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今夏最讓人期待的影集

公視正在播《Fargo》(冰血暴)!這部超可愛,喜愛暗黑幽默者不宜錯過,看了涼快消暑啊。

《True Detective》第二季將在6/21於美國首播,是我近期唯一的關注名單。它的第一季讓我印象深刻。

⋯⋯「唯一」。唉,其實我有美英劇飢渴症狀⋯⋯不如說我目前有「找不到男主角來愛」的症狀,跟我現實生活中一樣。藉此順便引用我過去為《True Detective》寫的隨筆於下方。

真意外我之前從未在網誌中提過《Dexter》。繼House之後,我最愛的就是他了(愛男人那種愛)。

(4/18/2014)
Dexter之後我就失去重心了。雖有Game of Thrones可期待,但它對我來說是特殊的存在——雖覺精采,可是當初追的動機不強,因為我必須愛上一個角色才有動力追那部影集。直至第三季受朋友提點我可以選擇小惡魔來愛之後,我才覺醒,才順利展開追求。(今日補註:沒,我現在又斷追GoT了。)

完全自發愛上的,Dexter之後就沒有別人了,所以我找了好久的影集,一度完全迷航到韓劇去(⋯⋯還有台劇龍飛鳳舞!XD)。看大家都推House of Cards,嘗試過後發現自己還是追不了政治劇。

最近,我偶然選了True Detective,因為看中了某網友一句評論,大約是「步調很慢,但氛圍很重」的意思。

步調很慢其實是我不能忍受的。看第一集時,就覺得擔心了:不僅步調慢,顏色還很陰暗!我想起我追Breaking Bad也失敗,那麼TD裡面應該也不可能會有我能愛上的角色吧?我想。

但故事實在勾人,我忍不住看第二集。⋯⋯突然,「步調慢」這個事實在我眼前消失了,我一時發現他好性感——可是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是「誰」在性感。我好像沒有愛上任何人,但整部片瀰漫著慵懶與催情的韻味。(咦?)

再加上神祕感⋯⋯

因為我英文不好,聽不太懂⋯⋯
(可是我英文又好到「使用不良中文字幕會干擾我」的程度,所以無法掛上中文字幕。)

於是我偶爾暫停咀嚼一下;有時查字典,有時看著水墨渲染般的畫面,不知是思考還是放空。

像吸毒一般,必須在吸到最深時突然暫停,把粉留在裡面,醞釀。

反正我中毒了,我一口氣看到第七集。第八集週末要看,真捨不得,因為我知道他們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但同時期待傳言中的新角色女真探。)


聽不太懂還有一個好處:我討厭人說教,Cohle的言語幾乎像說教;但在我聽不太懂的狀況下,他的言語變成吟遊詩人吐露的歌。


最後,聊一下Dexter和Lumen。我很喜歡這對,尤其是Dexter送Lumen跟他一樣的殺手手套時;含蓄而害羞的,當時Dexter的眼神。我從不留意什麼配對的情侶服飾或配件,唯一一次就是這雙手套,完全打中我。

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調情2

(咦,才「2」嗎?畢竟我整個網誌的主旨都是調情啊⋯⋯)

我喜歡很幼稚的、想像力自由的。或者很重的、但安全無傷害的。


剛看完《陷入純情》最後一集,男女主角坐在巷弄樓梯坡上俯瞰樓梯口的路人。

男:「如果下一個人從左邊走過來,我就親你。如果從右邊走過來,就換你親我。」話說得甜蜜多情但輕巧平靜,毫無嘈雜黏膩的氣質。

女:「好。」笑得服從,很懂男方的情趣。

然後一個人從左走來右了,男生開心的親她一下;又一個從左邊出現、又一個⋯⋯。突然,攝影機前兩人的表情轉為詫異、緊接著忍俊不住的模樣,原來樓梯口頓時湧來一大群從右邊出現、旅行般的年輕人們。兩人開懷大笑了起來。

「啊哈~」男生突然大肆脫外套、還脫鞋子,一副要大展身手的樣子。準備親男方的女孩見了,問著天哪天哪你幹嘛要脫。

「為了讓你放鬆啊!」⋯⋯天哪這是什麼無厘頭的答案啊XD。然後穿著薄T恤的光腳男孩清清爽爽的閉眼湊上去,等著迎來女方。

這畫面真是好啊~~


剛剛,我看了Edward Snowden的另外一支影片,片中他教Oliver如何選擇安全的密碼。長篇討論後,Oliver孩子氣的下結論:

「我知道選好密碼很重要。問題是⋯⋯我不會照做;」(這時Ed聽了笑出來,)「因為聽起來好麻煩,雖然我知道它其實很簡單。」

此時Ed開口了,注視著Oliver說:「... You're killing me.」

我不確定我懂不懂英文,但這句話在我耳裡眼裡超可愛超性感。事後我看到下方有網友留言一句「Edward Snowden: "You're killing me."」,就收集了將近900個讚。所以,我想我沒有會錯它的情趣。

另一網友寫:「Oh Edward Snowden. Even in diplomatic exile you can still charm us with your calm rational wit and subtle grins.」是的,尤其從這麼平靜的人口中吐出這麼SM的話⋯⋯那反差萌度真是破表啊~~


最後,就再一次回味《純情》的畫面吧:)。其實這齣戲最重要的意境,是女生(在守護自己價值觀的同時)成功守護了男生的生涯目標——那也是我覺得愛情裡最浪漫的境界。

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有沒有量子糾纏的八卦?」

繼上次g0v飯局上朋友問我這件事後,怎就湊巧一直在fb上碰到一堆人聊這個。那麼我也在此閒聊一下。

PanSci最近寫了一篇〈【科學史上的今天】5/15——EPR悖論與量子纏結〉,我來補充一下意見:

「量子纏結的成立」跟「光速是無法超越的極限」並不互相牴觸。用一個科普的比喻:你和朋友準備好一張黑桃A和紅心A,兩張牌洗洗後,一個人挑一張拿走,不看牌底封起來。然後你去紐約,他去北京。各自在兩地生活一年後,在紐約的你某天把封印拆開,發現自己的牌是紅心A,於是你瞬間知道北京那張牌是黑桃A。

你瞬間獲得北京的資訊,不代表資訊傳遞超過光速。


最近還有一則新聞,是IBM發展出新的量子計算機(Step forward for quantum computing)。我也順便簡介複習一下:

1. 量子計算目前最難的關卡是fault tolerance(容錯計算),因為量子世界很精密,可能外界稍微碰一下就亂掉了。

2. IBM這回用超導體量子位元做了surface code。它的態相對穩定,只跟最鄰近的量子位元有關,不會被更遠的環境干擾,所以有辦法偵錯除錯。

「錯」有兩種:bit flip(0、1之間切換)和phase flip(相位(or正負號)切換)。「相位」是量子世界裡的特色,跟「波函數」、「疊加態」的觀念有關;量子位元不只有0與1,還有0與1的疊加態,於是能在0、1之間舖張出一個單位球面網,於其上漫遊。

3. 容錯終極天王是「拓撲量子電腦」。拓撲世界就是「馬克杯」=「甜甜圈」,所以不怕環境干擾扭壓到變形。拓撲量子電腦的做法是讓一對一對粒子們互繞,讓它們的世界線(時空中的軌跡)纏成各種麻花辮,麻花辮不管是直的、還是彎起來纏成包子頭,都還是同個東西(資訊),所以不怕環境打壓。

目前出資研究拓撲量子電腦的公司是Microsoft。

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上週今夜》竊聽風暴

翻譯作品。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浪跡

「小姐,一個人嗎?」

這麼漂亮的臉龐和這麼迷人的嗓音⋯⋯只可惜這位帥哥不是搭訕者,而是信義威秀影城售票員。妙的是:如果他問的是「一張票嗎」或「一位嗎」,這互動性感度就大減了。如果他問「一個人嗎」時的表情沒拿捏好,帶了任何一絲可能被誤會成「同情」的眼神,那對方感受又會完全走味。

幸而他有一雙非常專注的眼眸,搭在純粹燦爛的笑容上;這一切完全是要給你的,也完完全全只恭候你一個人的回覆。非常好,我覺得每一個服務人員或搭訕者都應該達到這種等級,那麼一輩子單身的人就會免去很多一輩子寂寞的感覺。

看電影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你會看到好多好多情侶。相戀這麼困難的事,居然有這麼多人達成,想到這兒你就會覺得這個世界實在充滿驚奇啊。

《Mad Max: Fury Road》超優,畫面唯美,物理也好,給我相當新穎的享受。我看得讚歎連連,騎車回家時都惋惜自己不是飆在沙漠上。


也是一位健步的獨行俠

2015年5月5日 星期二

屋塔房 之 紅姬緣椿象

我住頂樓,最大的缺點是樓頂種滿各式各樣的幫浦,時不時發出嗡嗡噪音往下傳到我房裡。

這跟紅姬緣椿象有什麼關係?

先從古時候那個謎樣的黏液說起。神人朋友多就是有這種好處,連真兇都一下子就找到了。不過,當時朋友問我:

「所以你有在行道樹那兒看過紅姬緣椿象吧?」

我猶疑了一下;我好像常常看到牠,但最常看到的地方似乎不是在樹下⋯⋯

某個週末我上頂樓洗衣服,那裡除了各家各戶的幫浦外,還有我們的晾衣場和洗衣機,受蔽於加蓋屋簷之下。當我忙著在洗衣機與晾衣干間往來時(晾衣場真的很大所以很有奔波感~),我突然發現地板上有好多紅紅的東西⋯⋯

紅姬緣椿象!

喝!為什麼這裡會爬了這麼多紅椿象?原來我最常看到牠們的時候,並不是停機車時,而是晾衣服時!行道樹在哪?從樓頂圍牆探頭往下看就看得到;樹只有兩層樓高,但樓頂是第五樓。

你想著風是怎麼吹的?把一群可憐的樁象吹到荒涼沒有食物的地方。好像一年四季都能偶爾看到牠們在樓頂散步,但你看不出牠們是慌張的(「食物呢?食物呢?」)還是閒逸的。

現在,回頭來說幫浦。之前樓頂有各式各樣的垃圾,我整理一番後,獨留一些舊巧拼板藏在洗衣機旁。巧拼板最大的用途就是「墊幫浦」,只要墊個兩三塊,幫浦往下傳到我房內的噪音與震動感就會降低很多。所以我常常趁著月黑風高時替不知哪來的新幫浦墊巧拼板,技巧之高,我連重量是我N倍的冷水塔都抬過。

初搬到這兒的第一年墊了好幾個幫浦,之後漸漸陷入空窗期。直到上星期,樓頂傳來新噪音。今天我上樓觀察一下,發現有一台新熱水器與熱水幫浦正在運作,於是我趁月黑風高(沒有,其實是白天,不過雨中簷下有點暗)把熱水器暫時關閉(幫浦跟著熄滅;怕它運轉中被抬動容易壞),到自家洗衣機那兒迅速抓了三片巧拼板,再返回幫浦旁。當我抬起幫浦、準備把巧拼板推到底下時,我發現⋯⋯

紅姬緣椿象!

一片巧拼板上就爬了五六隻!從迷你寶寶到大成蟲都有,明顯是完整的群居團體;還有許多不知孵出來了沒的蟲卵,部落般的黏在巧拼板各個角落。


迷你若蟲


幾乎每一片巧拼板都有蟲卵——你看著這個奇異的景象發楞。你現在更猜不出牠們是被迫長期以此為家,還是樓頂真的有什麼食物來源。

真不好意思,跟城市人類住在一起頗辛苦的吧?希望下一陣風可以把你們吹到好吃又好產卵的欒樹上。(若你們是飛來躲廢氣躲雨,我也不介意你們常來作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