順勢迅速繃緊,這樣被丟時所做的旋轉或跳躍才有足夠爆發力(i.e. 才能轉完一整圈或跳得夠大步)。

有幸數次被有經驗的leader這樣丟來丟去過。有時我跟不上,可是他從頭到尾沒放棄,一路把我丟到舞曲終止。其實過程中我一直從他眼神察覺到他燃燒的實驗精神,我不禁壓力變大,就更難放「鬆」了。不過我非常感謝他鍥而不捨,使我功力大增。

也有的時候奇蹟似的全跟上了,大約那天任督二脈不知為何開通了八成,就算錯跟了幾步也不會緊張,也沒失去bounce;就這樣一直bounce下去,腳步就都救得回來。而leader只要感受到你bounce很順,就不會發現你腳步錯XD——而且,開放一點來說,腳步是沒有「錯」這種事的。

有時我也跳leader。在沒有學過leader的情況下,我是靠跳follower的經驗反推leader身段的。有時我領得真無趣,腦筋一片空白,努力想憶起什麼腳步都想不起來。但偶爾我卻能領出一串有趣的步伐,當時想的不是「要跳哪個舞步」,而純粹只想著「丟」——我要把follower丟左丟右丟出又丟回這樣,居然就被我lead成功了(follower的腳步看起來很順),跳完後還自己驚訝:「喔竟然還可以這樣跳!」XD

以上,遜咖的小心得。

--
P.S.
1. 「丟」這字是誇飾的意象,並不是真的丟到airsteps的程度,只是指把follower搖來搖去,明確感受其反作用力。最上面那支高手影片,是我覺得「丟」得超有默契的佳作,看了很有感覺。

2. 「鬆」的同時,frame仍要維持住,這樣leader才容易抓得到你(你也比較容易感受他的訊息),把你丟來丟去。

3. 從影片可看出兩人重心壓低時,多踩「深蹲」姿勢,即膝蓋儘量不往前超過腳趾。除了可避免傷膝,也可製造兩人間的張力(core拉遠;但背部不後躺,維持直立)。

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寫手] 小提琴家Antje Weithaas與台灣絃樂團《王者之師》


(4/12(日)晚,國家音樂廳。)

J. Haydn: Violin Concerto No. 1 in C Major, Hob. Ⅶb/1
A. Schoenberg: Varklärte Nacht, Op. 4
P. Tchaikovsky: String Quartet No. 3

寫手團難得獲古典樂團邀請。我一直在想:他們希望看到怎樣的回饋呢?如何吸引他們未來再度與我們合作呢?我非得寫出專業古典味嗎?⋯⋯又忍不住揣測:那些愛上古典樂的一般百姓,會怎樣用文字描述自己的感覺?我只知道朋友聽了會放鬆、會沈醉、會喜悅,但並不是愛上古典樂的人都可陳述出一篇導聆。

所以,這篇一點都不專業——不會是導聆,也不會是評論。更古怪的是:身為「視覺系」的我,不只「聽」古典樂,我還「看」。我只告訴你們,我為什麼喜悅。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鍵琴正式演出。當年在芝加哥大學音樂系館,第一次接觸那黑白顛倒的琴鍵時,奇異的觸鍵感從指尖爬上胸口,好像你還有滿腔衷情要訴,它就只回你一聲短促的「噹」。鋼琴手們向來用各種斷音方式彈奏許多巴洛克時期音樂(如巴哈創意曲),引導鋼琴吐露出大鍵琴的風味;可這會兒是大鍵琴天生的斷音欲拒還迎的回應琴師流暢的演奏⋯⋯好像不是圓滑那種流暢,琴師的手帶有跳躍感。是特意的?還是自然而然被大鍵琴挑逗得舞起來呢?

小提琴家Antje身為協奏曲裡的主角,她的腳步也在舞,高跟鞋在高潮時跟著拉弓手臂的節奏有力的踱地,雖然聲響被張力更強的小提琴亮音撲壓而過。有好幾處高技巧的快速連串音符演奏,配合整個樂團契合的烘托,激情到讓人心臟都舞到喉頭上。

弦樂合奏時,我最享受小提琴在一大群流淌的拉弓弦樂中「彈弦」的聲響。拉弓的提琴聲像後座力長遠的海潮,而小提琴彈弦聲像在暗潮下卻仍能兀自發亮的氣泡,噹噹噹噹的彈醒醉酒的深夜。你知道梵谷的星夜吧?你分不清那亮晃晃令人暈眩的漩渦是迷醉的、還是清亮的;於是你只願放空,讓音樂引領你走到不知是迷幻還是清晰的異域⋯⋯。突然,Antje來個魄力十足的連續低音,一字一字毫不含糊的誦著:「我、一、定、要、征、服、你。」你本來浮空的思緒猛然被拉得精神一緊,還忍不住對自己先前的放蕩害羞起來,不知Antje那幾聲是警示呢還是召喚,於是臉紅紅的跟著Antje的呼籲聲前去,繼續下一段音樂的盛宴。

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寫手] 楊景翔演劇團《明年,或者明天見》


(3/12(四)晚上排演場,水源劇場。官方Facebook。)

原本並不期待自己能融入,尤其宣傳影片中的主角們如此風流倜儻,像是我在人生中從來不會扮演的身分。我對愛情劇之挑剔,讓我至今只懷念過兩部愛情電影(舉電影為例乃因其演出長度與舞台劇相當):《As Good as It Gets》和《Love Actually》,它們的劇情都擁有豐富的元素;於是可以預期舞台劇因場景等限制絕不可能提供同樣多元的內容,該無法安撫我對純愛情議題的不耐。

但⋯⋯場景雖從未變動,那擺設與燈光的氛圍卻讓人回味再三。「今」情侶互動時,你忍不住回想「古」情侶在此地存留的氣味如何與「今」重疊;這一頭電話鈴響時,你讚嘆女孩在另一方跳起來搶無線話筒的機伶;甚至主角開燈時,你不小心愉悅的想起幕後燈光師真是配合無間。

整個劇場畫面持續呈現無縫的流動或節奏合契的躍動,太悅目太舒服了,恍若自己也在這旅館裡住了好一陣子。

最愛那對純真的古情侶。幸好他們完全不是宣傳影片裡那種風流人物⋯⋯他們簡直像初戀啊!清新卻不芭樂(ballad通俗風),對話充滿真誠的巧思,惹人憐愛。我非常重視對話;他們之間彷彿不曾故意挑逗,情趣卻天真的隨處冒出、風生水起。這就是我心目中最高段的調情啊——不必想方設法,光靠誠心就讓彼此不斷享受到對方自然而然拋出的驚喜。

然而,他們並非永遠不老。這對清楚呈現了女孩成長得比男孩還快,但男人卻衰老得比女人還快,尤其在XX(劇情馬賽克)後。你親眼見著女孩慢慢的跟著男孩認得了許多電影,達到跟男孩一樣的學歷而習得專業,甚至因男孩充滿想像力的做愛技巧而有了開發自己(XD)的動機。可是到最後,她像對待一個孩子一樣的安撫一個看起來比她衰老的男人——一個溫柔卻撼人的畫面。

但我不確定是誰的心比較老。太多傷了,多到連種類都可能不同(刀傷銼傷?)。分明是一對多年來總讓彼此「活」起來的男女,卻只因蹉跎就讓彼此蒼老。

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動心


這就是我在〈新年新希望〉裡夢想能達到的境界。因為 (1) 這支與我平時即興舞風相似(自以為)。(2) 這兩人跳得不太整齊,而我也不講求整齊(雖然我知道「整齊」能將視覺效果提得多高)。我只求性感自在,讓人且讓自己動心⋯⋯

(不過也很希望看到Keone & Mari表演超整齊版。)

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超級開箱影片——冬眠烏龜


這人「冬眠」了他的寵物烏龜(=把牠放進冰箱),忍受了四個月別離的孤寂(?),然後再溫柔的喚醒牠~ >///<

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Conan瘋古巴 之 Havana Club蘭姆酒

翻譯作品。



為響應歐巴馬去年12月解凍古巴外交政策,Conan開始了《Conan in Cuba》系列。這正是其中一支。

影片中形容新酒與老酒各用light與dark這兩個形容詞,在此決定翻譯成「淺」與「黯」,就像顏色淺亮對比於深黯那樣。一般而言,新酒的味道較清新,甚至辛辣;而老酒的味道則較圓潤,且混入更多味道。

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寫手] Swing 人物誌——Angela Hong

Wade 與 Angela
(照片來源:Swing Taiwan @台中勤美草悟道)

Angela 自幼居住於加拿大。大學時計畫赴英國求學,但其實多數時間在愛丁堡、倫敦、多倫多、西雅圖、紐約、瑞典等地「朝酒晚舞」,參加 Herrang, London Balboa Festival, London Lindy Exchange, Camp Jitterbug 等活動。她於學士後曾暫時居住於國內,也因為機緣巧合在台北授課教 lindyhop。後續赴牛津大學攻讀碩士,取得學位後繼續從事swing相關課程教學。

Angela 目前旅居於德國,經營 Kiss & Tell Vintage 並於德國當地教跳舞 。


(以上引用自「思劇場」Swing搖搖工作坊


眼前這位女孩跟我最大的不同處在哪呢?除了舞蹈經驗等級是天與地之別以外。「solo只有一個人,但swing一定要舞伴,」她說,「我是非得跟人群互動不可那種人,我熱愛這樣交朋友,於是我就這麼swing下去了。」

我也是,沈迷在互動裡。但我也不是;至今,我獨舞的時間仍是瘋狂的多。如果獨舞是我的主人格,是否該預期Angela看到的世界會跟我很不一樣?令人驚喜的是,這一晚一連出現了數次Déjà vu——原來這麼不同的兩人,卻有默契的看到了一樣的風景。

「像我不能邊聽音樂邊工作⋯⋯」我話說一半,她立刻開心的附和:「你是不是也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在吃飯時聽音樂?」我馬上跟著熱起來了:「還有做菜時,動鏟的拍子都會被音樂拉著走!」她:「我老公下班進門時,就只看到一個瘋女人在廚房裡拿鏟子揮來舞去的啊!」

這位可是女神,台灣swing界的元老級人物Angela Hong。她最初將swing帶到台灣時,坐在我另一側、如今也成神的Wade在當年還只是初出茅廬的孩子,懵懵懂懂、橫衝直撞的在各種場合搭訕他眼下看到的任何優異的舞者,還有幾次是被好心的舞者帶了一整個下午,事後才知舞伴是盛名遠播的swing泰斗。

「我第二次跑去搭訕你時,你應該不記得我吧?」Wade問Angela。「不,我記得,」她煞有介事的回答,思緒陷入古老的回憶裡;一轉眼又俏黠的笑起來說:「我記得你是那個根本不會跳swing的男生啊哈哈!」

「將swing帶到台灣」這種事,並不是登高一舞就能成的。當時因為學業和其他因素,Angela並沒有機會一鼓作氣將swing推廣開來;爾後只從事零星的教學,低調的引來一些想學舞的新朋友。在某次工作坊後,Angela由衷的聊了一句:

「台灣應該要有第二個團體接續swing的推廣。」

當時她並沒有意識到這句話的力量,但這句話偏偏被一個能量很強的孩子聽到了,慎重記在心裡。多年後的今天,這孩子以Swing Taiwan創辦人兼老師的身分邀請Angela來授課,然後我⋯⋯我以跟這孩子當年一樣橫衝直撞、遇人就搭訕的衝勁,再加上遇好事就寫的個性,被他記下,於是把我邀來茶敘欣賞他們倆重逢。(⋯⋯什麼?XD)

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

Cavalia《夢幻舞馬》

圖片來自官網

- 離開辦公室有點晚,迅速打電話問了南港展覽館停車場入口位置;但客服報得不夠精確,我當場迴轉好幾次才找到入口。停好機車後,一路狂奔到大帳篷表演區(哇我的腿才剛攀過岩吔(累)),幸好演出晚十分鐘開場,沒讓我錯過分毫。一開始就看到表演者也跑了好久不斷追馬,稍稍撫慰了我的心。XD

- 雙騎士慢速跑馬,各拉著一位從天而降的空中飛仙轉圈圈(畫面優雅至極,你只看我這段文字絕對想像不到)。突然騎士鬆手,兩位飛仙的鋼索立刻收短上升,迴圈速度激增,視覺效果讓全場驚呼。

分明知道是角動量守恆造成突然加速,但平時看慣的範例只有滑冰表演,這會兒兩位飛仙呈現的效果則非我熟悉,讓人驚豔。

- 非裔舞者的快速空翻與疊羅漢極為出色。事後回想,他們帶來的非洲舞風跟整場「舞馬」主題好像不太相合,尤其非裔舞者中似乎沒有任何一位擔任騎士或馴馬師;不過他們的表演單獨來看,精采度都無庸置疑。有個重點:他們每一位都是八塊肌,而且統統都有子彈肌!

- 在地面上叱吒風雲的空翻超級高手,在馬背上翻滾卻失誤兩次。我有點意外——原來馬背上的動作不只是難很多,而是難非常非常非常多。失誤後重試前,馴馬師安撫鼓勵馬所花的時間,比花在鼓勵空翻騎士上還要多。

- 第一匹馬跨欄之後,他們把欄杆升高。即使第一次升高幅度不大,敏感的我一下子就發現下一場表演應不是「馬跨欄」,而是「人跨欄」。最後,跨欄果然裝模做樣升到誇張的高度,兩匹馬奔馳穿過其下,站在其上的騎士(一腳站一匹馬)則在一眨眼間跳過欄杆後回到馬背。我興奮之餘(也興奮自己猜對),突然發現:

「啊!疆繩怎麼辦?」

⋯⋯越過欄杆那一剎那,究竟是疆繩整個放掉在重拾?還是騎士迅速換手抓啊?雖然後者不太可能,但我完全沒觀察到細節啊我不確定我懊惱啊~~

中場休息時搭訕了一位觀眾,問她疆繩問題;她訝異的說她根本沒想這麼細,也沒留意。我最後還攀談了工作人員,她給我了個好消息:我是「愛馬區」觀眾,可以參與演出後的Q&A時間,訪問演出者!

- 踢沙踢水的疾速畫面總讓人著迷。

- 小馬太太太太太萌了!

- 正式表演結束後,劇團在愛馬區觀眾面前示範了訓練表演馬的橋段——其實我們愛馬區觀眾成了馴馬師幫手,因為粉墨登場的馬需要先適應小群觀眾(就是我們),再來面對大場面。

表演者說這位新手馬兒11歲,將在下週加入正式表演。11歲,這不年輕了,立刻讓人聯想到馬的表演生涯有多久?但我不忍在Q&A時問這個問題,還是問了疆繩的事。答案是疆繩全放後重拾。

(表演者說這馬兒是 stock horse(牧牛用),不過口譯者怎麼翻成「種馬」(stud)?我聽錯了嗎?)

- 近看馬戲表演真好!以前兩次看太陽劇團,座位都好遠喔,今天好像把從前的遺憾都補齊了似的。

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孝子山、普陀山、慈母峰、中央尖、臭頭山

天梯


捷運木柵站 - 795公車 - 孝子(09:30) - 普陀山 - 慈母 - 中央尖 - 臭頭山(14:40)

記憶相同,平溪這幾座山必然趣味橫生;尤其當年讓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是拉繩魂。四年後重遊,我挖掘樂點的能力有過之而無不及,地形百變,驚喜感絲毫不減!(⋯⋯其實是因為我是路痴,大部分的路都忘了~XD)


往中央尖的大崖壁的最上段

上圖左上方那塊大石是四年前隊友卡關處(左昔右今),今日它多出一個鑿洞,顯然是為了救援可能卡關的新手。我上攀時特別踩了那鑿洞感受一下,但覺這踏點頗遠,不太符合人體工學。九姑娘和小光隨後攀上,我一問,才知他們統統沒有踩那個根本不順路的新鑿洞⋯⋯難怪我踩時總想著「為什麼得出動我的M字腿(?)跨那麼遠啊」~XD

離開中央尖那段下坡路,有疏密恰好的樹林夾道。我收起登山杖,輪番抓著一根又一根的樹幹盪躍而下。因為膝關節不好,所以我須將大量的支撐力放在抓盪樹幹和岩石的手臂上。樹皮粗糙,難免在手掌上留下擦痕;尤其當速度太快時,我只靠眼角餘光搜尋樹幹位置,等到手一抓上去,才發現「這棵樹有刺」!所以一路上抓樹的前一剎那,我都先虛浮試探;等痛覺一來,我得立刻放手,身體趁著衝勢搖到另一側用另一手抓另一邊的樹幹——這過程實在高潮迭起,我一路玩得不亦樂乎。

你問我怎麼不戴手套?⋯⋯我太久沒有摸樹幹摸泥土了,實在捨不得戴啊。

突然想起上週五華山swing上,我充當leader邀了一個女孩共舞。舞後閒聊,她攤開手心說自己皮膚好乾。我聞言回應:「天冷乾燥嗎?」同時跟著打開自己的手掌看,卻意外發現:皮膚也偏乾的我,在跳舞後手指卻紅潤到泛著光澤。我莫名其妙被自己的手感動了一下。

可我現在打開手掌來看,滿手粗糙的樹皮屑與土灰。不一樣的光景,但我又莫名其妙動心了。

以下,照片:

挑逗

嚮光

2015年2月8日 星期日

[寫手] DRUM TAO《和流祭典 太鼓道TAO》


(2/8晚,ATT SHOW BOX。官方網站。)

[注意事項]
1. 要有手掌腫痛的心理準備。
2. 團員的美貌全達到傑尼斯等級,但肌肉量遠勝~XD

——尤其當台下左方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然出現鼓聲、應和台上的表演時,坐在最邊緣的我往左轉頭一看,才發現數個鼓手已然並列在我身側,以熱情的擊鼓節奏和滿分的笑容對所有觀眾打招呼。此時我都嗨到要融化了~近距離的感受真美好啊!當他向這裡鞠躬致意時,座位上我幾乎同步哈腰回敬,這逗得他笑得更燦爛了~~(大心)

服裝設計極優,該露的露,該亮的亮,該含蓄的含蓄,整體視覺又精采又俐落,肌肉在擊鼓那一剎那的抖動、在翻躍那一剎那的收縮,歷歷在目。舞步完美契合擊鼓的節奏,尤其在他們抱著胸前重鼓一齊跳躍旋轉時,你訝異怎能有這麼「重」卻同時這麼「靈動」的畫面,懾人的力道與誘人的輕巧感一併呈現,武術風範呼之欲出,光來個腳步特寫都精采萬分。

連表情都太有感染力,這在團康活動(?)時尤其昭彰。光一顰一笑,就把台下所有觀眾的拍掌聲節奏與音量控制得服服貼貼。我們隨著他們的鼓聲、表情與手勢熱情拍掌,台上台下的打擊樂應和無間;結束時,全體觀眾都樂得又叫又鼓掌,應該所有人的手都紅透了!

他們也唱吼,以充滿張力的嗓音和氣聲,畫龍點睛的下在鼓聲之間,爆發力更上一層。我不知道他們唱的是語言還是隨性的狀聲詞,隨性到我不確定其中幾聲是彩排過的還是即興演出,尤其當某一位聽到身旁的夥伴唱吼了一聲時,他分明透露出驚喜的神色,緊接著回眸向夥伴應和一聲。光是這種互動就讓人看得心滿意足啊。

默契,最要緊的關鍵。那一幕隱形球的拋接表演,由五人「達達達達達」等間距疾速掃過,一毫秒不差,簡直像出自同一人之手。明快的鼓聲配上默劇般的幽默演出,著實出彩。

團員之間看起來真是情意滿滿啊,舉手投足都充滿愛>///<。例如有一幕擊大鼓表演,前排三人全部下腰擊鼓,上半身懸在半空中沒有支撐點。我看得滿腦子問號:這符合人體工學嗎!?你往後下腰的同時,手臂還須往前奮力打向鼓面,力道怎麼維持?可是他們身段太完美,畫面順眼到我猜有些觀眾都覺得這一切理所當然;直到表演結束時,其他團員挑逗正在下腰的夥伴,欺負對方似的往他懸空的上半身壓下去,他就立刻倒地不起了~XDD

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寫手] Swing Taiwan

大柯與Wade(來源:Swing Taiwan Facebook


「那麼⋯⋯」Wade啜了一口茶,再度抬頭時眼神清亮,「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們swing寫一篇?」

豈止一篇?我心想。我鎖在Facebook權限裡的swing文章就不知累積了幾層樓,只是篇篇18禁(誤),無法公開,閨密們讀了都以為我談戀愛。就像當年〈笑〉一文公開後,高中同學紛紛起鬨,唯獨主角笑唯羞得大氣不敢吭一聲。

你對舞蹈的愛可以多到如何呢?那情緒強到讓我把舞蹈快閃列為志願並付諸實行,甚至到農夫市場舞一遭,獻給可愛的阿姨叔叔們看。

但一切遠不及Wade當年在八個月內飛了十多個國家,追尋swing大師的腳步,向他們學習。

「你喜歡這樣四處旅行、長住國外嗎?」我問。

「並不喜歡。」

「⋯⋯所以都是因為太愛swing?」

聞言,他點頭笑了。

***

我受邀參加一堂 Level 3 體驗課。上課之前,我已經在華山木板地的週五露天舞會晃了5個月,每個月兩三次。在什麼都不會的情況下在那邊生存下來,靠的是什麼?當然還是「愛」。XD

——很愛跳舞,還有很愛人群。即使想取靜,你也找得到舞會一角,旁觀這些人群自成風景,像煎餅磨坊舞會的星夜版。

噢,那需要靠「技巧」嗎?其實那不是必備,而算是因為愛而自然漸漸長出的東西。每一次與對方跳舞,你都受濡染,像一個在新鮮語言環境裡長大的孩子。例如當leader一跳,力道從手臂那兒傳過來;我聽懂了這個肢體語言,順勢躍起。等我落地時,我發現他右腿馬步蹲在我站直的雙腿胯下,兩人呈現一個過度 性感 滑稽的姿勢。前方休息的舞者看到了,忍不住大笑,leader也大笑,我也只好跟著大笑,然後趕緊請教他本來想要我怎麼落地。

解答:原來這動作根本沒打算讓follower落地,而是在落下時雙腿直接跪在leader大腿上!

⋯⋯哈哈,我哪能想到我可以掉在leader身上呢⋯⋯原來我現在已經慢慢進入可以飛的等級了!(誤)

語言不通的狀況,不可能持續永遠。你會在各種驚喜與歡笑裡成長,最終聽得懂對方透過肢體告訴你的每一句期待。

***

我以前練個人舞時,習慣看網路影片,尤其會重複播放某個細節動作小心鑽研,並對著鏡子糾正自己的舞姿。長久下來,我看影片練舞的能力比朋友強很多,但至於舞蹈課,我亂入過零星幾堂,跟老師學習的效率並不比別人強,因為:我沒有辦法「重複播放」;我也許跟上動作了,可是細節跟老師差很多。

而swing,它是我第一個接觸的雙人舞。自學上,光「互動溝通」這部份就佔滿我心緒;我只是跟隨動作,還沒有機會重複播放網路影片並對鏡檢查。我就用這樣陽春的姿態闖入了Level 3第一堂課「Swing Out」——

天啊,不須我按replay,兩位老師就自動重複各種關鍵細節,講究之至,最細微的節拍也分析得精準;並輔以大量的文字描述,從視覺(舞步示範)、聽覺(講解與數拍)、觸覺(糾正微調你的動作)各個面向深入你腦波。尤其當大柯老師嘗試演示舞者雙方張力從迎到拒的過渡狀態時——

「咻~哇!」她歡樂的叫了一聲,用狀聲詞(狀形詞?)描述自己的動作,同時與Wade的距離從拉近到彈遠,動作的緩衝期非常飽滿(強調不該迅速唐突),如她嗓音一樣~XDD

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舞,與孩子


這舞評我可以寫千言(顯示為被打中)

--
- 前排視角
- 此舞賽慈善贊助世展

2015年1月14日 星期三

新年新希望


這支舞好輕好舒服~體驗到舞以外一種戲劇性的溫馨情緒。

我的實踐力一向不低,之前許的新年願望(flash mob、高空彈跳)都一一實現,除了「找到你」這條永難達成⋯⋯那麼今年——我希望有機會和一個男舞者搭檔表演一支舞;這麼一來,跟舞有關,且跟男生接近(羞),會比較有機會往「找到你」又邁進一步吧~>///<

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徵網誌 logo

我轉載自己網誌文章到fb時,fb通常是抓本網誌右欄上方那個晴天娃娃當預覽縮圖——可是這個晴天娃娃圖並不是為我設計的作品,不適合用來代表我網誌。

我很想為自己設計一個logo,可惜我才思枯竭。(——我居然只能想到晴天娃娃,畢竟我的確愛陽光,也真的是個出遊常能遇上好天的晴天娃娃。)雖然我知道自己網誌乏人問津,但還是想在這裡徵徵看有沒有人願意為我設計一個logo,讓我放在網誌上,並成為fb縮圖之一。也歡迎在此提供一些想法,激發我或有潛力網友的設計靈感。

謝謝。也一併謝謝那些會記得偶爾來訪的網友們(也就是你們)。

2015年1月10日 星期六

三貂嶺、十分瀑布


- 行程:三貂嶺車站→ 琵琶洞瀑布→ 野人谷→ 大華車站→ 十分瀑布

- 主路格:壓倒性的平坦愜意。副路格:滑滑樂~(我爬山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我的超滑登山鞋啊!)

- 邂逅:遇到一大群青春洋溢、賞心悅目的男大學生。我搭訕問他們來歷,才知道是電工系老師帶整個實驗室同學出遊。

我:「啊,實驗室一個女生都沒有嗎?」
男孩(嘆氣搖頭):「沒有~」

- 新知:
a) 小崇:「你變瘦了!」我:「⋯⋯?」小崇(驚醒):「⋯⋯還是你本來就這麼瘦?」
b) 小崇對我介紹新朋友:「她比你還要弱~」我:「⋯⋯」

我都不知道我今天以前的形象是既胖且弱⋯⋯(囧)

- 夥伴:主揪邦哥等八人。感謝用心的主揪和親切的新朋友們~

以下,照片:

男大生開枝散葉

瀑畫天然鑲框

長凳上的兒童樂園

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貓為什麼會打呼嚕?


[粗糙簡譯] 很多人認為貓咪發出「呼嚕」聲是代表牠很享受。但事實上,貓在快樂、痛苦、瀕死時都會打呼嚕,所以不應視「呼嚕」為貓的溝通語言,而應視它為貓的自我療癒方式。而貓也真的比狗容易在身體受傷時自癒,醫學也指出處在低頻環境下(例如「呼嚕」聲)可幫助骨密度升高。

所以,不像那些需要跑來跑去追球追車子來維持健康的低等動物,我只要趴著打呼嚕就萬壽無疆了。(←這段是貓語)

2015年1月4日 星期日

「我閉上眼」

因為自己即興獨舞太久,我當follower最大的關卡就是不太聽leader的話,尤其我是具有豐富聯想力(腦補力)的視覺系,看著follower那樣跳就很容易幫他聯想出下一個舞步,身體於是跟著自己的思路走出去,殊不知leader根本是想把我拉回來。

前晚看到一對男女跳swing out很流暢,於是我迎上前去,謙虛的請男方帶我一次。我覺得我後面四拍好像拉離太遠,失去彈性餘地,似乎有哪裡不對勁。我表達了這個不太明確的疑惑,這時一旁的女孩說話了:

「你試著閉上眼睛跳。」

我驚訝:「這成嗎?我不會踩到他?」

男生:「不會。相信我。」

事實證明他們是對的。我閉上眼後,視覺系能力消失,不容易腦補,全依賴男生領舞;而他領得非常明確,我用觸覺感受他給我的肢體語言,直覺性極高,我每一個步伐都踏得毫不猶豫——我的重心與節奏比睜眼時做得還要好。

這對我而言真是新領域。:)

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

蕭亞軒《不解釋親吻》


百看不厭。難得在台灣出現這麼吸引我的排舞畫面,舞群出色,中央這位男老師尤其吸睛,肢體表情太豐富了我的媽呀~(亮點超多真想點名XD)

--
編舞:Tricia Miranda & Cameron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