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森林與蚊子

[圖文不符] 飲水機上的迷你花圃


來兩個科學小八卦~:D

一、樹,想很多

Theory of 'smart' plants may explain the evolution of global ecosystems

科學家很納悶:為何固氮樹種(很會把氮氣轉成氮肥的樹)在肥沃的熱帶林域裡生長得很好,卻在貧瘠地(如冷寒地或森林大火過後的劫後餘生林)比別的樹種更快死亡?它們不是有自生氮肥的優勢嗎?

今日終於有答案了:因為在貧瘠地,固氮樹種會花很多力氣製造氮肥以拯救整片森林夥伴,然後自己就沒力氣長大,無法競爭過其他長大的樹,於是就死了。

⋯⋯嗚嗚我都快哭了~~

二、突變蚊

Mosquitoes engineered to pass down genes that would wipe out their species

科學家製造出一批帶有不孕基因的突變瘧蚊,期待牠們染指野生瘧蚊,生出不孕後代,以消滅瘧蚊。

啊不就好棒棒?不對。不孕的蚊子生不出來,必定競爭不過能生的蚊子;最後後代仍都能生,前功盡棄。

所以這故事其實有幾個前情提要:

1) 母蚊須帶2個不孕基因,才能不孕。而公蚊就算帶2個不孕基因,也還是能生。

2) 有種帶了酶的「基因推進器」叫做CRISPR–Cas9,可以跟在突變基因附近,把另一個正常基因砍了,將它修成突變基因。

所以突變蚊與野生蚊的下一代,原本應帶一個突變基因(來自突變蚊)與一個正常基因(來自野生蚊),但這突變基因附近還跟了個「基因推進器」,立刻把正常基因砍成突變基因。

所以下一代會帶兩個突變基因,徹底讓母蚊不能生。但公蚊仍能生,繼續染指野生母蚊,讓後代帶兩個突變基因。最終能達到瘧蚊絕育的目標。

啊這不就好棒棒?大概吧。然而一旦那個基因推進器進入人肉市場,它誤砍到人類基因的機率雖低,但可不是零啊。⋯⋯這真是個寫科幻小說的好題材。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上週今夜》最短徒刑

翻譯作品。



註解:
1. 03:05 - 英國向澳洲送囚之歷史,可見Wikipedia

2. 07:46 - 「I challenge you. You are challenged.」第二句是回諷「你才被挑戰了/你才是殘缺的」。challenged是「殘障」的婉詞。

3. 12:39 - 減刑通知原文:「Be it known that I, Barack Obama,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 consideration of the premises, divers other good and sufficient reasons me thereunto moving, do hereby grant this application...」

---
Wikipedia摘錄各界「反對最短徒刑」的原因:

a. 最短徒刑法成立主因是為了將可能有累犯傾向的人關入牢中,避免危害社會。此立意脫離「依罪行輕重判決」的比例原則,使那些人承受了不成比例的重刑。

b. 最短徒刑法暗中將判決權移到檢察官身上(藉由減刑談判的手段),法官形同虛設,不符「權力分立」原則。

c. 對於累犯,某些研究指出持續治療比過長徒刑有效且經濟。